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寒月剑花(上本) [目录] > 第41章: 踏雪寻梅梦难圆 痴心儿女古来多16

《寒月剑花(上本)》

第41章 踏雪寻梅梦难圆 痴心儿女古来多16

寒月清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剑洲见他神情可憎,当即收剑上前,反臂将他一肘击晕在地。忽听身后一声风响,忙转身一视,原来又是那一直站在东面那条甬道边的青年军官伸拳攻到。

剑洲方回掌格去,却觉那人似乎只是虚晃一招,紧接着便向甬道内疾速滑去。剑洲紧跟而上,心中这才顾起生诧,不知那人为何不趁先前自己力斗那另两名军官之机相攻。但见他在前只是疾步向内,身法甚是敏速。

剑洲此时方有暇端清那人大约与自己一般年龄,功力却显然比那两名中年军官有过之而无不及,心思再如此纠缠下去,实乃夜长梦多。当即飞展轻功一跃赶上,正欲下重手将他制服,却见那人一副异样眼神的紧盯向自己,忽然声低如蚊道:“别点我穴道,快随我向里来。”

剑洲顿然微微一愕,只见那人足下不停,一边向内,一边又压着嗓音道:“我带你去找晴郡主。你千万别高声,若惊动了后面的守卫或是巡兵那可了不得。”

剑洲不由暗思:“我在王府之中素无结交之人,他又因何帮我?再者平北王治下甚严,哪个竟有胆量敢违抗他的命令?这人一再引我入内,是否里面暗藏机关?”想了想又觉不象;又思自己既为相救雪晴而来,那里面纵是刀山火海也要闯它一闯!当下背握长剑,紧跟在那人身后。行走间瞟见这条甬道内牢室虽多,却似乎空空落落的,仅见的几名囚犯也都蜷缩在牢房角落中,好像早已被破了胆,别说声张,就连敢抬头端望一下的也没有。

剑洲微感讶异,转而又思江冠雄淫威慑人,这些人既被他关押在此王府黑牢,必已饱受荼毒,早被折磨得胆志全消方致如此。思量间已行到甬道尽头,那人却又往西折去。剑洲这才看清那边又现出一条短道,道左单排又有数间牢房,忍不住急灼道:“快到了么?”那人头也不回的朝前一指道:“就在那里。”

剑洲心头登时一阵狂跳!激动之下,又不禁顾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那人答道:“我叫高风,和郡主从小一起长大的,你一问她便知。”说着已在一间大牢房前站住脚步,目光奇异地望着牢内道:“我在这儿替你们守着,你有话快说。不过若想救她出去,只怕……”

剑洲再也顾不上听他多说,一步纵上前去。对面墙上昏黄的烛火映照下,但见正是雪晴侧坐在阴暗霉潮的牢房中,双手抱膝,目光痴痴呆呆地望着地面,神智竟已若有些昏溃失常般乱语嘀咕着:“你别来,你千万别到长安来……他会杀你……他一定会杀你的……你不是我爹,你好狠,你好狠……”

剑洲心头顿然一阵感翻奇酸,待不及再一问那高风是否顾起带着钥匙,反手一剑便劈开了那牢房铁栅上的链锁,一掌拍开牢门冲了进去!雪晴蓦然抬头,如梦惊醒,“啊”地大叫一声:“秦哥,是你!真的是你么?”

剑洲蹲身一把抱住她,连声唤道:“晴妹,晴妹,别怕,是我,是我来啦……”说着只觉喉头一阵热堵道:“你……受苦了……”雪晴惊喜交加,“哇”地哭了起来道:“天哪!我不是在做梦吧?秦哥,我只当今生今世……再也见你不着了!”

剑洲心潮激荡,尚不及说话,已听高风在外急喝道:“轻声!有话快说。”心中一凛,忙强忍伤情,松开雪晴收剑正色道:“晴妹,此地不宜久留。你先快跟我走,有什么话咱们出去再说。”

雪晴扑上紧紧一捏剑洲双臂,嘶哑着嗓子唤道:“不秦哥!王府有重兵驻扎、守备森严,你武功再好,带着我也是跑不出去的……何况孝儿,他还尚在府中……”剑洲一听她说到儿子,心中直如刀割,当下将心一横道:“你先跟我出去,我再回来寻救孝儿。”

雪晴疾疾摇头,泪如雨下道:“不,秦哥,你千万不要再以身犯险!我好歹都是我爹的亲生女儿,他除了关着我,不会再把我怎么样的。可是孝儿,他虽与我爹也存血亲,可却属是你们秦家的子

嗣,我爹他素来心狠手辣,我实在放心不下。你快回京城自己家中求助,寻得大势宜措来救我们的孩子,只要你们父子可保平安,我就是在这天绝牢里呆一辈子,也是……也是甘愿觉值的……”

剑洲周身热流宣涌,双手捧住雪晴那张亲熟无比的脸庞,钢肠几断道:“不,晴妹,我不能,不能扔下你一个人……”雪晴登一下子靠入他肩头,热烫的眼泪成串落入他颈中,浑身抽颤、泣不成声道:“秦哥,我骗你……骗了你这么多年……是有苦衷的,我实在……实在太怕失去你啦……秦哥,你千万不要怨我……求求你千万不要怨我……”

剑洲紧紧搂住她,阵阵酸楚难禁道:“你怎么这么傻呵?你既然是平北王的女儿,又不敢告诉我实情,那当初为什么不另寻个安身之处,避开你爹远远的?”

