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寒月剑花(上本) [目录] > 第163章: 归来山痛君归来 浮罗峰顾君情深14

《寒月剑花(上本)》

第163章 归来山痛君归来 浮罗峰顾君情深14

寒月清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两人正笑闹起,忽听远方谷顶有人一叫:“白无常!殿上唤你去呢!”

楚云飞忙起身朝那方应了一声,然后对江涛笑道:“一定又是安排我脱教的事!”说着便顾到抓起石上的那把青蛇剑一跃而起道:“我先把剑给放回屋去!”

江涛忙道:“那就快去吧。”眼看着他轻快远去,为他同感喜幸间,又大生莫名怅落,想到不远以后,和他这本是一向相关为伴的义重兄弟俩就要独剩自己一人在这山上度过还不知有多苦漫的年年月月、日日夜夜,好在他并未打算就此离开京城,将来自己还可以偷偷去探视他,见到他和无垢一起生活的幸福场面,但那毕竟是不可预定、不可多为之事。怅思了一会儿,也躺倒在石上,枕手望着随风变幻的朵朵白云,曾和他等四人一起在浮罗山下兴游欢嬉的热闹情景浮现脑海,不知不觉中,一个女孩天真娇憨、甜美可爱的笑脸已占据凝结整个思忆,那副满含柔情挚意、亲切相对的眼神竟让他心中倏然一暖,竟自唇浮欣笑……

猛然间省觉,不由大感自失的一坐而起,用力甩了下头!懊嘲自己竟会如此可笑,也不知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其实先不论他潜意识中便不自觉回避的内心真情究竟怎样,这世间每个人有时皆会发生不着边际的浮想,大思起平素似并未有所挂念的人事,并非甚大异之事。

是时一轮艳阳被朵朵飘浮的白云忽遮忽开,他被笼在下,忽而陷在一片云翳阴影中,不知不觉中,惯有的寂落感涌包周身,又发怔思:“如果她现在就能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象前番那样娇纯甜美地看着我笑,真挚亲切地陪我说说话,那……那该有多好……”又不觉脑海中大布月明那可爱模样,出神喜恋,忽听身下有人“喂”的一声大叫道:“你自个在那儿想什么美事呢?”

江涛顿如梦醒般惊省一看,原来是“麻脸鬼”粟鬼竟在自己毫无顾觉中已来在石下、正大现奇怪又好笑的面态直瞅着自己,顿感私密心事被他撞破般脸上一热,有些臊恼起来道:“你鬼叫什么?用得着那么大声么,我又不是聋子。”

粟鬼却毫没受制,更是大咧开嘴大笑道:“我这好心操劳跑腿的倒跑出你埋怨来了?嗳!你还没回答我呢,刚才到底是在偷想什么,自个在那儿傻笑?老天那嘴巴都合不拢啦!你小子几曾见有过这样光景?这给兄弟们一传,他们肯定都当我是瞎白和!”

江涛听他对此提揪不放、还意兴高涨,愈发臊脑,将脸一沉道:“你找我到底有没有正事?没正事就自干你的去吧。”粟鬼方一正经道:“没正事我敢跑到这里来撩招你小子?这山上谁不知道你小子通常独待在这石上的时候都最憎人扰?是我方才刚往下闲逛时就碰上了‘开心鬼’,这小子从大早起就没见着影,长老有事招他去呢,这不他一回来才知道,就赶忙要往长老那儿去,让我代他寻你或是白无常,我即告他阿飞刚才已经上殿去了,他便让我对你说一声,有个陌生人来山上找你,现正在阴阳界那里等着呢,叫你赶紧自己看着处理……”

江涛实感大奇,不由脱口便插问:“有陌生人找我?什么人?”

粟鬼顿又大现鬼色坏相的“嘻嘻”一笑道:“什么人找你你自己心里还猜度不清楚么,反来问我,我又到哪儿知道去?”微顿了一下续道:“我当时也是甚感好奇地多问了一嘴,阿开告我说是个才十几岁的小姑娘,唉呦长得可水灵着呢!”

