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寒月剑花(上本) [目录] > 第43章: 异路男女欢野外 同门兄弟阋墙内1

《寒月剑花(上本)》

第43章 异路男女欢野外 同门兄弟阋墙内1

寒月清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夕阳的最后一缕余晖从云纱窗上褪去,小菊掌上灯,眼看无垢坐在书案前,一手支颐,怔怔楚楚地望着半开窗外庭院内的竿竿幽竹。这些日子来对她这副总似满怀心事的忧伤形态已是司空见惯,知她这种时刻最烦人打扰,忙小心收拾起桌上的书稿,捧上一杯清茶,转身出到外屋。

无垢独坐在一时悄寂一片的闺房中,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晚风吹过,竹叶发出沙沙的轻响,烛火摇曳,她才恍然回神。抬目一望,一轮冰盘般的明月已高悬九天,繁星点点晶莹闪烁。在这样月色如水的夏夜,她感到只有自己形单影只、百无聊赖,不知不觉双目中又泛起了泪光。

忽听外面窗旁有人在窗格上轻轻一敲,紧接着便轻声吟道:“美人卷珠帘,深坐颦蛾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

无垢心头顿然扑腾一阵狂跳!急忙站起向外转眸四寻道:“是谁?你在哪里?”

正寻不见半点人迹,却听外屋脚步轻响,小菊已从内室门上一步踏入道:“小姐,你是在唤我么?是不是有什么事?”

无垢回想起适才那个似乎正是自己魂牵梦萦的声音,一颗心几乎要蹦出胸膛,慌忙便将小菊向外推去道:“我没唤你呵!噢,我……我要睡了,你快出去吧。我不叫你,你千万别过来吵我!”

小菊见她神情急切,似乎颇显异色。正想询问一声,她却不住地推搡催促,全没有往常的半分矜持之态。方被她不由分说的推出内室,只见她已合起门,紧接着便听喀噔一声,她又已从内把门闩住。

小菊不由心中大愕,站在门前朝内凝听了一时,里面却再无半点声音。不由暗自嘀咕了两句,转而一想无垢素来睡觉极轻,稍有惊动便会一宿无眠;再者她极少有这么早就睡下的时候,想来必是今夜真的困乏了,怕人打扰才这般紧重。便也不敢再多事,放轻手脚,向外屋另侧自己居住的耳房走去。

她却不知屋内无垢也紧紧贴在门上,屏气凝神地听着确定她离去,方才急不可待的快步奔到窗前,强抑着激颤地语音向外轻唤道:“是你么?真的是你么?”

话音方落,一团白影刷地从窗外一跃而入,楚云飞已霍然站在她面前,那双清粲的秀目中大露出抑制不住的欣喜和爱怜道:“是我。无垢,你怎么又哭了?”

无垢一见到他那张自己连日来朝思暮想的亲切面容,热气上涌,登时再也支持不住,一头便软倒在他怀中,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般扑簌簌滚滚下来。

楚云飞急忙一揽她微微颤动的娇躯,心中也是激动万分,连声柔唤道:“无垢,无垢,我的好无垢……你方才可是在想我么?”

无垢听他一语便道破自己心事,更感伤楚莫名,泪珠疾堕,一时气促难言,紧依在他怀中微点了一下头。

楚云飞搂紧她,语态温软之极道:“好无垢,我本想早来,可又想你刚到家几日,不当急急相扰;而我也才从蜀中返回殿中,还有些事务需要交代,一时没能脱得开身。”说着低头一凝视她,又是愧疚又是疼惜道:“累你为我如此伤怀,这都是我的错……”伸手将她脸上的泪珠一颗一颗轻柔抚去,目中深情大现道:“好无垢,你别再哭了。你再这样哭,我的心都要碎了。”

无垢登觉一阵怜慰,忙一控心绪,泪水渐息。楚云飞便轻轻扶正她,转目朝屋中一端望,只见她这间内室甚为宽敞,书案对面设着一张小榻,褥垫整洁素雅,转左便是与外屋相隔的雕花大隔门;右侧这边是整整近一面墙的花橱书架,上面错落有秩地摆设着些瓷瓶玉器、书籍文具,望去颇显典雅不俗。橱架近到书案这边开着一弧形小门,悬挂着一副半拢的珠帘,现出里面卧房内的妆台花床。

