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寒月剑花(上本) [目录] > 第44章: 异路男女欢野外 同门兄弟阋墙内10

《寒月剑花(上本)》

第44章 异路男女欢野外 同门兄弟阋墙内10

寒月清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楚云飞本自朝前不住张望,听得身后之声回头一看,也是大露不虞的急转过身,“咦”的一声奇道:“你们忠正府大门不是在那边么?怎么你们俩会从这里出来?”

月明欣喜莞尔,将先前对无垢讲解过的情况又向他说明了一遍,然后反问道:“飞哥哥,那你们怎么又到这儿来了?”

楚云飞“噢”了一声,轻笑道:“是我着急着想能早点见到你们,便唤二弟到你家近处来等候。本是想探看着接接你们,却没想到你们会从后花园出来,倒险些错过了,也亏得我和二弟没敢太近到你家正门上那条街上去。”

月明忙用力一点头,正同道:“我家正门前那条忠正街平素除了专往我家去的那些武林同盟中人,极少有世面上的平常人敢轻易行经走动的;虽然我们秦家世代忠正、义风远播,绝无倚势欺人之行,但平常世人对我家这等威名显赫的武林世家自然而然便大怀畏忌,若非必要,总是会绕道避行的。你和涛哥哥若近到那里停留相候,四处人稀少掩,必定显眼,万一被我家或是盟帮里的人看破身份可是危险。飞哥哥,你正该存此警忌之心,千万要留神自身安全。”

楚云飞见她本是一派天真娇憨的稚秀面容上这时却布满了大人般的紧正之态,自明她是因关重自己才致如此,心中一感之下,又大不在意的笑道:“你放心月明妹妹,我只是担重若被发现会连累到无垢和你,至于自身安全,以我本事还保证得了。”

月明见到他那副一贯轻松可亲的笑容,先前一时而生的紧正之意顿时全消,也复归轻松喜态,想起他前话,又朝他一睒眼,大露谑色的笑道:“飞哥哥,你对我二姐可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呵!连这点时间都等不及了?”

楚云飞笑嗔了声:“小鬼头,就显你聪明。”因觉不宜在此处多耽,便即不再多话,让她和无垢上马,一起往北郊行去。

江涛自又和月明共骑,他手挽缰绳,上身微倾,是以月明只觉自己后背随马身颠动而不住贴蹭到他坚实的胸膛,心中窃喜热荡。在马上徐行过一阵,忽听旁边楚云飞唤问道:“月明妹妹,你们家的马厩里一定养有不少好马吧?”

月明忙瞅向他答道:“是有不少。我爹他们经常出行在外、四方奔波,本就很需好马,所备座骑大都是精挑细选、重资购买来的。听他们说我大哥的那匹‘金风’宝马,日行千里,就是世间罕有难得的神驹。”

楚云飞微露趣意道:“那你看你大哥的那匹‘金风’宝马,比你现在骑的这匹‘黑龙’如何?”

月明顿时“哎哟”一声微讪笑道:“那我可看不出来!我其实一点儿也不懂马,都是听别人评讲的。”

楚云飞即欣然评述道:“江湖中的人大都喜好良马,有些人甚至爱逾一切。这匹‘黑龙’根骨强健、脚力非凡,唤它做‘黑龙’,就是因为它矫如游龙。我们浮罗山上的一些人也喜养着好马,可没一匹能比得过它的。我二弟这个人性情冷淡,平素对什么都提不起多大兴致,就唯有对这匹马还算可上心些。”

月明听说,下意识便回头一瞅江涛,只见他随便楚云飞任意闲语,虽一如素来那般沉静无应,脸上却也流露着丝欣色。顿也兴意高涨道:“涛哥哥,我早觉你这匹马聪明得很,像是能通人性一般!原来它的名字也是蛮好听的!”  江涛这才微露一笑,仍不说话。月明转过头又向楚云飞道:“飞哥哥,那你这匹马叫什么名字?”

楚云飞一扬眉笑道:“我这人随便惯啦,没花费过心思给马取甚名字,再说我这匹马虽也还不差,却算不得什么希罕难得之物,你若喜欢,就叫它‘黄花’好了!”

月明不由大愕道:“‘黄花’,那是什么意思?”

