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雪嫁娘 [目录] > 第118章: 可怕的七夕盛会(1)

《雪嫁娘》

第118章 可怕的七夕盛会(1)

慕流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安公馆的宴会大厅里灯火辉煌,晚宴在簇簇玫瑰花的装点和浪漫的音乐声中拉开了帷幕。

安儒生被推上台讲话:“诸位,今天是七夕节,请大家来,一是共尝“巧果”,,二是要向大家公布我的大喜事,那就是:安某的女儿安琪找到了!岁岁七夕我独老,今朝团聚普天庆,谢谢大家的到来!”

他的话音刚落,众人便用热烈的掌声表达了恭喜之意。继而,亲朋们争相上前向他们父女道喜。

安儒生一边应酬着,缓缓的把目光扫向四周,却不见沈奇的身影。“这小子,跑哪去了!”他轻声念叨着转头看向金泰。

金泰立即会意,贴在他的耳边低声说:“沈总遇上交通事故塞车了,稍后就来!”

“哦,怎么不早点来呢?”安儒生有些不悦,按说在这个重要的日子,沈奇做为女儿唯一的表哥应该提前来的。

路雨生听到了他的埋怨,帮沈奇解释道“他今天带雪缘去看眼睛了,之后又带她去选礼服,想让她亲自打扮自己,所以才耽误了一些时间!”

“是么,这么说路小姐的眼睛治好了?”安儒生一脸高兴的问。

“对,治好了!”路雨生回答的时候笑容便自然的流露出来。

听到这个消息,坐在旁边轮椅上的蒋晓慧心里直扑腾。自己这个大小姐是假冒的,要不是金泰说有办法帮她得到路雨生,她才不愿意干这种昧着天地良心的事情呢。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这场戏是注定要演下去了,否则的话,事情败露了,正直的雨生哥就更不会理自己了。要说这件事计划周密本来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唯一让她不安的就是路雪缘送给自己的那幅画上有玫瑰之心项连,这说明那幅画和真正的安琪有关联。现在,路雪缘的眼睛又能看见了,万一她当众提起那幅画,安儒生追问下去怎么办?越想越怕,她不禁低下对摸了摸脖子上的项链,想悄悄把它取下来。

“安琪,你真是太像你妈妈了!”汤臣乐呵呵的走到了蒋晓慧的面前,打断了她的思绪。其实,这位汤老板并不记得沈君玫的样貌,他故意这样说是来彰显自己曾经和沈君玫是同学这个荣耀。

蒋晓慧还不认识前来祝贺的人,只有来者不拒回着笑脸,无奈的放下了去摘项连的手。

道贺过后,大家都陆续入宴了,按各自位置就座。大厅的显要位置共设了三张大桌,一张招待贵宾;一张坐着汤臣和金泰两家人以及公司要员;中间一张就是安儒生和亲眷的主[xi],桌边除了蒋晓慧和路雨生外还坐着沈奇的奶奶和父母,当然,还有为沈奇安排的两个位置。

左边桌边,金卓不停的瞄向门口,期待着沈奇的到来。

“金卓,多吃点东西,你都瘦了!”汤臣的公子汤昱娇滴滴的向金卓献好。他从小就倾心于金卓,可惜她却只爱沈奇一个。

金卓瞪了他一眼,回敬:“照顾好你自己吧!”

“金卓,不可以对汤公子无礼!”金泰假意斥责女儿。

“哎,孩子嘛,他们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你还不习惯呀!”汤臣笑着掩饰心中的不满,更恨独生儿子不争气。

金卓不屑的笑笑,偷眼看向喜汽洋洋的蒋晓慧,盘算着如何按照爸爸的计划继续控制她直到夺到安氏财团的继承权。她气沈奇豪不留情的开除了自己,更恼多年处心积虑的追求都被路雪缘破坏了。好在出了个寻女事件,机会又再向他们父女招手,金泰便顺水推舟策划了这场骨肉团聚的阴谋,他的目的是要夺取安氏财团的控股权,而金卓的目的则是要想尽办法破坏沈奇和路雪缘的关系。

“小奇怎么还不来呀?”沈奶奶有些焦急了,望着门口念叨。

“妈,小奇很快就到了,我刚给他打过电话,已经到豪苑门口了!”祁易芳笑着安慰老太太。

“妈,您不用急了,说曹操曹操就到!他们来了!”安儒生欣喜的望着门口喊道。

大厅门口,身着黑色三件套礼服的沈奇牵着一袭白裙的路雪缘,宛如一对神仙眷侣璧立着。

沈奇的帅气自不用说,那是早已被大家熟悉的。倒是路雪缘为了配合沈奇的光彩,大胆的穿上了紧身式抹胸白礼服。礼服闪亮的绸缎裹出了她完美的身体曲线,斜着收于膝盖上方,梦幻般的曳地纱幔便自裙裾下层层蓬出,柔纱薄雾间隐隐可见修长白皙的美腿。更别致的是,她今天云髻高束,发上别着一枚闪闪发光的钻石雪花,此外再没着任何装饰,却格外的高贵典雅,活脱脱一位不染铅尘的雪仙子,立刻引来嘉宾们赞声一片。

……本章完结,下一章“ 可怕的七夕盛会(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