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寒月剑花(上本) [目录] > 第39章: 踏雪寻梅梦难圆 痴心儿女古来多14

《寒月剑花(上本)》

第39章 踏雪寻梅梦难圆 痴心儿女古来多14

寒月清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剑洲在外面看得钢肠几断,真恨不能立时便冲入将她救起!可其实也早思到先别说王府守备重重、兵将成军,就单只眼前这一个江冠雄,自己也决计讨不了好去,那样自己身陷是小,雪晴和梅孝却又待倚靠何人?当下强压悲情、力稳气息,一动也不敢动地向堂里暗窥,防止被江冠雄有所察觉。

同时间但见江冠雄凶光一暴,声色俱厉的断喝一声:“住口!”,随下便厉语如流道:“他江南秦家世代与我江家为敌,我江冠雄本人和他姓秦的更是仇深似海、势不两立!那秦剑洲当初出道不过区区一年,就已经声起四方、名震江湖,同他爹秦川一样,整天什么忠啊义啊的,时不时的便要与我作对!想我江冠雄堂堂一代王爷将帅,保疆护国、战功赫赫,哪个还要他姓秦的来自充英侠、多管闲事!江雪晴,你给我听好!只要曾是我江王府的人,除非是死了我管不到,否则任哪个也别想同秦家的人有所亲染!你要怪,就怪你自己投错了胎,谁让你娘一家当初贪恋王府权势,费尽心机讨得我父欢心,硬是让你娘死缠烂磨地攀嫁给了我。哼,你而今自是巴不得不姓江,我还只恨不能当初没你们这对实是多余的母女呢!”

雪晴缓缓跪起身子,悚怔半晌,又竭力求幸道:“爹,只要您高恩应允我和秦哥在一起,我会和秦哥说,我们一家三口从此隐姓埋名、远走他乡,绝不再涉足这世面江湖中半点事情便是。以往的种种是非恩怨,也再与我们无关。求您念在我好歹也是你亲生女儿的份上,能全当发发善心,放我们一条出路。”

江冠雄嗤然冷笑道:“你想得倒真美。”微停了一下大露诮色,又道:“你肯,他肯么?”雪晴登无比急忙道:“他肯!我知道秦哥他一定肯听我的话!”江冠雄神色又一厉,喝道:“到了此刻你还兀自在痴人说梦!秦家的人我清楚得很,那秦剑洲乃是秦川的长子,年纪轻轻便已声名远播、游交广泛,自是秦川心中第一得意紧要之人,将来必要接掌秦家、位登盟主。就算他自己贪恋儿女私情,甘心为你从此隐退无为,秦川又怎么可能同意由着他的宝贝儿子跟你这么一个尤为仇家的女子自弃前程呢!”

剑洲眼见雪晴顿然神色一黯,随后便大露忧疑、目闪不定,似乎已颇为其父之言所动。不由自思到:“想我与晴妹结为爱侣后,虽不免对她言及家事,可因她每次一听及此就会变得情绪有异、抑郁自沉,后来便极少再说起这些。是以从未对她有所告知我本非爹爹亲子,也非爹爹侄辈,而其实是我爹的外甥,依照我秦家祖规,是不能接掌秦家门户的。”正想着,却见雪晴转而又大现不甘、执意不改道:“不!我先管不得秦老爷子怎么想,我只要爹您先能答允!爹,求您看在父女情份上,就同意让我和秦哥在一起吧!”

江冠雄的表情又大怪起来,目光似诮甚异的俯睨着下跪的雪晴,静视斯须,霍然仰面便是两声大笑,笑声直冲华梁!在外的剑洲耳膜被震得一阵嗡嗡作响,心神大凛!但见里面的雪晴更是面肌震扭、急掩双耳!随后放手一望已笑毕的江冠雄,满面惊惧不定的紧张慌色!

而江冠雄也直瞪向她,这转瞬间那心意难测的双目中便已是凶光大露、杀气腾腾道:“你给我趁早死了这份心!秦家虽早已远退朝堂,却在江湖中技高群雄、位居盟首,历代人才辈出、呼应甚广,又素来极好多事,乃时时制肘于本王之劲敌!如今他家人丁虽不及祖上那样兴旺,可也是龙虎争起,尤其是那秦剑洲,我早有所闻,江湖上四处盛传他武艺超群、胆识过人,哼哼,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哪,此人必为我后日之心腹大患!以前本王还没刻意重视到他,倒是你干下的好事提醒了我!现在我不妨老实告诉你,他远在江南京都也还罢了,他若再敢跑到这长安来,我就叫他来得去不得!”

雪晴顿时“啊”的发出一声惊恐已极的大叫!紧接着便手背掩口瘫坐向后,矍目怔瞪,一时几如被震傻了般;顷刻后又如雷击顿醒般仓惶扑起,手足并用的朝前跪爬去!直到高台阶下,对着高高在上的江冠雄涕泪交流、恸骇哭求道:“爹!父王,我求求你,求求你千万不要害他!这所有惹您大为恼怒的事都是我的错,同他没关系……您要怎么惩治我都可以,别迁怒到他身上……我……我也再不敢存任何地非份之想了!我不和他在一起,只求你别动害他的心!他若到长安来啦,你也别害他!爹,您也是可明料得秦哥他当然是会再来长安的!您就答应了我行吗?您一定得答应我啊!我求求您啦,爹!”

