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雪嫁娘 [目录] > 第123章: 玫瑰园丁

《雪嫁娘》

第123章 玫瑰园丁

慕流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人死了,所有的前尘往事都会随着他深埋地下,包括罪恶。

穿着黑衣,站在李高飞的墓碑前,路雪缘深深鞠躬,默默的哀悼。“李高飞,也许,你是因为恨我而死,但我多么希望这是一场梦,多么希望你活着,倘若时光能倒流,我希望能做到让你不爱我!”轻轻垂下眼睑,她在心中祈祷他的来生会幸福。

“你们是什么人?”蒋郁芳扶着李久白走过来。

路雪缘慢慢转过身来,迟疑了一会儿,轻轻问道“您是……蒋阿姨!”

“对啊!你是谁啊?”蒋郁芳记不起自己曾经见过面前这位美丽高贵的小姐。

“阿姨您好,我叫路雪缘,是蒋晓慧的同学。”

“路……路雪缘!”蒋郁芳猛然揪紧了李久白的衣袖,念着:“是她!久白,小飞就是因为她才……”

见到蒋郁芳的表现,路雪缘深深向他们躹了一躬,满怀歉意的说:“您是李叔叔吧!对不起,关于这件事我真的很抱歉,还请您节哀顺便!”

“不必道歉!我知道与你无关,小飞是因为他妈妈的死才会变成这样不自爱的!”李久白的声音苍老了许多,他知道儿子和自己一样,无法忘记妻子身穿红衣,割腕自杀的场面,不禁老泪纵横。

“李叔叔……”路雪缘哽咽了,低着头不敢看李久白伤心的眼睛。

“雪儿,我们走吧!”沈奇过来扶住她的肩头。

路雪缘移动脚步,望着李高飞的墓,挖掘出久远以前的、对他的尊敬,平静的说:“李高飞,玫瑰园是你的梦,我却不是你梦中的主角!但是,恩师,你曾用关怀的心培育我,今后,就让我为你当园丁吧!”

路雪缘走了,彻底放下了李高飞带给她的梦魇,留给他一份承诺。

仿佛,人死后是有灵的,墓碑上,李高飞的笑脸是那么的灿烂……

李高飞的玫瑰园更漂亮了,落红一地。路雪缘精心的给每一棵玫瑰花树施上肥料,以便它们安然度过即将到来的漫长的严寒。

沈奇静静的坐在门前的台阶上,欣赏她在红色的花海中劳动,期待着自己的爱情花早日结果。

收拾卧室的时候,路雪缘被墙上的一幅画深深吸引了。画上,一个女人低着头注视自己隆起的腹部,专注的神情、微笑的嘴角使她忽然感受到了无限的慈爱。她情不自禁的伸手触摸,画框竟没挂牢掉了下来。

“怎么啦?”沈奇闻声跑进来。

“没什么,画从墙上掉下来了!”路雪缘说着俯身把画拿起,微微笑着举到沈奇的面前。“劳架!”

沈奇却并没有接画,只伸出一只从画框背面取下一个信封。

“是什么?为什么突然板着脸?”路雪缘看出他并不想见到这个信封。

沈奇没出声,轻轻的接过画框,把信递到路雪缘的手上。

她低下头,看到了潦草的笔迹:路雪缘亲启!打开信读下去,一颗心再难以平静。

信中,李高飞的笔迹:

雪缘

今夜的月光如此皓洁,把我的心也照亮了。在这样的夜晚,一个人赏月未免遗憾。真希望有个人来陪伴我,那个人或许就是你吧?然而,长大的你竟拒我于千里,早知如此,我便不会殷殷的期盼了。我决定无论如何要把你带到这个玫瑰园看一眼,若天注定,你终究不属于我,我也了无奈何。只望你尚念一丝情谊会来探望我,也许那时我已不在,你便会发现这封信。就算是对你惦念我的一点回报吧,我要在这封信里告诉你一个秘密。

