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寒月剑花(上本) [目录] > 第45章: 终南山鸾梦得携 灵隐寺鸳缘暗系4

《寒月剑花(上本)》

第45章 终南山鸾梦得携 灵隐寺鸳缘暗系4

寒月清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此地今日盛况非凡、万众云集,人流中虽也不乏貌美衣鲜的大家闺秀,但秦家这一群丽态各异、风姿独特的女子一出现,还是显得格外招眼,因此行动间时时惹人转目回顾。

无垢被周旁道道投射过来的或惊赞、或羡妒的关注目光刺得心神回察,不免又有些羞窘,却见香蓉绰约大方、自若前行,全不在意周围旁人。受其感染,逐渐也放松下来。

后面的芳玫和媚娥带着各自的丫环晴云、蝶儿有说有笑的走了这一时,忽然发现不见了月明,忙转回身一寻,却见她和四可正挤在近处一个卖泥塑娃娃的货架旁兴致高涨地也不知商量着些什么。

芳玫好笑唤道:“九妹!你磨蹭什么呢?这么多人小心走散了,还不赶紧过来!”

香蓉等人闻声也都停步转顾,见情不禁相顾莞尔,略等了一会儿,月明和四可一溜烟似的跑上前来。

媚娥见月明一手拿着一个彩陶泥娃娃,喜得眉开眼笑的,四可还帮她捧着两个,止不住“哧”的一声,抬起染了凤仙花汁的手指点着她奚笑道:“你们都快看看她呵,该不是想在咱们家开个彩陶铺子吧!”众人齐都笑了起来。

芳玫拿过月明手中的一个泥娃娃一看,只见那娃娃还是个头上用红绳扎着两只小瓣的民间女童造型,胖嘟嘟的形态着实逼真有趣,不由大发童兴道:“这泥娃娃倒还真蛮可爱的!月明,这个就送给六姐好不好?”

月明听她也喜欢,更是高兴道:“好呵好呵!不过你若要就送给你一对好了,不然一个娃娃那有多孤单哪?”说着将另一个也送向她。

芳玫榴齿一闪,愈发好笑道:“真真孩子话,这泥胎的娃娃还知道孤单啦?”接过一看,倒真是个胖小子造型的,不由又笑了一声,转身将两个娃娃交给晴云收起。

众女继续逛行上山,不多时进到寺院大殿,见里面进香的人多不胜数,便排后静待。

待得轮至她几人时,几个丫环忙摆整好金身佛像前的蒲团,伺候无垢等五姐妹进香跪拜。

香蓉虔心祝祷,祈求的是:一柱香保佑大吴国泰民安,那些颠沛流离的灾民能早得救助、重返家乡;二柱香保佑父亲旅途平安,身体永康;三柱香就是保佑自己早得良缘,终身有托。

几名丫环在旁观伺,只见二、三、六三位小姐俱都态度庄重;八小姐却形态敷衍,不过是应个景儿而已;又见最边上的九小姐月明大改平素嘻嘻哈哈的一派孩态,小脸绷得紧紧的,进每柱香时都要对着佛像默祷一番,神情无比认真虔诚。

小菊等大些的丫环不由皆有些好笑,暗道:“这小鬼头能有什么正经事祈求,还认真得象个小大人似的?”自再难猜到月明求祷的是:“一柱香保佑爹爹此行诸事顺利,能助大哥得偿心愿;二柱香保佑二姐和飞哥哥永远亲亲密密,不要生气吵嘴;三柱香就是求佛祖一定保佑,涛哥哥每天都能想着我,便如我想着他一样。”

五女拜毕三次,小菊等接过她们手中最后一柱香插好在佛像前,五女起身让开蒲团退向一旁。

月明今朝在神佛前虔诚求祷过了自己的三个心愿,这时心情格外轻松愉悦,正对着众人俏皮一笑,忽被一人一下子就从后蒙住了双眼,紧接着便听那人喜叫道:“月明!快猜猜我是谁?”却是一女孩儿口音。

月明第一反应便一覆抓她蒙在自己眼上的双手,不虞愕然间,一时还想不起来,那女孩儿已又急嗔道:“好哇!这才几日没见呵,你就连我的声音也听不出来啦!”

