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寒月剑花(上本) [目录] > 第164章: 情望幻灭怎奈何 激痛义表震满堂1

《寒月剑花(上本)》

第164章 情望幻灭怎奈何 激痛义表震满堂1

寒月清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月明自行返回家中,方近长廊,便见四可站在内仪门前朝正门侧门两方转顾张望着,一见自己便急道:“你到底跑到哪儿去了?说也不说一声的就没了影,等你这老半天也不回来,哪儿还有半点把人放在眼里!”登心头一紧、吃了一惊道:“怎么,是有什么要紧事么?该不是我爹找我吧?”

四可大没好气道:“老爷也早出门去了,还没回来呢!你连午饭点也不知回来,我就不兴找找你啦!”

月明顿长吁了一口气,又省念起此刻还有甚怕父亲相寻,自己本也是要找他的,现他不在,自己急欲表述的一肚子的话倒还没法同他说了,怔了斯须,撒腿便往无垢处行去,全没顾听到四可在后“嗳嗳”的气恼连唤了两声!

她如风般一径行向无垢居处,不想方近她庭院,便听里面人声喧嚷,不由心头大奇:“二姐一向清净、不喜与人多往的呵,怎地今时她这里竟会如此热闹?”更是急步赶至屋前揭开门帘边进内边一看,可不是满满一屋子人——李嬷嬷、自己乳娘和贝姑她们全在,竟还有己家素用的那个衣店的两个女裁缝也在,正给无垢殷勤细致的度量身子;而无垢站在她们中,目光呆滞、全无表情地任由摆布,对己到来全若不见。

月明倍感惊讶间,本围在一旁花梨圆桌边的晴云、蝶儿、小菊等一群丫环已热情招呼起来,月明这才又顾仔细看清那桌上摆满了五彩缤纷、绚丽夺目的各式布料和花边,当下“咦”的一声大愕发问道:“你们这都是在干什么呢?”

李嬷嬷笑道:“九小姐,你二姐姐快出阁了,可不得置办好多新衣裳?老爷今天专门请了衣行里的人来,又知会我们都来照看着让你垢儿姐姐满意才行。你可是个早该来了的,快去帮你小菊姐姐她们一起挑挑,看哪些料子最好看。”

月明顿一睁目,真如晴天里打下了个霹雳!连话都说不清楚了道:“什……什么?我……我二姐要嫁人啦,同同……同谁?”

众人当然不知她心中隐情,只见她一瞬间那张娇憨尚稚的脸庞便急得通红,又一个劲的结巴。不由都好笑了起来,李嬷嬷“嗐”了一声,爱怨道:“难为你二姐姐平素就同你最要好,怎么今儿她这么大的事你就一点儿也不知操心过问……”

赵妈妈一听,本能便起偏疼护心道:“老姐姐,你可别埋怨我家九姑娘,这一阵她自己可是够苦的了……”

贝姑忙拦住她话道:“快别再扯说这个了!大家都伤心了好一阵,今儿可是难得逢上二姑娘的这喜事聚在此高兴高兴!”说着一顾犹自惊愕傻眼的月明,大现鼓兴谑意的笑道:“九姑娘,你二姐聘给了咱秦家的世交苏州崔家公子,你勿须如此着急,用不了两年也就能轮上你啦!”

众人登接二连三的都放声大笑起来!李嬷嬷老了,禁不得如此,一时直喘气,小菊忙凑近她旁边抿嘴自笑着边替她抚胸顺气。赵妈妈则一只手揉起肚子,一只手连点着贝姑道:“你呀……你这张嘴呀,活该撕烂了去!”另几个小丫环也都笑得前仆后合,那两女裁缝也跟着借势凑兴道:“等到九小姐那一天,可也得唤我们来给量做衣裳。”

月明气急得直跺足道:“唉呀你们都乱说什么呵!”说着再也顾不上她们逗笑,直到对这一切依然罔若未闻未见的无垢面前,贴近她耳旁轻声道:“二姐,咱们俩进里屋去一下,我有要紧话对你说。”

无垢却轻轻推开她,冷淡异常道:“你也先同她们坐坐吧,我一会儿就好了。”月明大急欲再说,她已别过头去,只顾让那两裁缝量身。那两裁缝也道:“我们原是想量得仔细周全、以保那衣裳件件做出来都精美称意才慢了些,这马上也就好了,九小姐勿急,一边等等就好。”

月明大是无奈,瞅瞅周围这么多人,哪得方便说话?只好先恹恹到旁边一张椅中坐下。众人虽也觉着她和无垢二人神态有异,却只当她二人一是个还没甚正经心思的小孩儿家,一是个向来沉郁性态,是以也未甚在意。