可无论她怎么这样竭尽伤力、反复唤求,江冠雄始终森然不理。待得一会儿她溃然声弱后,江冠雄忽的扬手一下便将那案上纸幅扫拂而下,稳当当正落在她面前,大显含弄平态道:“你也好好看看,象不象?”

雪晴登一声全无,只是一双泪目中又大充惶愕惊疑地注瞪着那纸幅,随后便抖抖瑟瑟地伸手双手将那纸幅拾执了起来,放在眼前一细视。

在外早心痛如裂、竭力自制地剑洲对江冠雄方才这一举动心中也直生一愕道:“什么象不象?”再于那纸幅落地至入到雪晴手中这期间只可见度得那上面是画非文,又哪可再得看清什么?但见雪晴目光大动、面色大变起,越动越烈、越变越怪,执着画幅的那双手也逐渐抖得竟致上下乱蹿之步!剑洲正更生愕虑,又见雪晴已猛然激动振起,挺胸昂脖对着江冠雄忘情大叫:“你从哪弄来的这酷象我秦哥的画像?!你、你弄这画像又意欲何为?!”

剑洲这才大得一明,只是又再顾思不及什么,但见江冠雄满含得诮怪色的哼笑了一声,又愈现那副异常平静之态,轻缓言道:“这倒没什么,我只是那天得知你事后突来兴致,甚想看看我那一向娇纵自大、眼高于顶地本来的尊贵郡主、活宝女儿,却能一朝中意看上的男人,又是秦盟主那卓越培养、英名广传地得意儿子,究竟是个什么模样,所以便措寻能为画师为本王作了这副画。”

雪晴大是受慑,软怯下来,再也激叫不出什么,满目惶测、惊恐万分地望了他斯须后,连连摇头道:“不,不……你劳费心力的措人作下如此象我秦哥之画,岂会就只有这点意欲便罢?你……你必存下有凶险用意……”测说到这里,竟不由自主地浑身一大颤!然后便愈发惶恐的如致多虑乱生、神智失常,垂下目光游离乱顾,自陷紧虑,恍若自语又意语乱杂地念叨道:“能为我秦哥作下如此逼真的画像之人,那……那必是与他颇为熟悉有近之人,说不定……就是他的哪个结交好友……不,我一定得想法提醒秦哥可千万要提防受其暗害!可是……可是我以往从没听过秦哥有说他曾与哪个画师结有谊交呵……”

江冠雄似动了点不耐的、满含不屑轻蔑的又哼笑了一声道:“你倒勿须有这份混担妄虑,我可实告你:你那同你一样作孽讨死地心上人一向广行江湖、名气甚大,与他虽无相识交情却对他有慕名或知名旁自关见的人多得很,本王虽不知这其中但凭廖次可遇见面,就能清记肖画出其像的画师在这世上究竟是有几个,算不算得稀珍,但寻上中内一个对本王来说,也大不是什么难事,我想这点你也应是可尽信无疑的吧。而那画师就算是秦剑洲的熟交之人,以后也绝不可能再对他有甚暗害等任何下行,因为就在他仅花一晨完成此画,本王的差人取得后又已暗行着另寻的见过秦剑洲之人验证过,皆告画得极象,不但形象、且还神象后,即再行本王意命,兑诺付与那画师千金交其家人,随后便送他从这个世上永远消失。秦剑洲若再能见他,那就唯是在阴曹地府了。”

雪晴早省神全投的凝注着他,虽放抛此虑却又对他最后这话大腾悸心惶恐!震颓跪坐,这一时间倒再说不出什么话来。

江冠雄稍停了一时,含弄一睨她又道:“我近半月前就已得知你事了,当时可真是吃惊不小,深感以往那是太小看了你,几难置信你竟正能识结下他秦门子弟且还为其中声名最大的优异长子,这可真是俗话应得准、说得好‘有缘千里来相会’呵。我本当然是立欲抓你回来作个论究了断,可偏生侧王妃也正在那几天感了风寒、总感头痛昏沉,我实无心再先顾究你这档烂事才隐忍了下来,只意措得来了这幅画像,这两天其实已时有间暇便做审观,确是认真品味,”说着那股弄意愈显,大加赞赏道:“不错,不错,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自古英雄出少年’,就算之前从未有闻过其盛名,单看这幅画,也是勃勃英姿、俊逸绝伦,比他爹秦川可不知漂亮了多少,只是看去那股豪雄之气却又差得远喽。”

他起初每赞一声,雪晴便是一下颤抖,待得后终,竟将手中那画叭的一声颤落在地,后即双目发直又光芒动闪投向着前面的台阶,分明满怀着万分激烈的虑恐却又整个如呆了般一应全无。

……本章完结,下一章“ 踏雪寻梅梦难圆 痴心儿女古来多1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