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寒月剑花(上本) [目录] > 第38章: 踏雪寻梅梦难圆 痴心儿女古来多12

《寒月剑花(上本)》

第38章 踏雪寻梅梦难圆 痴心儿女古来多12

寒月清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秦川眼见他说到这关口也是情绪有激的一顿口,不觉心中也有些着急。好在剑洲只是稍顿了一下便即下述起来---

那天他到达县内,已是夜间时分,方近住宅,便见门户大开,心头顿觉一异,放马再入院中房中一看,里面烛火自燃,摆设微显凌乱,看似出过甚变事、却又大不够明显,要甚的却是四处空无一人。

剑洲自知雪晴自搬居此处后,就大易从前总外游野逛之性行,一向深居简出,不愿与周旁平常人家有交,还曾自告他说,她二人情况属那样夫君长期谋事在外的一等家庭,似她这等多时独居的年青妇人皆当少触外世、避免是非,且她这样做,主是为相表她对剑洲忠守贞情的心愿实行。剑洲当时听了还很是感动,告诉她尽可度情与外适宜交往,免得孤寂烦闷,自己决不会相疑不喜。

由此是时剑洲先愕然一呆后,便即测得雪晴应不会是出于自愿的,于这已是入夜时间、且还同带沈妈、孝儿一并出门;再且就算她是有了甚事要自行出门,也决不会是这样一种灯不熄、门不关的情形。他早生的那异感顿大加腾起!疾速奔出门外四下探寻,正欲找找邻人询问一下可曾见知得什么情况,却忽听就在那巷口外临街处传来一声妇人甚显惨苦的悲嚎——正似沈妈之音!

剑洲当即赶去转出巷口一看,可不就正是沈妈在那一侧扶墙颤巍而站,无比明显是遭受了重大变故创击!先前发出那一声悲嚎后,是时又如已要虚脱般闭目烈喘、摇摇欲倒!剑洲急忙一步跨上搀扶住她唤道:“沈妈!你可要不要紧?”

沈妈受惊般睁目一瞅他,那眼中真如注入了神力活水般立刻便大放精神光芒!再无溃状、万分激动地双手死命一反抓他,失控大叫:“姑爷是你!天哪,你竟能正于此际来到家中,这可不算得是老天开眼赐幸吗!”话到此便老泪扑滚,哽住下语。

剑洲再无耽搁,对她大示撑持振意的速问道:“沈妈!究竟出了什么事?”

沈妈又顿如电击一省般,却又实受大惊、急情慌乱的说起道:“你看我可不是老糊涂了,这当口还罗嗦这话干什么?是孝儿今儿也不知是怎么了,天都黑了非想起要吃前面街上郑记那家的甜糕饼,我就出去给他买,也不过就这么一转的功夫,回来时一看,晴儿她们母子竟然……竟然就已全都不见啦!我再一顾想家里情形,猛然惊感是发了大事!直唬得心惊肉跳、仓皇跌撞地寻奔出了门去,一径乱唤着她们跑出了这巷子,就方到这口口,便被一人拉到了这一边!

我一看原来是邻家的那李氏媳妇,得她很有些惊恐又神秘地告诉我说方才她出门时,正巧见着好几个官兵装扮的人就从我们家门上直然而出,中行的两个大显异形的就肩抬着一个口扎得严严实实地长鼓麻袋,又说那几人个个都生得精强的很,动作快得象一阵风一样!也不怎么避人的好似并无忌惧般就那么明行出了巷口,把那麻袋放上了停待着的一辆大马车便赶上走了!她本是一头起便吓得缩在了墙角边,可那些人也全没理会她,她就一直那样待得那些人转眼便没了踪影,方才敢动了起来,如做大梦般竟还能稀里糊涂的去行完了己事,回来时又正逢见我惊惶寻喊,这才顾起告我。

说完这番始末后她才又大现心有余悸之色的嘟囔了一句,说她平素看我家主母和我也似那平和本份之人,也不知是怎的竟会惹上这样还竟似官家的大对头,然后就满脸惧忌相避之态的抛开我快速自回了。”

沈妈说到这里,抓着剑洲的双手又是一紧力,情绪激烈起道:“我早也想到她们母子是被抓走啦!再一听说,更是确信无疑!也更是如遭五雷轰顶般!急苦无措、焦担欲死地惨淹在这里,万万也没想到竟又能转眼见着姑爷你这天降救星!姑爷!你快去!一定得快去救救晴儿母子啊!”

