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寒月剑花(上本) [目录] > 第6章: 遇无常通赤命丧 见黑白奉拂情缠11

《寒月剑花(上本)》

第6章 遇无常通赤命丧 见黑白奉拂情缠11

寒月清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月明和无垢随即走入洞厅,只见里面火炬四燃、宽敞明亮,迎面摆着三张蒙着兽皮的宽背座椅,前面是一溜方桌,上面乱糟糟放着些酒食果品。那宋钟盘起一腿坐在当中一张椅内,双手握着一根油淋淋的肉骨头,正哧溜哧溜的啃个不停,脸上黑肉上下蹿动,当真吃得痛快之极,对于周围别的事情都毫不关心。

月明一见他这副模样,胃内一阵恶心,直欲作呕,忙强行忍住,转头一顾看无垢,只见她举袖掩在眼旁,面色苍白,浑身不住颤抖。生怕她会昏晕过去,急忙从旁轻轻扶住了她。

胡孙站在洞内右边,看见她二人进来,也不多理会,示意带人的那盗出去,然后自顾对身旁背站着的一男子讨意道:“老四,你说这封信,真是写给京城的那个秦川么?”

月明见他手上捏着两张纸笺并一张信皮,一望其形,蓦然忖起是静慈师太写给父亲的回信,测到定是他们从抢来的包袱中搜出,这可是证明自己和无垢身份的有效物件,不由心中一喜。

耳听那背站之人懒洋洋道:“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好怀疑的?这上面言语称谓都写得明明白白,决计错不了。唉,现下可好,与幽冥教结仇不算,而今又得罪了秦世家!招惹的对头一个比一个厉害,我倒要看看就凭你我这三只猴子可怎么收场?”

月明听他语音似颇为耳熟,不禁微生愕意,正思索着,只见那人已转过身来,眉清目秀,长相倒很是不错,尤其是站在这胡孙与宋钟间,更显其美;只是皮肤白皙,那目光又说不出的柔腻绵软,露出一股怪异的宛若女子之态,让人看了很不舒服。

月明先前只道不认识,忽然间脑中却恍然大省:“对了,他就是花似真呵!在山下他易容成女子,此刻想必便是他的真正相貌。”不觉好奇,一时直瞅着他。

花似真却霍然转过脸来,直对视向她道:“嗳,你老盯着我干什么?是不是看上我了,想让我给你做夫君呵?”

月明顿时面红过耳,轻啐了一口,慌忙别过头去。花似真“哈哈”得意大笑,又对着胡孙大含奚意道:“二哥,我倒有一个好主意,要不咱们就先下手为强,干脆把生米煮成熟饭!等秦老爷子来要人时,咱们就说:‘我们已经是你女婿了!’说不定他看在为免让他女儿年纪青青便要守寡的情份上,会饶咱们一命。”

胡孙原先还道他真有什么好主意,听完不由扬手作势要打道:“我这儿都够忙和的了,你还尽给我瞎捣乱!”

宋钟却一把扔掉手中的肉骨头,从椅中一跃而起,挥舞着油腻腻的大手叫道:“你小子别尽说风凉话!咱哥几个可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谁也跑不掉!做都做了,还怕它奶奶个熊!”

胡孙一推阻瞪起眼就要回击宋钟的花似真,然后微露回思之色道:“当初真不该和严震海那干原来是归属幽冥教的分殿之人愈来愈积结下那么大仇怨,打从招惹了他们,其后更又杀了姓严的那个领头的,咱兄弟们就可谓没过过一天安生日子。这幽冥教也真他妈的够邪门!仅一个分殿里的教徒就难缠至极,简真就如附骨之蛆,无休无止的找上门来为他们殿主寻仇!虽然来过的中还没人能敌过咱哥几个,可却是打跑一个来一个、除掉一对来一双!也不知那干人又从哪寻来那么多帮手,诡计百出的搅和的咱兄弟不得消停、愣是在百果岛待不下去!”

宋钟听他越说越激动起来,也不免有些气暧,连声抱怨:“可不是吗!这幽冥教确实麻缠闹心得紧!也不过就是杀了他们一个严震海,就没完没了的总追扰着咱们不放!害得咱哥几个东颠西跑,连老窝都给丢了……”

花似真再难克抑,大“哼”一声道:“你今时总算是还能说出句知道厉害的话啦?师父临终前嘱咐什么来着?他老人家叫我们日后当须提防的几大派系里着重就提到幽冥教,他说幽冥教系地狱教后身,虽然这些年在江湖上声气不旺,其实内部绝对隐藏着深强的实力;他们之所以如此收敛,一改昔日江湖第一大邪派狠绝嚣狂的作风,一定是在图谋着什么巨大的阴举,只是时机未熟而已。可你,你把师父的话全当成了耳旁风、抛到了九霄云外!”

宋钟正要回驳,胡孙已将手内的纸笺扬的哗哗作响,瞪起一双黄眼珠子怒道:“你们两个吵够了没有?火都烧在眉毛上了,有这些闲功夫帮我想点正事行不行?敢情咱们兄弟叁就愁死了我一个!”

二人见他真动了气,便也不再说话。

……本章完结,下一章“ 遇无常通赤命丧 见黑白奉拂情缠1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