李嬷嬷忽而叹了口气,发感道:“咱府里这段日子以来可一直是愁云密布的,现有了无垢这件急喜事,方才算增添了些喜气。”宋妈接口道:“可不是吗!等老爷给二姑娘操办得风风光光地出了阁,你老姐姐的这颗心就可以放下啦,这十几年的含辛茹苦也算是有了结果。”

李嬷嬷大现挚感的连连点头道:“大妹妹你这话可算是说到我心坎上啦!”说着更是激动唠叨起来道:“我早年的事你们也都是有所知道的,从小便没个爹娘老子疼,这家进、那家出为奴作役的好不容易才自己养活了自己一条命下来,难混到好大岁数了才嫁了个都接连三次一婚娶便丧妻的老鳏夫,偏生又遇是个一窝狼般的人家,又偏偏两年多了还养不下胎来,被婆婆和男人作践得更是真比那牛马还苦贱百倍,那后好不容易成了一胎,可那活该天杀的婆婆和男人一见生下来的是个丫头,就伙同着硬是活活给溺死在那水缸里啦!”

说到这里,那眼圈早红了起来,连抹了两把老泪,又道:“本来在他们家一直逆来顺受的我再也受不住,同他们哭闹了起来,他们便直接把我连踢带打的给撵了出来……我浑身上下只有一件单衣的流落在街头,那时真不想活了,可又没想到适逢峰老爷正着人在外寻请乳娘,见我可怜便将我收留进了这府里,我从此才算活得有个人样了……这一辈子,我把垢儿只当我那连一口奶都没及喂上的亲生闺女,就唯指望着她这一个好呢,十八年来一天天看着守着,就是盼着她能这么得个好归宿的一朝呵。”

赵妈妈等人也听得抹起了眼泪,又不忘接连安慰她。月明这是平生第一次有闻李嬷嬷的这早年详事,却顾不得恻慰她,越听越急,再也忍不住道:“李嬷嬷,乳娘,我二姐她……她这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呵,我怎么就一点儿也没听闻呢?”

李嬷嬷和赵妈妈还未及相答,贝姑已抢先道:“这事是老爷和崔家早两方有了意的,若说详细些的情形我们也是才得知,崔家原本对这桩婚事很急,当日来为老爷贺寿时便欲议定下尽速婚期的,不想却出了……出了大少爷的变故,可老爷因诸多缘故,仍定意将此事尽快实行,听说崔家近日就要来下聘礼了,我们估摸着这桩喜事横竖过了不了下个月头上去。这不,今儿老爷就吩咐给二小姐置衣服,里八套外八套的,说可足着二小姐的心,她喜欢什么样的就给她买办什么样的。”说着又大绽笑颜,转顾众人,故意鼓兴道:“好了好了,你们可别忘了原是来做什么的,就别再扯那些伤心事啦!”

李嬷嬷忙紧着应同道:“是是,都是我这老糊涂不好,尽在这儿说扫兴话。你们大家都看看,我垢儿出落得这般容貌,到时穿上那新娘喜装可不知更得有多漂亮呢!”赵妈妈等人也皆跟着重起欢声,不住附同。

月明却脑中嗡嗡作响、乱成一团,只觉一听贝姑之言,此事竟似已成了定局般,再难有转变的余地,不由呆坐喃然道:“怎么……怎么会这样呢?非但突然……就与崔家有了婚谋,还……还这么快……”

她虽是如同自语,近处些的人却也听得分明,贝姑笑道:“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快的,咱武林中人习性雷厉风行的可有得是,相识当夜就成婚入洞房的都有呢!而咱秦家和崔家都是武林中有名望的世族大户,当然再欲速结此喜也不能就那般草率。”

宋妈接着道:“不过若按常理说二小姐这也算才回家不久,又出了大少爷那一档事,与崔家这婚事是有些不该这样急的,我听说是崔家夫人近期病得不大好,早挂重的就是这件事,崔家恐崔夫人真有个三长两短,那可不能叫她有此未了心愿,且还存着些冲冲喜的念头……”

月明听得直觉一阵难掩烦闷道:“什么冲喜,乱七八糟的!咱武林人家还讲这等无稽的世俗迷信?”

众人不虞她会突发如此激愤,一时不觉皆有些愕呆望着她。而月明愈发莫名烦躁的竟觉再也坐不住,站起向门甩开帘子便出外而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情望幻灭怎奈何 激痛义表震满堂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