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寒月剑花(上本) [目录] > 第81章: 遗苦子初入秦府 穷乞儿惊见天人20

《寒月剑花(上本)》

第81章 遗苦子初入秦府 穷乞儿惊见天人20

寒月清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已看完信的月明和健强等人只听咚地一声大响,不由都吃了一惊!杨乞也“唷”的一声促然抬头掩额,啮牙裂嘴的大现痛色!

月明只见他掩额的那只手下竟已缓流出一丝血来,顿时惊呼一声,赶忙一步跃上蹲身扶住他道:“你这是干什么呵?疯了吗?”

杨乞方才一时情急之下,自己也没留神竟磕得如此之重,这时正大痛间,一看正是月明已相距甚近的就来在自己面前,顿时旁情全忘,瞪着一双大眼瞬也不瞬的震呆注视着她那大显惊恻关切的如花秀面。

月明自不知他早被己所吸的一番情怀,因无平常女孩随身携带手帕之习,仓促间又忙撩起衣衫一角内面帮着掩按在他额头,紧着关问道:“你觉着怎样?可要不要紧?”

杨乞只觉一股幽香扑鼻,原本磕得有些脑昏之中,又添一阵神迷,哪还顾得明自己伤势?接下又是感激大荡,热气泛涌,心中直叫:“好姐姐!你、你竟能对我杨乞如此,日后纵让我为你上刀山下火海,我也绝不皱一下眉头!”

月明哪知他心里这些想头?正欲看看他伤处,顺子、健强等人也已关顾近前。顺子让月明和杨乞移开手,仔细一察视杨乞前额,说道:“只是碰破了点皮,应无大碍。”

月明也见杨乞伤得并不严重,仅流出了自己先前所见到的那一点血迹,至眉间便已凝停;又知顺子哥此等家中大些的小厮见识通常无错,心中担急一缓,顾念起其实早怀的不忿,放开杨乞站起便直对向秦川道:“爹!大哥信上说得清楚明白,是请您收留这位杨兄弟,日后好生照看他在咱秦家习武读书,把他教培成一个正途有用之材,您因何又只是不允?”

秦川本也大怀关测的注视着杨乞,闻声顿时转向月明,又一沉脸道:“我刚才对你十弟说过的话你没听见么?爹处事是不是还得你来教?”

月明自得见到剑洲那亲熟已极的笔迹,便是悲欣难定、百感交集,久积于心的万分思念之苦被剑洲之信勾得如浪潮翻涌,本就情绪动荡不佳;她以往对剑洲任一要求都是极愿遵从,何况如今?只怕就算剑洲让她去死她都会全不犹豫的立行之。是以再见父亲对剑洲信中所受心意百般逆阻,只觉自家历来收留的孤弱无助之人也不知有多少,父亲今日却要对这等轻易可成的平常之事执意推拒,简直就是莫名奇妙,乱施威主。

在她此时心目中,任谁不依剑洲之意自己也绝不能依,再顾不起父尊当敬、父威当忌等一切别情,对秦川不忿迭生,更添恶劣情绪,当下又激声争辩道:“我大哥乃当世青杰英侠,如今虽身陷异情,抛家远离,心中怀忧多少的行途中却仍如以往般,时时不忘行侠仗义、拯危救困!他救助指引这位杨兄弟千里迢迢的来投奔我秦家,您现在却百般阻挠得不肯收留,岂不是非要令我大哥好意落空,又叫他信誉何存?”说着眼内一热,更是负气任性道:“我大哥以后不再算是……算是我秦家的人了,你也就不用再顾重他的意见……他、他走了这才几天哪,在你心目中就这么没份量啦!”

秦川前时一直见她一副咄咄逼问、犯性无礼的模样,只因能深体到些她对剑洲的诸般情怀才容忍未怪,但到此刻却万难再克制,登时一拍书案怒道:“混帐话!”说着一指她,气愤难言道:“你、你看看你这副没规没矩的样子,讲出这等无知的话!别再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回你自己的房里去!”

月明一阵臊热,脸涨得通红!虽急欲回嘴争辩,却终能顾忌到点不当在人前对父一味顶撞,加之一时间实也羞忿得找不出话来说,便没再出声;可又气苦万分,掩面就哭了起来。

早已担急的芳玫和健强赶忙拉她向一边劝解。秦川收手侧头,不再看她,虽微悔方才斥语重了,但气犹难平道:“你真是愈发娇纵了。”

芳玫见一时难以劝服月明,便好说歹说的将她强拉下厅去。

杨乞一颗心早为月明担紧关疼,又因觉她是为己才招秦川责骂而倍添内疚,却又哪得插手为她做些什么?双目紧随她转动,万分恋重的眼睁睁注视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根本顾想不起别的事。

秦川也直望着月明离去,低谓一声,收回目光对杨乞唤道:“杨乞。”

……本章完结,下一章“ 遗苦子初入秦府 穷乞儿惊见天人2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