月明这才“噢”的一声高唤道:“是你呀宝钏!”那宝钏在后一笑松手。  月明忙转过身,只觉两眼微微生疼,先顾不得别的,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怨她道:“你使多大的劲呵?我的眼珠子都快被你抠出来啦!”

宝钏“咯咯”笑道:“谁叫你没心肝呢?我早听说你回来了,却这么多天也不来寻我玩!我一个人呆在家里都快闷死了,没想到今儿能在这儿撞见你,我还不得好好拿你耍耍!”

却说吴国自开朝起政制便力倡国人学文习武,尤重文识,历经几帝早成风气,民间任哪般门族子弟若实无条件,起码皆会识些文字。秦家虽位处武林,却是国公之后、门势显赫,重武同时也极重文教,又自不乏资金。府中设有私塾,场所宽敞,塾中所请的宁先生又本是个饱学之士,只因当年命运不济屡屡不中才冷了仕途之心,只专心致至地教习起后人来。是以京城中不少同盟帮会中的人或趁秦家便利充足条件、或慕老师高名才学,都曾将子弟送到秦家私塾中读书习字。宝钏是京威镖局齐镖师的女儿,和月明就曾为儿时同学,大些后虽不再往塾堂里去,却同月明一直关系要好,因而对她言笑无忌。

这种小朋友间结成的友谊一般最是纯炽亲密,月明这时见到已有些日子未见的宝钏也是备感欣喜,当下拉住她的手,一噘嘴笑道:“还找你玩呢?我差点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宝钏这才神情一紧,正里八经道:“月明,听说你好像在路上出了点岔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可不打紧吧?”

月明正欲给她讲两句,转而想起几位姐姐全在身旁,便对她挤了下眼道:“等哪天空闲了再告诉你。”

宝钏发急道:“别哪天了!今儿既碰着的正准我还能放你走么?”说着反手将她拉向身后墙角边站着的一文静女孩儿旁。

月明这才见到那女孩儿正是宝钏的表妹史玉瓶,不由更是欣喜道:“玉瓶,原来你也来了?”

玉瓶微有些不好意思的轻点了下头,嗫嚅解释道:“月明,本该和表姐一起上前去和你打招呼的,可我看你……看你家里人怪多的,就没过去。”

月明因宝钏之故,与玉瓶自小常见,逐渐也成为熟络的好朋友,虽知她性格羞怯,可这时见到她这副形态,还是有点好笑道:“你同我还客气什么!那是我几个姐姐,人都很好的。”

宝钏高声接口道:“先别说那些了。我姨父、姨妈他们一家今天全到这寺里听经来了,我本是同他们来凑凑热闹的,既正撞见了你,玉瓶家现在没人,不如咱们就先回去,到她家自在耍耍好不好?”

月明一听,登时也兴致大涨、连声附同道:“好呵好呵!”说着又想起该当征求一下玉瓶的意见,忙转向她道:“玉瓶,可以么?”

玉瓶微笑颔首道:“当然可以了。我娘她们已先往讲经台去了,那边肯定比这里人更多,我早就想回去了。”

月明大喜道:“那太好啦!我憋了一肚子的话想要对你们说哪!”宝钏也喜叫道:“我也是!咱们这就走吧!”

月明忙匆匆向无垢、芳玫等人打了个招呼,也不待她们答应,左右牵住宝钏和玉瓶的手,急不可待的穿过人众向外奔去。

四可顿时急得跟后疾唤:“小姐、小姐!那我呢?”月明足下不停,只匆急回头道:“你当然跟我一块去喽!她们俩你又不是不熟,还问什么?”四可这才一喜,忙跑步跟上。

……本章完结,下一章“ 兄妹满堂嬉正欢 同道一门祸乍惊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