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雪嫁娘 [目录] > 第137章: 审判(3)

《雪嫁娘》

第137章 审判(3)

慕流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沈奇面色端凝,由警察带领着,走向法庭。

肃静的走廊里,回荡着响当当的皮鞋声。

“小奇,不要去!”祁易芳拦路站下。

“妈,你阻止不了我!”沈奇想到倍受摧残的雪儿,心中涌起难以言喻的痛。

“夫人,请您不要干涉司法程序!”警察劝说祁易芳离开,却不敢碰这位局长夫人一下。

“李明同志,你好,久闻你警功卓殊,果然精明干练!能给我一点时间吗?我有很重要的信息要告诉证人。拜托了!”

“两分钟!里面还等着呢!”李明无奈的走到一边。

“小奇,你听我说!”祁易芳抱着他的胳膊小声说:“你爸爸和奶奶现在都在医院里,知道为什么吗?你奶奶和这件事有关系!舅舅要是出了事,奶奶也脱不了干系!你就饶过舅舅这一次吧,啊?路小姐的事,你可以另外想办法解决,千万不要把舅舅送进大牢,好吗?算妈求你了,为了爸爸、为了奶奶、为了咱们这个有了百年声誉的家,你就让一步!对了,快叫那个王律师退出,只有你能说服他,你们是很好的朋友,他会听你的!”祁易芳声泪并下,用力摇晃儿子的手臂。不是她不心疼刚刚逃脱了死神的儿子而是她真的急了,因为一旦沈奇坚持介入,自己的哥哥势必就要落入大牢,就连丈夫的前途也要跟着葬送,最主要的是,她不能眼见哥哥和沈奇骨肉相残,故而眼巴巴的希望儿子能再听她一次。

“是啊,小奇,你就放过舅舅吧,舅妈也求你了!”站在祁易芳旁边的祁夫人苏锦荷含着泪哀求。

祁易芳赶紧补上一句:“小奇,你亲生母亲也在求你了,你就念在她生你的苦,体谅她吧!”

看看母亲,再看看舅妈,沈奇垂下哀伤的眼睑,他不忍见到两位母亲难过的容颜,竭力抑制自己被剜痛的心,轻轻的说了一句:“妈,每个人都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对不起!”语毕,霍然睁开眼睛,望向前方,别了母亲和舅妈失望的目光,直奔法庭。

庄严的大门打开了,他的视线瞬间聚焦到恋人挂满了泪水的脸上,沉重的步子也跟着流泪了。

十几天不见,自己的雪儿竟变成了一朵被火残烧过的花瓣——憔悴、病瘦。他真想马上把她抱回家,精心的呵护着,让她的活力在自己怀里复苏,那活力已经离开他们太久、太久了。

一如他的怜爱,她也正心疼着恋人长出了青须的、黄瘦的脸庞。不知道该恨谁?多少年来,她不曾恨过,却为他恨了。恨这世界,千不该、万不该,最不该的是让他承受折磨!他曾是多么活龙鲜健的一个人呐,却被连番的不幸折磨成了这样不堪,到底为什么?她们只是想笃守爱情,相爱有罪吗?

两对目光无声的交流着痛恋与爱愁,错过之际,沈奇轻柔而镇定的丢下两个字:“别怕!”

路雪缘郑重的点头,目送着爱人站上了证人席。

站在证人席上,他按要求宣誓:“我,沈奇,向法庭宣誓,以我的人格及良知担保,对我所知保证如实陈述、毫无隐瞒!如违誓言,愿接受法律的惩罚和道德的谴责。”

这字字句句掷地有声,正义之气感染了在场的人。

正如他的誓言,顶着种种压力,沈奇坦然公开了他们的恋情,公开了家人对路雪缘的伤害。

“证人,你说你喜欢被告是从她帮你保管手机开始的,你想以此来说明什么?一个拾金不昧的人就一定不会杀人吗?这恰恰证明了你是一个容易被打动的人,你根本就无法洞查被告的心机。”控方律师抓住了沈奇语言中的漏洞向他提问。

“律师先生,你想知道我要说明什么,只需回答我一个问题便有答案——不为利益出卖自己的人格,你能做到吗?”

面对沈奇的质问,控方律师的脸顿时僵住了。沈祁是祁易山的亲外甥,祁易山给自己买别墅的事他肯定也知道了。他心想着,脸上一阵阵的发烫。

“证人,请注意你的态度!”审判长说话时暗暗奇怪:“沈局长打电话暗示我帮祁易山,可他的儿子却在和他唱对台戏?管他的,秉公处理!我公正了一辈子,这次更不能贱卖了自己的人格!”想着,他提示控方律师。“控方律师,你还有什么要问的么?”

“有,我想问被告!”

审判长点头。

王铁嘴向路雪缘发问:“被告,你与证人是什么关系?”

路雪缘缄默不语,深情的看着沈奇。

她在想什么?为什么不说话?沈奇很清楚。她的犹豫让他深深难过。

“被告你无权沉默,必须回答控方律师的问题!”审判长在提醒路雪缘。

王铁嘴直接催问:“你们是不是情侣?你知不知道祁易山是沈奇的舅舅?”

听了控方律师的话,路雪缘的身体晃了一下,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停的从她低垂的脸上掉下来。

全庭都在等着她的回答,她慢慢抬起头,凝视沈奇鼓励而期待的目光,像思考了一个世纪之久、用坚不可摧的语气缓缓说道“是的!我们深深的爱着,他欲娶,我欲嫁,不意他人!正因为知道祁易山是他的舅舅,我才会喝下他们敬的那杯酒,之后就失去了知觉!”她知道,这个回答将把沈奇推上和她一样尴尬的境地,但是更知道,如果自己当庭否认和他的关系,伤的就不仅是他的荣誉而是他的全部。

就这样,这对深情的恋人,在天崩地解的灾难面前,选择勇敢的抱在一起,上天入地如影相随!

他们的爱情深深震撼了在场的人,祁易霞也为之动容了。陈铭刚的意外死亡惊醒了她的心,她才知道自己有多么后悔对他的伤害!如今,一切对她都不重要了,悄悄的,她退出了法庭。

尽管沈奇的证词严重打击了控方的气焰,案件的进展对路雪缘仍十分不力,因为他们没有更有力的证据。相反,祁易山不但有罗兰帮忙,居然还有另外一个支持者,一个目击证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 审判(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