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寒月剑花(上本) [目录] > 第40章: 踏雪寻梅梦难圆 痴心儿女古来多15

《寒月剑花(上本)》

第40章 踏雪寻梅梦难圆 痴心儿女古来多15

寒月清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江冠雄大显得藐之色的注看了她斯须,嘴角边浮起一丝可慑讽笑,又说道:“我原本的宝贝女儿,到底不愧是我姓江的,我也早料到你的眼力岂会差呢,看上的这人物也算优卓堪配了,只是却是早也明知此人是你老子的深恶仇家子弟,你之行是唯恐不能将你老子致到气死之地。还让我倍感可恶的是,你这孽障东西还实够胆大包天,与秦家那小子私结后还不远走高飞,竟就在本王权辖的这长安郡所属的银河县内做起了快活夫妻,你对你老子还真是无怀半点虑惧重视呵!又怎么都这么长时期了,皆是由那小子真可谓是不辞千里的两地来往与你会处,还未随与他去往京城?是不是你那位本当的公公还不知远在本王这地面上有你这么个好儿媳呵?”

雪晴这才有出大动的死命紧咬住了下唇,几似欲咬出血来般!已是在拼力自控,无一言回复他。

而江冠雄根本也无意多待她,接着便又道:“不过这些也尽都无所谓了,本王对此中确切周情已无心关知,如果是日后还有突来兴致欲知清细,那也就届时对你再作大审追较,如果没有,那也就无谓再说什么,现在是无论中情怎样都已定下主决裁断:你,终身监禁天绝牢,再也别想重见天日;你生下的小小孽障,那是由你犯下的恶罪遭累,可怨不得我心狠,”

雪晴听到这里,万难再有控呆的顿然抬头一瞪他,两颗眼珠几如要迸裂出眶般!激烈恐嘶道:“你要怎样?!”

江冠雄却丝毫无动于她任样,自顾下言道:“我既然不会杀你,那也就自然更不会杀他这么个尚幼的孽障,因为无论如何,你们身上都流承着我江冠雄的血系,那是无可改异的天定事实,我也不会让他无养自灭,就算是我江王府里的一条狗,我也不会让它饿着冻着,但他甭想同其他正常小孩一样成长为人,我要将他永拘一室与世隔绝,只得衣食而无得半点教知外交,终日可见的唯是一相侍日常生活的聋哑老仆,尝尽寂寞滋味,你说他会不会疯掉呢?哼哼,即使风云变幻难测的漫漫将来本王有甚变故,教他得以脱拘而出,他也只能是个对外世毫无知识的废物白痴,活得苦不堪言。”

雪晴头前还可稍得一慰,但接下便不堪为承、浑身迭抖!至终崩溃般一抱脸俯面、双肩疾抽,似骇虑悲痛得连哭都哭不出大声了。

江冠雄仍是无半点怜恕,只是态改森然的一视她,又无比寒慑道:“至于那至关重要的你的那位好夫君,只要他再来犯入本王长安地面,我就会秘杀之,最好是教他丝踪难寻的消失而不被秦川察知确证得是我所为,不过即使是被他知晓了我也没大所谓。”

雪晴放手抬头一视他,早已是布满泪水的面目上一副已是变异得甚怪的态样,大大深吸了一口气,伸手将那画幅甚显谨郑的一折搁向旁边,然后正对高台,双手扶地、脑额俯底,大施至敬跪礼道:“我的好爹爹,我的好父王,我今夕被你如惊断鸾梦般抓回此处,也不知究竟是何人何样发现了我事向你告发,但一径听下,你对我事是尚只知些许而大不知周详,现你虽是也无心关知这些,可我却得对欲言所牵的中情有告:我与秦哥虽已结合四年生育有子,却是私定终身,我因从与他一初识生情那时起,便知他若知我出身就必与我断无续交之故,对他便是从始至今穷措竭辞、处心积虑的欺瞒哄骗,若非如此,他绝不会与我有半点亲染而有犯到父王,这一切原本皆是我一人之错,他是无辜的,可事态演变至今,我也可明测得你是大不会为动受听这个。那秦哥他下次也定是孤身的一来这长安银河见我,即使是先未教你得知,他自己也必然见得变故再追察知情,那他就算因深恨我相误多年的一番大骗而已决断抛弃无顾于我,孝儿却是他的亲生骨肉,他又岂会同样抛弃无顾?别说来至银河,大有可能就会直接寻来至这王府内,又如何能逃得脱你谋杀?”说到这儿一腾狠绝、愈发怪戾的态样道:“爹,孝儿是我生而得命的,我知现不可能求得你两方多赦,那就先顾全不了他了!只求你能大开天恩赦了我秦哥,无论怎样都万勿害他!若是实觉恨恼难平,那就让我这罪魁祸首一命抵他一命!这样行么爹?我求你啦!”