从前,有个美丽文静的女人,她是那么善良,超过我所认识的任何人。有一次,我和别人打架头……,不敢回家受骂,是她关切的帮我包扎伤口,守了我一夜。她就是三川小学的老师、你的母亲……她不似父母亲那样嫌我顽、恨我劣,把我当成……悉心的教我画画。我也特别喜欢受她的指导,那时便可以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听到她……话语。老师特别钟情于红玫瑰,总是望着她项链上的红玫瑰出神。我便问她,我可不可以送给她,她微笑,说我的玫瑰……需给后来人。我只得把一份深深的爱藏在心底,等待着有天变成一朵玫瑰送出去,直等到今天。

天妒红颜,你母亲生你时竟悲惨死去,是个医疗事故!凶手是蒋郁芳,帮凶是我爸李久白!他们这对奸夫y*妇后来又逼死了我妈妈!他们……罪行都逃不过我的眼睛!那晚,我跟着爸爸……在窗外看到了一切,也看到老张叔抱着襁褓中的你溜了出去。我跟着追,跌了多少个跟头也记不清了,只是好奇他……把你抱到哪里去?……追上山的时候他已经掉进了山谷里,只留你在路上。我看到,有个人经过把你抱走了,他叫路大柱。……就是我想说的全部秘密了。上次到山上找你就想告诉你,可是你没给我机会,也没给你自己机会。那么就让我们做个游戏吧——奖品就是真相,能否知道,在你、在天。

信纸上,太多斑驳的泪痕,以致于有很多字迹都看不清了,尤其是关于母亲的名字,路雪缘最终也没能分辨出来。

身世的真相就这样从天而降,让她猝不及准备一下,刹时间思绪万千——惊讶、心痛、悼念夹杂着喜悦搅乱了她的心,她情不自禁的呼唤着:“妈妈!妈妈!”泪已成行。

“雪儿!”沈奇轻轻把她拥于怀中,这个时候,他能做的只是给她一个肩膀。

……

再次站在玫瑰丛中,路雪缘有了不一样的心情,原来这些花是母亲喜欢的花!她俯身亲吻着未凋谢的花朵,像送别即将离去的故人。

几朵花瓣飞到沈奇的鞋面上,他拾起置于掌心,想起了自己的姑姑,她也是那么狂热的爱着玫瑰花,却只能在天国欣赏花开花落了。风月无尽时,恨人生有涯,看着花丛中可爱的未婚妻,他突然心痛终有一天要与她离别,冲口而出:“雪儿,想抱抱你!”

路雪缘诧异的抬起头,望着沈奇一脸忧郁的神情,不知道缘何触动了他的伤感?只是微笑着走去,在花瓣雨中,依偎进王子的怀里。

“雪儿,永远也不要离开我!”

“永不离开!山成川江水倒流,也不离开!”路雪缘许下深情的誓言,却忘了也向沈奇要一个承诺。

“一言为定!”沈奇说着掏出手机记录下:爱不分离!

然后,他笑着抓住一玫当空飞舞的花瓣放进她的手心里。“雪儿,这玫花瓣是妈妈的泪,是高兴的泪,她在说:这个女婿真不错,一定能让我的女儿幸福。你听见了吗?”

“呵呵!”她畅快的笑起来,嗔怪他,“真不害臊!同意你叫妈妈了么?”

“你不同意,妈妈可同意,我一看见她的画像就感受到了她的慈爱!哎,雪儿,你不觉得妈妈的脸形轮廓有点像我姑姑么?还有,那么多巧合,同在三川小学、都喜欢玫瑰……要不是表妹找到了,我真会怀疑你才是安琪!”

他的话让路雪缘的思绪再度陷入了烦乱。该不该告诉沈奇蒋晓慧可能不是真正的安琪呢?李高飞以前为什么要送给自己那幅画?看来,是有隐情的!难道自己的爸爸是安儒生吗?这些念头让她的心扑通乱跳,忽然拉起他的手,“奇,我们去三川小学!”

……本章完结,下一章“ 霜降(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