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寒月剑花(上本) [目录] > 第76章: 遗苦子初入秦府 穷乞儿惊见天人8

《寒月剑花(上本)》

第76章 遗苦子初入秦府 穷乞儿惊见天人8

寒月清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兴国和兴吴等了月明二人出来,一起到春桥巷寻见了宝钏。宝钏同杨氏兄弟虽不及月明那般要好,却也算熟识的,看是他们两位少爷陪同着月明一块来专寻自己出去玩,心里也很是欢喜,哪会有不允之理?当下避进内屋去快快打扮了一番,同他几人出了家,边行边随口问道:“你们家那所老宅在哪儿呢?”

兴吴答道:“就在西郊,宅子后原来的那座花园又大、而今又静僻,要多自在就有多自在!”

兴国也紧着附同道:“没错!咱们几个在那儿就算闹翻了天也没人管,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待会先绕个道到‘千里香’买些最好吃的点心,连午饭也不用再出来吃了。”

月明和宝钏也甚觉合意,相视一笑,月明这才又随想起,对杨氏兄弟道:“早听说我家马场西界过去不远有你家一所老宅,就是还从来没有去过,今天正好去瞧一瞧。”

兴国、兴吴更是兴喜,兴国这回抢到前接话道:“我家那所老宅是自我爷爷那辈就迁废了的,已荒弃了好些年啦,从前还派着一两个老仆看着,近年连看的人都没了,咱们往那院子里一钻,还有谁能想到寻到咱们?可不是想多自由就有多自由么?”

宝钏一扬手爽笑道:“那就快走吧!”

杨氏兄弟向街上了唤了两辆马车,先将月明等三个女孩照顾到后面车上坐好,自己兄弟二人坐上前一辆车,先让车夫去往“千里香”买了糕点,又告知车夫下面去处。

两辆马车一前一后一道驶到西郊杨家老宅前停下,月明正示意四可拿钱,宝钏已一拦,朝前呶了下嘴,压着声道:“有他们两兄弟在,还哪用得着咱们女孩儿家付钱呵?就别破费了。”

月明微愕了一下,随即便轻“嗐”了一声,全没在意的伸手便从四可腰下系着的荷包内掏出钱来道:“谁付还不是一样。”

宝钏不由微微一臊,忙又阻她道:“那就让我来吧,每次咱们出去雇了轿或车几乎都是你付的钱,我都不好意思了。”

月明顿时大感多余的皱眉嗔道:“咱们俩还计较这个?你这会子又想起说这种生份话!”

宝钏一笑,没再争说。四可已先跳下车去,向月明一伸手。月明扶着她的手下了车,正将钱交给车夫,却被已从前一辆车处近过来的杨氏兄弟高声立止住。兴国伸手便拦开月明,兴吴抢着给车夫付了钱。

月明见他二人阻态甚显坚决紧正,不由大感不必道:“刚才买糕点已经是你们兄弟付的帐了,这一点车费又有什么好争的?我钱都已经掏出来了,你们又何必非得再重费这个事?”

兴国一脸正经道:“咱们一块儿出来,哪有让你这女孩子付账的理?”

月明一听他和宝钏先前那话一般,也一正经道:“谁规定男子和女子一起时就必该由男子付帐啦?我又不是没钱,干吗非要用你们的?我可没这等习惯。”

兴国不由微急道:“世面上的风气就是这样,而且也甚该如此。就算你没这等习惯,我们兄弟俩还要自重颜面呢,若让你这女孩子付帐,那我们还算男子汉么?”

月明不由“唉哟”一声,又感气又好笑道:“我若付了帐就累得你们不算男子汉啦?男子汉是这样算出来的么?”

兴国见她这般全不重同己意,脸都急得有些红了起来,一时却又再寻策不出话来说服她。

兴吴一拉月明,满脸陪笑道:“好了月明,这是我们男孩子应具的起码风范,我大哥说的甚是,你又和他犟争什么?历来男孩子都该百般顾护女孩子,何况这点事?我们杨家又不缺这几个小钱,你对世面上一些风气是总不懂的,就别再扫我们兄弟的面子了,”

早也下了车的宝钏见杨氏兄弟又同往常一样如众星捧月般只顾紧围着月明,那种世上很多女孩都禀有的嫉妒心起,又感不舒服起来;又觉月明为这点本属应当、无谓多言的小事却要同杨氏兄弟执争,实属矫情多事。心中愈发不快,撇了下嘴,避转过脸去自端望向已仅逾数步的那座年久失修却仍具点轩昂气势的古老宅院。

这边月明被兴吴说得也觉无谓再争,甚感无奈的将自己的钱塞回给四可收起。

兴国打发走那两辆马车,先前急起的心绪已平,趁旁人不注意,将月明向旁轻拉了一把,附在她面前软语悄言道:“好月明,刚才是我急燥了,你别生气。其实我最喜欢你这样不与其他世俗女孩一般的个性。”

一旁的宝钏表面上虽注视着别处,其实一直暗中留意着他们这边,听得分明,再难忍抑,故意“唉呀”一声大怨道:“这宅子上面上着锁呢,咱们怎么进去呵?”

月明本方大感好笑的对兴国道:“这点事我有什么可生气的……”闻声顿时转意,这才顾起仔细一看杨家那所老宅,但见正面那两扇早已漆色褪尽的大门板紧闭处,横系着锈迹斑斑却甚是粗壮的链锁,忙向杨氏兄弟问道:“你们俩记得带钥匙了么?”

兴国道:“这宅子多少年月都没人走动过了,我爹怕都搞不清钥匙究竟在哪个手里,我们俩哪还能想起寻着专带上?”

……本章完结,下一章“ 遗苦子初入秦府 穷乞儿惊见天人10”↓↓↓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