楚云飞又倚到书案边向窗外探了探,然后合上窗户转过身道:“无垢,我本不该这个时辰来,可你知道我的身份,白天不敢光明正大的到你家找你。你自己也小心一点,千万别让别人察知此事,以免有损你的清誉。”

他挚爱无垢,只重她名誉,却丝毫未重自己安危。而无垢心思单纯,又极少接触世事,只知楚云飞是**中人,却从未能仔细虑明过楚云飞深入此武林正道盟主的府宅寻她,那真是冒着极大的风险,实是深情所至才会如此。

她一心只怕被父亲知晓,不禁有些惊慌道:“那好,我这就偷偷去看看小菊睡了没有。”

楚云飞忙轻轻拉住她,微笑道:“我只是叫你小心,倒也不必如此紧张。我想你家里就属你父兄他们武功最高了吧?他们都是男子,若无什么特别的事,入夜应不会到你闺房里来。旁的人,只要我留心,稍一靠近这屋子我都察觉得到。”

无垢顿然放下心来,却听他又说道:“无垢,这儿是你的闺房,我夜间多留实有不妥;而且今夜是我殿殿主坐殿之期,我一会儿就得赶回去。”

无垢连日来在闺中望眼欲穿,就是盼望着与他相见的这一刻,哪知欢聚的时光不过这短暂一瞬,他便说要离开,登时大感违心,怎么也不愿就这样放他走,可一时却又说不出话来阻驳,心中不禁哀怨万分,方歇的泪水又疾涌上眼眶。

楚云飞忙揽住她的纤腰,急切道:“别哭、别哭呵无垢,我话还没说完呢。你明日可出得家去么?”

无垢泪眼一睁,测到他是欲明日在外与己相见,忙点了点头道:“出去得。平日我想干什么事最忌惧我爹,可他前两天到陕西去了。家中几位兄弟姐妹们早说要带我游览游览这京城四处的名胜古迹,只是我自己不愿去罢了。明日我让九妹陪我出门,他们肯定不会反对多问的。”楚云飞喜道:“那最好。明儿一大早你去找月明妹妹,让她领着你往北郊的泰安门来,我就在那里等你。”

无垢心内顿喜,赶忙答应后,方才想起问道:“云飞,你是怎么能寻到我屋里来的?”

楚去飞犹豫了一下,微笑道:“我们阎罗殿中人其实平素常深入世人内宅,京畿一带的各家府宅庭院建造格局都差不多,纵有特别处也是大同小异;一般小姐闺房皆在后院,我又有一位嫂子,提前让她帮我通过常往你家卖针线的货郎探问了一下,今夜便寻来了。”

无垢正着意听着,却又听他一停后,缓缓说道:“无垢,我得走了。”这一下一听分离在即,心中登然又是一阵悲苦,只是紧紧捏住他衣衫,好似生怕一松手他便会飞了一般。

楚云飞眼看时辰将晚,她却紧偎在自己怀中,满眼泪光点点,一副深恋不舍的可怜模样。终觉难以忍心,轻轻拥着她走到那张小榻上坐下,柔声道:“无垢,你别难过,其实我心中和你一样,恨不得咱们两个人时时刻刻都能厮守在一起。我这人,最不擅克制感情,若生成是个女子,保证比你还能哭,你可信不信?”

无垢倚在他怀中,听他温言调侃,不由噙泪一笑,只听他又深情无限道:“可我是个堂堂男儿,不能轻易哭的。你今日为我流下的眼泪,为我所受的苦楚,我他日都要用加倍的关爱和呵护补偿给你。无垢,我要为你创造一个最美好最幸福的未来,我要让你以后和我在一起的时刻,脸上永远都挂满了笑容,再也不会孤独寂寞,再也没有伤心痛苦。”

无垢听着他这一字一字爱怜横溢的真情承诺,心头大感,又觉欢喜又觉莫名酸楚,竟说不清是个什么滋味了!一时心潮激荡,泪眼迷离的紧依在他怀内,满心只有两个字在一遍一遍地反复呼唤:“云飞……云飞……云飞……”

……本章完结,下一章“ 异路男女欢野外 同门兄弟阋墙内10”↓↓↓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