江涛先前一问完便已思觉大无此可能,待听他说完,更是嗤然一笑,复又淡怠躺下,道:“你今天该不是吃错药了吧?还真是兴奋过度、闲情不浅呵,头前还实哄得我这愚钝脑子当真一奇。这事是你自己谋行出的还是也真有杜开的份?你们俩个吃饱了撑得没事干,愿找谁找谁去,可别拿我来寻开心。”

粟鬼登急得连声“喂喂”道:“你这算什么意思?赶情以为我伙同着阿开骗你玩呢?”

江涛睬也不睬他道:“废话。有哪个陌生人会来找我,还是个小姑娘?你还不服口,那你给我说说,又有哪个小姑娘能寻到这山上来?”

粟鬼更是直嚷嚷道:“你小子一向最是面冷性怪、翻脸无情,虽然咱们也是兄弟,可哪个敢轻易拿你寻开心?这事我也觉得希奇,可那小姑娘找的是你又不是我,你心里还能不知道原故了,倒来问我?嗳,我可是把话已经代到了,信不信由你!阿开说他是今儿下山后在李大叔那儿见着了这小姑娘,当时心里也很诧异,便又暗自窥察着,后见这小姑娘发疯似的冲上了山,一个劲的往山上胡奔!阿开本想看看她究竟是什么人,到底想干什么,再逗她玩玩把她吓回去就算了,谁知跟了会儿,那女孩子累躁了起来,叫出了你和楚云飞的名字,他才更是大感惊诧把那女孩带了上来,先留在阴阳界那儿等着呢!”

江涛早听得已觉他不似作假,却又万难置信的待到听完,蓦然间脑中腾想起一人!登时一跃而起,向下变色急问道:“你知道阴阳界今天是谁当值么?”

粟鬼平素极少见他对甚事惊动变脸如此,也有些出虞的忙答道:“是大头鬼王猛和刘二……”

江涛这次再待不及他说完便一步蹿下,更是急恼道:“杜开他一向聪明谙事的,今儿是糊涂了吗?刘二他们是东派里俩个尤爱闹事的,弄不好可就会对她动真格的!”

粟鬼顾不起他急情,又大露鬼笑,啮出满口黄牙道:“她?她是谁?黑无常,你现下不嘴硬啦?”

江涛顿没好气的欲闪过他道:“我没空跟你多说!”

粟鬼见他真发了急,忙一正经拉住他道:“阿开是不知那小姑娘同你和阿飞之间到底有甚关系,估不准你们的意思,未便轻易把她带进来……”

江涛再无心听他解释耽延,一把甩开他向谷外奔去。

粟鬼只见他身形一展,已在数步之外,又追着他的背影补释大叫:“阿涛!别急火!你放心吧,阿开已经关照了大头鬼他们,不会有事的!”

江涛还哪再理他?一口气直奔到阴阳界前,只见山雾缭绕间,对面赫然立着一条小小身影,望去是那样的娇怯柔弱、楚楚可怜——可不就正是多日未见、似已久违的秦月明!一时之间,只觉似真似幻,异感腾涌,难名难诉,不由足下一缓,一步步向她近去,惊疑不定道:“你……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月明头前也已是一眼便看见他,眼看他一步步走来,心情激感动荡!也辨不清究竟是个什么滋味;待他转眼就近立在面前,如得无比依靠般整个身心一阵莫名松懈,再难支持,不知怎的便软软倚靠上他肩头,悲喜交集道:“寒哥哥,我……我可算是……可算是找到你了……”说到此声音一哽,竟流下泪来。

江涛先是一怔,随后便省过心神,顿一扶她双肩将她推开,急恼嗔怒道:“你是不是疯啦?谁叫你一个人往这山上胡闯的?若不是碰巧遇上杜开,你只怕早就没命了你知不知道!”

……本章完结,下一章“ 情望幻灭怎奈何 激痛义表震满堂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