楚云飞谑言道:“我这匹马温顺得很,简直还有点害羞呢,就象个黄花大闺女一样,毛又是黄色的,是以叫此名倒很是合适。”月明顿“扑哧”一笑。

闲说间行近城郊路旁数米外的一所土地庙前,只见檐下倚着一个衣衫破烂、骨瘦如柴的妇人,身边尚围着两个小男孩,也都是衣不蔽体、面黄肌瘦的;其中年纪幼小的那个正对那妇人不住哭唤:“娘,饿……我饿,你就给我点吃的吧……”那妇人无力地把他往怀中一揽,却连目光也没转一下,仍呆呆滞滞的垂望着前方,似乎连安慰那孩子一声的心力也没有了。

楚、江二人不由驻下马来。月明见此情形,心中一阵恻隐酸楚,正大悔今日出来时不曾记得带钱可以施助这好生可怜的母子三人一下,却见楚云飞已右手一抛,两道银光忽忽向那妇人直飞过去,咣铛一声正落入她面前摆着的那只破碗中。

那妇人顿吃一惊,倾身一望,原来碗中竟是两锭白花花的纹银!不禁矍目大睁,口唇呆张,半晌回不过神来。

月明见她神情竟似受了极大的惊吓般,心头微微一急,正想解慰她一声,却见她已抬头一望己等,深陷的双目中泪水疾涌,霍然便放声大嚎:“你们真是大善人哪!好人有好报!老天爷一定不会忘记你们的……”边叫边跪起双膝连连叩拜,又急乱的分别按着那两个孩子的头死命朝地上磕去!

楚云飞再不停留,拢着无垢轻咤一声,喝马前奔,江涛也快马跟上。月明又回头恋望了几眼,然后转向楚云飞,好生喜慰道:“飞哥哥,你心真好!这一下那两个小孩子和他们的娘亲就可以买很多东西吃啦!”

楚云飞却只是牵唇强应一笑,道:“她们就是从河南逃难来的灾民。”随即便敛去笑容,一缓马势,又发感叹道:“为什么这世上不管到了什么时侯,都总有那么多困苦不幸、颠沛流离的人呢?”说着转头对向江涛道:“二弟,你还记不记得从前你和波弟在花江时,也同那两个小孩子一样可怜?”

江涛垂下头道:“我记得,若没有遇见大姐和你,我弟弟和我只怕早已死在花江了。”

月明不想江涛原来还有个什么弟弟和大姐,转回头一看,只见他双眉紧锁、目光黯然,似乎忆陷入了一段痛苦万分的往事。心底莫名一疼,真想立刻就能进入他的内心世界好好了解一下他,他和楚云飞二人却都就此沉默了下来,再无言表。

其后双马又从前日行过的那条旧路驰入浮罗山,这次直向山林中奔去。不多时,林木逐渐茂密,楚、江二人下了马,领马载着二女沿林间小径往西面走去。

月明耳听哗哗水响,待到后来,那水声竟越来越大,渐渐几如万马奔腾,震动心魄!须臾两马行出茂林,二女抬头一看,不由都“呵”地发出一声轻呼!

只见迎面高山上,一条景象轩峻的大瀑布呼啸而下,直泻到底下突兀嶙峋的层层怪石上,溅起无数飞花碎玉般的水珠,经风一吹,化做朦朦烟雾,缭绕不散。

那瀑布高挂青峰,一倾向下,哗哗流入山中空谷,声威浩大,气势磅礴!二女虽长居水乡,但见到如此雄壮奇伟的大瀑布,也不禁都心发赞叹。

下得马来,无垢轻吟道:“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月明则大感惊喜道:“这可真是千载鬼斧神工、造化使然的宏伟壮观!我从小就长在京城,怎么这郊野里还有这么大的一条瀑布,以前我竟一点儿也不知道呢?”说完一拉无垢向前走去,眼看瀑布从高处倾泻直下,愈近愈是莫可逼视,四处水花飞溅,烟气蒸腾。下面流水淌佯在青山碧野之中,无穷无尽的向前方奔涌而去。

无垢随月明步近瀑布,怯那声势,不觉脚步一停,脖子微微向后缩了一下。

是时虽值夏季,可这幽谷飞流边却凉风阵阵。跟在无垢身后的楚云飞只以为她冷,急忙脱下衣衫披在她肩上道:“无垢,这山谷里风大,你小心别着了凉。”

无垢见楚云飞身上只剩下了一件贴身的无袖汗衫,忙问询道:“云飞,你把衣服脱给了我,自己不冷么?”

楚云飞听她关心自己,一搂她肩头,又感欢喜又感好笑道:“傻无垢,我们习武之人,都能用内功抗寒,就算在深冬也不惧,更何况是此时?”

无垢自那日在落云岭已知他武功高强,此刻见他一副无畏神气,心中也大感骄慰。

……本章完结,下一章“ 终南山鸾梦得携 灵隐寺鸳缘暗系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