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雪嫁娘 [目录] > 第109章: 追踪

《雪嫁娘》

第109章 追踪

慕流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苏醒的过程是漫长的。在亲朋好友们急切的期待中,沈奇始终以一种迷离的目光在房间内搜索着,没能回应他们的轮番问话。接受了一次特殊的肠内营养供给后,他又昏昏睡去了。

夜,到了最深沉而又静谧的时刻,清冷的月光移到沈奇微微煽动的睫毛上,用温柔的触须轻轻掀开了他的眼睑。

他慢慢转了转头颈,借着微弱的睡灯,发现自己正躺在宽软的病床上,白轲奇和方仁和则躺在两侧的陪护床上,睡得跟死猪一样,像是白天都经历了极度的疲劳。稍作回顾,他隐约记得自己是在一阵心脏的绞痛之后失去意识的,想必又在医院里睡了不短的时间。不知道雪儿怎么样了?她是不是该醒了?

出于对恋人的挂念,他放弃了想睡的念头,撑着床榻坐起来。一阵忽然加速的血液流动让残余的睡意散尽了,他习惯性的伸展了下双臂,这才发现浑身的部件都像被人重新拆装过一般,酸疼、酸疼的。看来真的睡了不短的时间,他怕自己会因为久卧而摔倒,捏了捏双腿,动了动脚踝,才轻轻下床。

为了尽早见到爱人,他没有惊动白轲奇和方仁和。实际上,他不想惊动任何人,不想因为多说一个字而耽误回家的时间。脑子里所有的迷团、所有的情感都诉诸家的方向。简直就是归心似箭,他在衣柜里找出自己的外套披在身上一路跑出了医院。

出租车在畅通无阻的公路上载着沈奇飞向“世纪奇缘”。

路边,幽暗的湖面被堤岸上璀璨夺目的路灯和霓虹涂上了流光异彩,温馨的家就藏在那些幻影后面。

想着雪儿此际香睡的容颜,沈奇望着遥岸边上隐在一片灯海中的花园小区灿然笑了。

“雪儿,我回来了,就要回到你的身边了!想我了么?我可是想你想得快要疯狂了!”他急不可待的在心中向她倾吐着情肠,目光始终追随着家的方向。

终于到家了,他吩咐司机等待自己进去取钱,便轻手轻脚的打开了房门。

家里出奇的冷清,连卫生间暖暗的地灯都没有亮,他有了一丝不安,飞速的奔上雪儿的卧房。

房门敞开着,里面没有人。

“雪儿,雪儿,你在哪儿?”他一边喊一边找遍了别墅的每一个角落,惊讶的发现雪儿真的走了,带走了她所有的东西,只留下一个种着郁金香的水晶碗。

到底发生了什么?雪儿为什么又一次离开了家?疑惑,不安,失望,担心……一根一根让他疼痛的神经随着按在话机上的手指嗒、嗒、嗒的敲击出来。

“嘟——嘟——”雪儿的手机号码接通了。

这让他高兴并满心期待,一时间忘却了所有的烦恼,只想听到那一声亲切动听的应答。等了半天,也没有如愿,他又一次拨通了电话。

事实就是这么残酷,一遍又一遍的尝试过后,想念至死的心等来的都是无尽的长响,雪儿根本不接听他的电话。

缓缓放下电话的手是流泪的,他不敢相信这是他的雪儿,狠心到可以不接听他急碎了心肺的电话。

事情必须要尽快弄明白!他又拨通了路雨生的电话,等来的仍然是没人接听的长响。焦急的,他又拨通了韩菲的电话,一样的结果。如果不是头疼得快要炸开让他相信自己还在痛苦的人间徘徊,他竟会以为自己是个联系不上别人的幽灵了。

稍微沉静了下思绪,他拨通了方仁和的电话。这一次,有人声传来了,方仁和以能够震动地球的惊呼向他问好,“沈总好,您,您,您在哪里?您不是应该在病床上吗?怎么会在家里?我,我,我……”

“不要大惊小怪的,你现在马上给我过来,我有话问你!”他沉声命令,啪的挂了电话。

片刻之后,白轲奇和方仁和在他凄冷的目光中火箭一样地冲进了他的家门。

“沈总,您怎么不声不响的就出院了?”方仁和问完便痛苦的吞咽着口水滋润因为狂奔而冒烟的嗓子。

白轲奇则拉开被汗水粘在脖子上的衣领,坐进沈奇旁边的沙发里,呼嗵倒在靠背上,像是虚脱了一般。他的汗水可不全是因为奔跑导致的,是对好友的担心打湿了他的衣服。此刻,见到那个大病初愈的人金钢石像一般的端坐在沙发上,他一口气松出,反倒瘫软了。

沈奇压着内心的难过对白轲奇礼貌的笑笑,问道“你怎么回国了?不会是因为我的病吧?别告诉我得了心脏病哦,我可不想再变回过去的病秧子。”

白轲奇长吹了口气,笑着答他“谁得心脏病你也不会得呀!睡了这么久居然还能这样精神的和我说话,这么好的健康底子像是会变成病秧子的人吗?更何况,现在没了那个路姓货水,再没有人会让你超负荷付出了,你只会更加健硕神武。”

“你说谁是货水!”沈奇立时横眉冷对,瞪着他严肃非常的说:“Ben,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容忍你一次,仅此一次!”继而,他看向自己的秘书,历声说道“仁和,我昏迷的这段时间,雪儿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为什么没在医院守着我?你一定要详详细细的给我讲述一遍,不能让我满意的话,你今后就不用再向我汇报任何事了!”

方仁和低下头去,抹了一把汗,抖抖瑟瑟地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本章完结,下一章“ 朔月婚礼”↓↓↓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