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寒月剑花(上本) [目录] > 第37章: 踏雪寻梅梦难圆 痴心儿女古来多7

《寒月剑花(上本)》

第37章 踏雪寻梅梦难圆 痴心儿女古来多7

寒月清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剑洲将那段往情向父告到这里,又加了句感思道:“当时我只道她是那等俗常大户人家出身的自小便千娇百纵地千金小姐,一向任己性行惯了,虽岁数已可算成年,性情却只如个被宠坏的的小孩子般不大懂事,故而才会对她父尊那样态行,若让她别说眼前一时、就算日后短期内有改都属不可能之事,再则她这也只算属得任性极端之为,并非甚大恶大过。所以一见她那样软下求协,便也就同意罢过、又增爱怜地对她一点头。真是直至而今才得明白,她原来主要是因为骇怕深虑若不那样煞费苦心、竭己所能的求得与其父断绝关系、脱家而出,那我与她再续交往期中势必要对她家有所关交,联下就定会得知她的真实身份,再与她分手绝关。”

秦川轻哼了一声,也未理会。剑洲又微显惶恐的瞅了他一眼,紧接下述---

雪晴那会一见他那副形态,立即又欢跃起来地对他亲贴一笑,然后便喜不自胜、情意真挚道:“秦哥,我告诉你,我是知道你若回来找我,必要先经过这白杨坪。正好我们家很早以前有一位就派在我娘房里照顾我的仆妇,“说着一扬下巴对他相示了一下前方已又大顾起馄饨生意的那位老妈妈道:“喏,就是那个沈妈妈,她从小便很疼我的,后来因为些原因不做了,出了我们家回了她自己家,就住在这里,我当日便尽速收拾了些银资衣物投奔了她来,她也再没什么亲人,见到我可不知有多欢喜呢!平时她就靠卖馄饨营生,我之后便每天都随她早起晚归的开摊,就坐守在这大路边只等着你。我的好秦哥,你可知至今已经是第几天了吗?你又可知这虽也确如你离时所保、不算多长的几天来,我却每一时每一刻都紧心渴盼、备受煎熬,真是度日如年、几入痴疯吗?不过谢天谢地,总算是我没信盼错人、今日终又见到你啦!”

剑洲心头一阵大感,更暂再想不起任何旁事,执起她双手深情问道:“你怎么这么傻,就不能让自己好受些的安逸信待着我?万一我在去处或是路上有事耽搁了,不能这样尽速回转呢?”

雪晴直直望着他,目光转为一片痴异之态道:“你一天不回,我等你一天;你一月不回,我等你一月;你一年不回,我等你一年;你若逾过一年不回,我就自去寻到京城你家里,一剑刺死你这个背诺薄幸的人!然后再自杀了事!”

剑洲听完她这表似狠恶其实却饱含挚切至情地告语,禁不住一把将她搂入怀中!心头感欣疼悲交集不定,也不知究竟是何滋味。

雪晴无限贪恋般侧脸紧贴着他的胸怀,又宛若梦呓般痴喃道:“我姨娘以前常对我有说,男人的心肠最是狠恶的,那等坏男人专擅巧措花言地哄取你一时真情,害你受骗失足,知省已晚,悔之无及,一生误苦。那等好男人又总是满口的忠孝礼义,云云种种正业抱负事大,就唯有那儿女事小,明明已和你缘识情种,后却偏又要生出那诸多言辞理由,就是再不和你在一起,誓要与你绝情断关;无论你怎么求他、怨他,为他流尽眼泪、碎心断肠,他都是如铁石一般,再不肯回心转意的。”

剑洲听了,心中生动莫名感味之下,又顾想起些许奇怪道:“你姨娘不是患着疯病的么?”

雪晴道:“她也是一阵一阵时好时坏的,有的时侯,我倒觉得她心里比这世上哪个没病的人都还明白呢。”答完这句后又霍地抬起头紧紧盯视着他,双目中大腾满蕴惊恐地深情道:“秦哥,我不管她说的那么多,今生今世,我就只要和你在一起!将来无论如何,你都千万别抛下我一个人!”

剑洲周心大感腾起、爱怜横溢,满怀亲慰地捧住她的脸,郑重作保道:“你放心,晴妹,我绝不是你姨娘所说的那任一种狠恶男人,与你这一缘识生情之事,我对你没有哄骗,也不会负情弃诺。”

雪晴却仍是一脸难以放心之色,情态一激道:“不秦哥!你须得向我立个誓言,一定要正式娶我为妻!”