外面的剑洲眼睁睁看着她此话一毕即尽伏在江冠雄座下,这次是再无一字求语,只是用行动表达求意,咚咚咚的不住猛烈叩头,那副惨切若疯的异样形态和平素自己熟识的那个她简直叛若两人!直觉一阵心疼如炸,情潮狂荡!面上肌肉都禁不住抽dong起来,忙紧紧一咬牙腮,强行自控。

真如过了无比漫长的一段时间,终于见得雪晴停止狠叩,缓缓抬起头,前额却已磕破,渗出一缕鲜血,流向惨白的面容,双目直勾勾地望着根本无动的江冠雄,似已知断然无望,那副样子真让剑洲感到一阵莫名害怕,又听她语态怪戾异常,如同发着个恶咒毒誓般一字一字地笃说道:“爹,你若真要害了秦哥,我纵死也要化做厉鬼,绝放你不过。”

江冠雄这才登大现嫌厌憎色,甚是不耐地一拂宽袖,向外喝命道:“来人!把她给我关入天绝牢,没有本王的命令,谁也不许放她出来!”

正门外立刻步上数名彪悍军士,虎步上前拖起雪晴便走!雪晴顿又激情迸暴拼命挣扎!被拖行在地上的双足不住乱踢,疯了似的放声哭叫:“你好狠!你好狠哪!我恨死你!恨死你……”她那尖利凄厉地声音一路传出殿去,在原本广阔寂静的花园内显得异常刺耳可怖、悸心震魄!

剑洲强抑心中汹涌的悲愤,悄然向旁远跃下,暗中尾随在那几名军士后一径来到王府黑牢。他隐匿入牢外一处花树后,眼看那几名军士将雪晴带入大牢,须臾后转出,又同牢门外守卫的军士交晤了几句,方才离去。

剑洲转目一察,见四下一时再无多人,当即飞纵上前,迅疾如电般的接连出手。那几名在牢门前守卫的军士还连什么都没来得及明白过来,就已被点住了穴道,一动也不能动地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他侵闯入了大牢。

剑洲入内,但见面前却是一条深长向下的台阶。忙疾步掠下,到尽头处方往旁一转,眼前已豁然大亮,现出火炬通明的宽敞牢所来。迎面牢间正中便有满满围了一桌子的军士正闲坐守夜。那七八人忽见剑洲悄无声息的侵入,俱都目现惊光。上座一领官模样的人登时拍桌而起,首先喝道:“什么人?好大的胆……”

剑洲此刻还哪待他等再多反应?当即攻上前,身形如风,不过几招便已将那几人一一封穴制住。那干人有的已跳起摆式、有的尚未及站直,这时全都动弹作声不得,姿势个个不同,甚显可笑;一时眼睛俱都瞪得老大,几如作梦一般!

剑洲四面一望,但见大牢东西侧都有甬道,道旁的牢室一间接着一间,多不胜数,越往内越是昏暗,远远望不清尽头。心中不由焦灼,正想解开那名领首模样的人逼询,前面墙后忽又转出三人!

这一切不过转瞬之功。剑洲自入牢中,尚不及察到那墙后还有去所,竟不知那三人究竟从何奔出。眼看那三人见到自己二话不说,便绕开桌边那些被点住的军士齐冲了上来。忙挺身迎上,几招对过,便觉见出这三人功夫可是颇为不弱,又俱作军官装扮,与前时那干普通军士大为不同。耳听他们攻势间拳脚生风、呼喝声声,心思这样下去,只怕用不了多久便会被外面巡察的官兵发觉,不由心急如焚,一边手下更不留情,一边寻暇转首向两侧甬道内轻唤:“雪晴,雪晴,你在哪里?”

那三人一时合攻剑洲不下,面上早露惊讶之色。此刻听他这么一唤,当先那名年青军官顿然道:“你是秦……秦……”剑洲当即坦应道:“不错。”一招“白虹贯日”疾点向他前胸大穴。

那人急忙向后连纵两步,退到东侧那条甬道边,险险躲开。剑洲正往前一追,另一名黑壮高魁地中年军官已从旁攻上,边打边道:“原来是秦家的大公子潜来,怪不得这般好身手。”

下剩那名留着细须的瘦小男人登时喝道:“刘副营长,乱讲什么,不要命了么?”从另一侧也侵了上来。剑洲见那黑壮军官性行似乎较为直爽,忙施展出全身武功,先将那细须军官暂行迫退,紧接着便如疾风骤雨般朝那黑壮军官直逼而去!

那人登时应接不暇,手忙脚乱的接连倒退,正急欲去摸随身兵器,已被剑洲一把捏住左腕脉门,顿然半身酸软、动弹不得。剑洲疾喝道:“说,雪晴被关在哪里?”那人当即微摇了下头道:“不敢说。”剑洲早闻平北王治下甚严,见那人虽面现惊慌,却丝毫不见妥惧之意,敬他也算是个直爽汉子,便道了声:“好。”放开他将他点倒在一边。

那细须男子纵身跃上,一边疾速去拔腰下钢刀,却听噌的一声龙啸,面前一道白芒刺目!剑洲已再无多待地抽出长剑直指向他眉心道:“你来说!”那人身形顿停,大惊失色!右手不觉一松,已拔出一半的刀身又滑回鞘内,一时有些怔然地看着剑洲道:“好快,真是太快了……”转而回省过来,面色一转,又斜眼相叽道:“你不用白费力气了,想从这王府大牢救出人去,简直就是白日做梦!”

……本章完结,下一章“ 踏雪寻梅梦难圆 痴心儿女古来多16”↓↓↓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