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寒月剑花(上本) [目录] > 第96章: 同盟志士忧天下 异路奇人怀私谋22

《寒月剑花(上本)》

第96章 同盟志士忧天下 异路奇人怀私谋22

寒月清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桩事件使我第一次见到师父性格中阴陋的一面,但我想每个人都有这样的一面,只是程度有轻重之分罢了。不管怎样,和我师父亲近相处的那近一年时光,是我一生在遇到卫大哥前最感意兴快乐的日子。

师父是我生平见到的第一个汉人,而且他又是一个那样不平凡的汉人。我正是源于他而对汉族的所有事,尤其是武林中的事产生了强烈的向往和浓厚的兴趣。我师父虽不爱讲他以往自己的事情——除非他一时忘情流露出来——但他却很爱讲正是他的以往所来自的那个武林中的种种事情,那表露出了他曾经很热恋、而今仍很怀念那个叫武林的地方。不过我并没有当面明说出他的这种情结,因为我看得出他是在尽力想忘记的。”

月明心头早萦猜测,忍不住道:“听起来这位丘前辈以往象是遭受过什么巨大的打击,才会远离故土、流隐异邦,又发那种种萧语怪态。”

卫夫人认同道:“是。他同我谈话时总会带出些消沉之语,尤其是在喝过酒后,那种久积愤懑的心怀是难以掩抑的。不过也正因为他喜爱我、亲近我才会在我面前显露这许多。他对我真的很好,我觉得你们汉人‘师父’这个词用的极适,他对我就是为‘师’为‘父’,我父亲宠爱我,而他不宠我,对我却既有父的爱,又有师的督……”

月明暗自嘀咕了一句:“这‘师父’一词是这样解释的么?”当然口上再不会把这念头说出,只听卫夫人续道:“他还给我取了个汉文名字叫‘雪无痕’,也一直就这么叫我。”这下登又忍不住,插上口道:“这名字真是好听、可又真是奇怪呵!他怎么想起给你取了这么个名字呢?”

卫夫人道:“我师父说‘踏雪无痕’正是他教我所习轻功的一种极高境界,等我练得能做到如此,那也就真快同鸟儿差不多了;且在他眼中,我也正象白雪一样纯洁美丽,他早想就叫我‘雪无痕’吧。他又说,人生万事,无论是何,最终都会象雪消般无痕可寻,一个人从生下后所逐渐拥有的一切,也会逐渐全部消泯失去,亲情也罢,爱情也罢,旁的就更不用提了,没一点办法可以保存挽留,直到最后生命的丧逝,而彻底的结束,不会在这世上留下一点痕迹。”

月明心中直腾起一股违意之感道:“这是什么怪论调?不说别的,爱情那可是让人生死相随、来世渴续的东西,连死都不能令其消泯!”但又偏被那位卫前辈的这番话感染起无限伤感,一时竟备觉怅落,忧郁怔忡。

卫夫人见她神情忽异,登时明察到她内心情绪,忙语态一缓,大示轻快道:“你看我月明妹妹,总讲这些令人怅落的话,咱们别谈这个了,另谈点愉快的事吧。”

月明心神一回,也很情愿的复提欣意道:“好呵!”说着顾念起其实早生的好奇渴知道:“卫夫人,你究竟长得有多美,能不能让我看看?”

卫夫人当即悦允道:“那有什么?这儿又没外人,我早该以明面相对才显亲诚,只是刚才一时说得忘了。”说着便伸手解下了脸上的蒙纱。

……本章完结,下一章“ 同盟志士忧天下 异路奇人怀私谋2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