剑洲当即正按例式竖起右手二指,对天盟誓道:“我秦剑洲,与江雪晴一见钟情、两心相悦,今生定要娶她为妻,誓不相负!上天为鉴,将来若有违此誓,便叫我身中剧毒、不得善终。”……

却说秦家处居武林正道联盟首位,历代行风侠义光明,主与**邪派对抗,传家诸多年来,经对邪派无数阴恶招法,本色是皆无惧退,只是正风正行,素乏通晓毒之恶物,对此实感有些棘手头疼。故而此刻秦川听儿子竟然以此为誓,只觉一阵刺耳逆心!登起忿喝道:“你和她统共见面才不过两次,就不惜对她立下如此重恶之誓!剑洲呵剑洲,你,你该让我说你什么才好呢?”

剑洲心神顿回,对父大感内疚,忙躬身垂首道:“爹,孩儿这一径行为实在是对不起您,可我当日想也未多想的即出此誓确实是出于一片真心。”

秦川冷“哼”一声,暗道:“可见剑洲对那郡主眷恋之深。”一面自起常素宽怀制怒容忍于他,但又想他年纪青青,便有此大是不祥之语,心内终觉郁结不快。

剑洲察颜稍待了斯须,见秦川再无言语追责,思量了一下,下述起来---

他方说完此誓,雪晴便一下子复抱紧他,万分激感又似大含愧意,眼泪成串掉落下来!

后来雪晴带他去到自己投居的那位沈妈妈家安顿,二人面对面坐在雪晴那间屋内的大炕上,虽也只不过是相离数日,感觉上却好象已经很多年没见一样,满心的话儿说也说不完。

至到傍晚,早也收摊赶回的沈妈进来殷勤侍弄他们用饭,不断招呼剑洲吃这吃那,喜滋滋地端瞅他个不停。

剑洲见她举动间对雪晴很是尊亲疼爱,又显然已听雪晴说过己二人之事,才会对自己这雪晴生情相付之人甚为关注、大加审度,又觉着不错而显那副也为雪晴高兴、也联喜于自己的形态;又顾见雪晴此番虽算是被撵出家门,可出来时似乎全然未受干预地携带了不少财物,那屋里随处可见摆设的精美华贵地珠宝首饰盒和诸种女孩儿家喜欢的金玉小玩艺,日常用品更是一应俱全,想她在此生活应大不及在家中一般富奢,但看去并无甚不适困苦状,便也放下心来。

饭后剑洲和雪晴继续独处亲语,不知不觉夜已入深,剑洲顾起避嫌礼节,欲往沈妈早已为他布置好的旁屋去安歇,雪晴却执意不许他走,一副半刻也舍不得离开他的热恋形态!

剑洲虽向知当重礼法守德,但本色对一等世常迂礼并不喜受拘妨兴,是以也未再逆她,继与她相伴交聊,忽而说到:“晴妹,你爹既然已经对你妥协依顺了,你就别再一味娇纵任性,至多再过两三天耍过了这阵小孩子、大小姐的脾气,就赶紧回家去吧。”

雪晴原本一直热兴注对着他的脸色顿一沉怏,断然一摇头道:“不,我可绝不回去!”

剑洲续劝道:“俗话都说这父女哪有隔夜仇呢?再说从你曾有涉流告的只言片语听来,你爹为你选配的也是一富贵子弟,他纵存结贵积势之心,同时间却必也有关虑你嫁去这样人家才不会逊往受苦的为你之心,只是未顾你己愿与你发生了一时的争闹负气,又有什么不可消过的?且你也不过为此就对他说了那么多任性无忌、悖逆不敬地话,无论是怎么自小便已惯来如此,总归也很是不对。就算你现在一时间实难做到省认己错愿于回家,就不好好想想你若执拗不回家去,难道还真打算长期一直待在这里不成?”

雪晴却更显愀然,急切一挺上身道:“那你呢?你就没想过该要为我安置个出路归宿么?”

剑洲不由一笑,先微起调逗的反问了她一句道:“你说呢?”但见她压根待不及这些的愈大急起!便先示意她勿要急躁,后即正告明答道:“等你理所应当地回了家,我自然也会即时返家向我爹禀明咱们之事。我爹素来疼我信我,我生动真情看中喜爱的女子,他也一定不会不喜;且他性格宽怀豁达,对于我这等一己情姻之事,只要无关正恶大义、异路邪道之分等大节,必会主由我自愿。而你家系世常正规清白门户,我爹他根本不会反对,虽然他以前是曾一次有流希我将来能与一出身武林同道的优良女子结姻之意,但至多是对此微生遗憾,决计不会重意。所以晴妹你可信付于我,我秦剑洲之性虽也是时发那种来兴挚情,不愿多作机心防虑,但绝非轻出言承之人,现在乃是出于对我爹的深谙熟知、又已经多方考虑才对你作一测保,你我之事必可征得我爹他老人家的同意,联下我就会正式礼规地到你家府上拜见,向你父母亲尊求取咱们的婚事。”

……本章完结,下一章“ 踏雪寻梅梦难圆 痴心儿女古来多1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