雪晴强抑悲痛,尽量可速清说话的惨言道:“你以为……我没有想过么?可我又能再到哪里去呢?以前我也曾试探过你,可你说你还要协同你爹做很多正事,暂时还不能离开家独立门户。我不能妨你抱负,又不能同你回去,那你远在京城,这样往来奔波都已经够辛苦了,我若再往边塞之地走,那可不是真要活活累死你么?且我又要多久才能见你一面?而我更不敢向东南一步,你爹是江南六省的武林盟主,势力广播,我只要对他稍有靠近,用不了多久他必会知察我们的事,以我这般身分,他定不容我们在一起!”说着仰面一望剑洲道:“秦哥,我前思后想过多少遍,倒不如留在这里还能让我觉得安心些。我爹身为一代王候统帅,从无戏言,又向来狠心绝情,我原想当初我煞费苦心、极尽手段激得他将我撵离,他必然只当没生过我这个女儿,任我在外自生自灭也不会再关问半分。虽然我也忧到他若一旦忽的得知我是和你一起,只怕就万无可能相饶,可又别无他法,所以当初我才又往远些的银河县搬了搬。这四年来,我总抱着侥幸之心,又果然平安无事,就乐疏了警念,只贪想着能一直这样下去,浑忘了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我最害怕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说到这里,好不容易才收控住的热泪又滚滚落下道:“秦哥,这么多年我只顾贪恋和你在一起的美好时光,从没好好顾惜到这样做会给你连带来的凶险,我……我真是太自私糊涂了……”

剑洲正感怀莫名的听着,忽见高风现在狱门上,双目微微泛红道:“郡主,时间紧迫,现在就不要说这些长话了。”说着又转向自己,疾声道:“秦公子,你不能再在这里耽搁下去,还是先回去谋个稳妥之策再来搭救郡主吧。”

剑洲哪能忍心就此离去,紧紧抱着雪晴不放。高风又催促道:“秦公子,你若想就这样把晴郡主从王府救出去,那只怕是万无可能,还是先尽速离去,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做无谓的牺牲。你放心,王爷既已将郡主关入此处,暂时绝不会再加难于她,就算万一有什么不虞之险,我拼死也会保护晴郡主的安全。”

剑洲正脑中急忖,雪晴已一省般惨呼:“秦哥,今日能再见你这一面,我纵死也心偿了!这儿太危险了,你快点走!快点走呵!”说完便一绝狠狠推开他,又万难当承的伏倒在地,抱头恸哭!

剑洲忙上前复想抱住她,却忽听远外大门处已隐约传来一阵纷匝之声!高风急忙转身向外一探,紧接着便一步跃入牢中道:“快走吧!好像有人来啦。再晚了可就真的来不及了!”雪晴顿如中了电击般猛抬起头,惊恐万状地朝外一望,然后便发了疯似的死命将剑洲朝外推去道:“走!走哇秦哥!若万一惊动到了我爹,那可就全完啦!’

剑洲一把拉住她一只手,紧握不放!高风在后拽住剑洲另一只胳膊,用尽全力将他向外拉去道:“秦公子,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剑洲半蹲在地,立足不稳,一时竟被他拉后数步,脱开了雪晴。

雪晴跪在原地,那只手动也不动地持在半空,凄然欲绝地看着剑洲,蓦然撕心裂肺地呼道:“秦哥!今生来世,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你可不要忘了我呀!”

剑洲热泪上涌,一下甩开高风,大踏步回身在雪晴额头狠狠亲吻了一下,然后紧紧凝视着她,坚毅万分道:“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晴妹,你再等我一次,我一定会来救你!”

他说完便一咬钢牙,转身出牢,待得快要行出短道的自度适宜处时,转对紧跟其后的高风一抱拳道:“高兄弟,谢谢你!你这样同我出去恐要遭疑,为防连累,暂且得罪了。事后若遭审询,你便说与我力斗到此便被我伏下击晕,不知后情,那他们应自会认我是自寻到了雪晴关处一行。”说完即一掌将他击晕在地,然后毫无延迟地向外一转,如风般穿行于甬道,抽出腰下长剑,直迎向已如潮水般从大门处涌入的王府官兵!

他大步向前,一声清啸,剑光闪闪中也不知扫倒了多少兵士,就此脱出王府,一路快马回返京城而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踏雪寻梅梦难圆 痴心儿女古来多17”↓↓↓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