剑洲一时间尚多顾不得别的,只觉惊异万分道:“她们被人抓走啦?这谁会好没原由的抓雪晴母子干什么?竟还是什么官兵?”

沈妈一时间也未省顾得大作清说、只是急回了一句道:“我一听那李氏说便知那些人哪是什么官兵,定是王府的将士呵!是王爷派人把她们给抓走啦!”

剑洲那会竟还发懵愈惊的脱口犹问了一声:“王爷?哪个王爷?哪又来了王爷要抓雪晴母子作甚……”而话音未落,脑中已猛然间如电光划过般无比惊烈的闪起一丝省念!

但也根本不及再思,事到那刻也已大为省神、无可再瞒的沈妈当即对他疾告出了一番内情原委。

而剑洲一听原来雪晴竟正就是江冠雄的独生女儿、平北王府的尊贵郡主,而沈妈其实也是平北王府的仆妇、雪晴的哺娘时,脑中更是直如被一道炸电轰照得通彻省明!四年来与雪晴之间那种种异状感惑处刹那便全有了再清楚不过地答案!

他早忘扶沈妈的侧然挺立,一时间真如大梦初醒,思绪迭翻、心潮狂啸,不觉双拳捏得喀喀作响!

沈妈见他那副形色异变、肃站无动的样子,大起激急!一下便扑跪在地紧紧一抱他双腿,真是对雪晴满怀忠亲挚情的老泪纵横、深切惨呼道:“姑爷!秦大侠!老奴原在王府已为仆多年,知道王爷对你秦家积怨甚深!你对郡主从始一径大相欺骗、直至今时这般地步的那种恨恼会到何样程度,我都大可想象理解!但是你要知明雪晴她这么做也全是为了能和你在一起,且也是冒着天大的风险呵!有好些话郡主也并没骗你,王爷专宠侧王妃一人,对身为正室王妃的雪晴母亲联着雪晴早已冷落多年,而王妃对雪晴也关顾不了许多。王爷也实具轻无戏言常性!他当日既已落如晴儿谋愿,明出言承与她断决关系、再无干管地相逐出门,那今日却又反言将她抓了回去,就必是已知了你和睛儿私情、决计饶她不过!俗话尚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求你看在晴儿她对你亏处当真是情有可原,对你好处可素来是尽己所能,且又为你生有孩儿的这多方情份上,纵然再怪她恨她,也好歹先去救救她们吧!”

剑洲心神全回,明得她是看察自己表面形态全然会错了意,待她疾发完这番势难插行的激切情语后,急忙便强行搀起道:“沈妈,你把我秦剑洲看测成什么样的人啦?今际你想来可谓是险逃一劫,也正好助了我能得这样一速知情况,现我看那家里是难保安全了,你就先自顾在这附近找个以往相厚些的邻家或是其它甚较为稳妥之地躲一躲,再未得确切相宜下情之前,万勿轻出、尤更妄行,记着一定别自作别主的使得自己再出什么事,累我多添麻烦!我这就去王府了!”

沈妈顿时大现慰解,转眼又大现感色深情道:“姑爷,你不知道,我早就如同郡主一见有说,你是个可以依托终身的好男人。其实我并非不知大理、无所自明到姑爷你与郡主这一情事中多存受骗有亏处,且与王爷两方家门相为世仇,逢当此际,我这身为郡主哺娘下仆的本是最该为她行救之人,不该由你再添大亏的直投险境,可我实是无具半能,纵可拼却一条卑命无所自惜,却对救助郡主没半点用处意谓,只能亏负仰仗姑爷你啦!王爷他乃一代王帅霸主、枭雄豪强,平生多骋战场、操控重权,早已惯于血杀、极轻人命,向来心狠手辣、不容任犯,又必视你为仇,姑爷你此去实是凶险重重,可老奴我也是实在不能顾拦,只能作一提警,姑父你虽英勇过人、机敏多历,但也必要大为小心哪!”

剑洲受她这样一番实是对己大起顾重、而致忘顾延时的真挚多辞,很是怀感的冲她郑紧一点头,再无多话,转身便唤马纵上直往长安郡城内疾驰而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踏雪寻梅梦难圆 痴心儿女古来多1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