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雪嫁娘 [目录] > 第135章: 审判(1)

《雪嫁娘》

第135章 审判(1)

慕流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法庭上,审讯已经进入到白热化阶段,路雪缘安静的站在被告席上。

旁听席上,有她的朋友、同事,也有沈奇的朋友和同事。现在,人们总是把他们的名字放在一起议论。

所有的人包括不相关者,都想知道案件的真相。

安儒生也不例外,他悄悄的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暗暗替路小姐担心。他了解过,这个案子对她十分不利,因为警方在凶器上提取到了她的指纹,还有目击证人称亲眼见到她行凶,因此,想要被无罪释放很难。当然,他是不相信路雪缘会杀人的,甚至想到了这一切可能都是祁易山的手段。然而,令他想不通的是,祁易山这个坏蛋就算不怕外甥沈奇的反目,可他对两个妹妹的疼爱是出了名的,怎么会杀死自己的妹夫害得妹妹守寡呢?这一点又使他的猜测产生了动摇。

确实,只有祁易山心里明白,陈铭刚的死是个意外。

在计划中,他只是想把路雪缘弄得身败名裂并且要拍下她的裸照当成威胁的把柄。这样做的原因,一是因为沈家奶奶曾经哭着拜托他想办法让路雪缘离开沈奇,只要能做到,她会给他一大笔钱;二是因为他也觉得路雪缘配不上自己的亲骨肉,想着毁了她的话,沈奇应该就会放弃;还有一个原因当然就是妹妹祁易霞对路雪缘的怨恨了。然而,这一切都只是小小的诱因,致使他胆敢顶着来自沈奇的压力最终对路雪缘下毒手的主要原因,是他认为路雪缘手里掌握了一个可以把自己送进大牢关键证据,这是另外一个秘密。

不是所有的秘密都能够被掩藏得很好,正当祁易山和罗兰在酒吧密谋残害路雪缘的时候,他们没注意到,陈铭刚正躲在角落里默默饮酒。

陈铭刚没听到祁易山和罗兰谈话的详细内容,却看见他把迷迷糊糊的路雪缘带走了,当时就意识到不妙。但是,碍于祁易山的淫威,他没敢去阻拦,直到喝得醉熏熏才提起胆量,跌跌撞撞的冲上了十六楼,刚好撞见了祁易山的恶行。

祁易山会选择那个时候对路雪缘下手,是因为他接到了罗兰的密报,知道路雪缘独自在酒店订了房并且马上会来,这样的话,他就有了现成的作恶地点。他意识到这是个好机会,于是串通罗兰在酒吧里候着,诱使路雪缘喝下放了迷*的酒。

阴谋得逞,奸污了被迷晕的路雪缘之后,他正想拍几张照片,忽然听到陈铭刚骂骂咧咧的闯了进来并且扬言要告发他。

听着阵铭刚恶狠狠的话,想起他对妹妹的无情、想起此事被张扬出去对自己的不利,祁易山对他下手了……

“下面,传证人祁易山上庭做证”审判长一声令下,祁易山被带至证人席上,之后开始大言不惭陈述:“1999年12月22号,我正在玫瑰酒店和罗兰总经理商谈一笔生意,路小姐来找罗兰,我们便约请她一道喝酒。很奇怪,她只喝了一杯威世忌就醉了,求我扶她回1621房去休息。当时,正好罗兰有急事要办,我便抶路小姐去客房休息。没想到,刚进房间,她就脱下衣服对我进行引诱,我没把持住就和她发生了关系。后来……”

“一泒胡言!你这个畜牲!”旁听席上,路雨生愤然而起,指着祁易山便要冲上法庭,恨不得撕拦他的嘴。

审判长敲了一下锤子。“肃静!法警,注意维持法庭秩序!”

“雨生哥,你要冷静啊!”韩菲站起来按住路雨生的胳膊劝他坐下。

路雨生咬着牙退回到坐位上。

祁易山不屑的撇撇嘴角,又继续厥词:“后来,我妹夫陈铭刚突然闯进来,他一直和路小姐有暧昧关系,见到我们在床上就大发脾气。他先是大骂路小姐不要脸,又要来打我,我正要躲避,忽见路小姐手举着花瓶砸向他的后脑,还没等我出手制止,陈铭刚就倒下了。我吓慌了,赶紧跑去外面报了警……”

他的话让法庭上响起了一阵唏嘘之声。

“肃静!”审判长维持了下秩序,又望向路雪缘问道“被告,以上证人的证词是否属实?”

全庭伴着他的问题安静下来,大家都在等待着路雪缘的回答。

她不发一语,回头看了一眼旁观席,那里仍然没有沈奇的身影。想到他可能真的出了意外,她的眼泪扑簌簌掉了下来。

见到妹妹落泪了,路雨生的忍耐仿佛达到了极限,一双抖动的拳头已经被他攥出了血丝。妹妹的泪滴就像倾盆而下的冰雹砸在他的身上,让他满心满眼都是疼痛。

他的疼痛也让另外一个女孩不堪忍受,那就是蒋晓慧。她心疼的看着他,把手轻轻搭在他的拳头上。“雨生哥,别这样,雪缘姐会没事的!”

路雨生愤然甩开了她的手,低沉却怒恨的骂了一声:“滚!”

……本章完结,下一章“ 审判(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