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雪嫁娘 [目录] > 第146章: 情浓,血浓,爱更浓(2)

《雪嫁娘》

第146章 情浓,血浓,爱更浓(2)

慕流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展览馆的一、二层有许多展厅,分类展示着风格各异的画,路雪缘很想去看。

沈奇拉了她一下,“雪儿,我们先去三楼!那里是姑夫的画!”

“好啊!”

她爽快的答应,和他拥着去乘电梯,迎面碰上了和父母一起来捧场的汤昱。

“哟,沈奇,好久不见了!”汤昱一边走上前来,一边同沈奇打招呼。

沈奇冲他点点头,客气的回道“汤昱,最近都忙什么呢?加入你父亲的公司了吗?”

“没有!我能忙什么呀?比不上你能干,又有事业又有爱情!这就是那位和你舅舅有染的姑娘吗?”汤昱毫不保留的揭路雪缘的伤疤,是为了给金卓出气,他料想沈奇不敢在大厅广众下对他怎么样,毕竟安氏正在和父亲的公司合作一个重要项目,翻脸的话对大家都没好处。

他错了,沈奇才不管那些,把脸一沉便要教训他,硬被路雪缘拉住了。

汤昱却仍不罢休,乘胜追击,笑嘻嘻的奚落道“哎呀,这个女人可真了得,搞得你姨父和舅父双双为她倾倒,现在又选中你了!哪天赏个脸,也陪陪我,让我……”忍无可忍,沈奇重重的一脚踢过去!

汤昱径直向后飞了出去,撞在三、四米外的墙上,“哗”吐出一大口血。

汤臣夫妇惊叫着跑过来,扶起哀号的儿子,对沈奇万分不满。汤臣高声质问他:“沈奇,你从小就爱欺负昱儿,我没怪过你,但你也要有个分寸吧!大厅广众,把他打成重伤,也太目中无人了!”

沈奇凝着愤恨的眉头,冷冷扫了他一眼,汤臣便不再做声了。

这时,路雨生和安儒生也赶来了,一时弄不清状况,看到汤昱疼得汗水哗哗的流,便劝他们先去医院。

临走,汤臣恶狠狠的丢下一句:“这事没完!我汤臣也不是个面瓜!”带着儿子愤愤的离开了。

沈奇理根本不屑理他,只是温柔的看着雪儿,心疼的摸着她若无畏的脸颊,咽不下的难受,便转过头,低声对安儒生说:“姑丈,画展刚开的第一天就给您添麻烦,对不起!展览改天再看吧,我们先走了!”说完要带雪儿回家,他怕她已经呆不下去了。

安儒生突然放声喝道“走什么走?画还没看就走,你们来干什么的?去三楼吧,那里的画全部都是姑夫的心血,从没公开展示过!其有也你姑姑的气息,不想去看看吗?”说到这,他又看着路雪缘,问:“雪缘,一个纨绔子弟放的臭屁,你也会放在心上?这是我眼中那朵洁雅自傲的雪莲花吗?”

他之所以要强留他们,是因为刚刚听了手下的汇报,已经知道此事纯粹是汤昱咎由自取,怎么能让沈奇带着怨气离开呢?

听了他的话,路雪缘莫名想哭。她不会理会汤昱那样的小人,却在意安儒生的话,他的挽留似乎就是她想听到的——长辈对晚辈的呵护。

感动中,她拉着沈奇转过来,面对着安儒生,噙着泪花,恭敬的说:“姑丈,我们不走,我非常想看您的画!自从小时候在画书看到您的作品《雪梅》,我就想看了!我们这就上去可以吗?”

安儒生欣慰的点点头。就知道路雪缘温弱的外表下有着惊人的顽强,她的这种模样,让他想起沈君玫誓要与自己浪迹天涯时的情景——泣而不让,痛而不屈,便越来越喜欢这个女孩了,用无比慈爱的目光一直注视他们上了电梯。

路雨生也陪着妹妹和沈奇上了三楼,不是他愿意做电灯炮,只是对于妹妹刚才受辱的事耿耿于怀,不想离开她的身边,就静静地跟在他们身后。

三个人环着三楼的走廊进入厅门。

路雪缘发现三楼的展览面积虽然不如下面两层大,但是展厅的一圈都是打通的,显得格外的宽敞,可以一目了然,安儒生的画排满了墙壁,许多画中都有玫瑰。

“姑丈也这么喜欢玫瑰!”她随口问道。

“是啊,因为玫瑰是姑姑最喜欢的花。雪儿,所有你的喜欢的花,也是我眼中最美的花,这就是爱屋及乌!”

“呵呵,奇,那你就喜欢所有的花吧!”

“呵呵,我的雪儿喜欢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东西是吧?”沈奇想亲她,想到路雨生也上来了,不禁左右看看,他正站在一幅画前出神。

“哎?雪缘,你快来看,这不三川小学吗?”路雨生突然召唤妹妹。

路雪缘快步走过去,看着画笑起来。“奇,你看啊,这就是从前的三川小学!我记得那时候,我和哥没钱上学,每次路过它,就趴在墙上偷偷看人家做操,还被爷爷打了屁股呢!”说着,她想起了爷爷,眼睛不由得湿了。

路雨生听到他的话,哽咽着说:“雪缘,爷爷的祭日快要到了,你们的结婚典礼以后,我打算回家乡去扫墓,你和沈奇就别回去了,去度蜜月吧!”

“雨生,我们会去度蜜月也会回去!”沈奇替雪儿回答他,“婚前,要回去一趟向爷爷磕头,婚后的蜜月旅行也将是从葫芦村开始的!”

“哦!”

三个人一边看画一边轻谈。

突然,一幅画吸引了他们的注意,是沈奇姑母的肖像。画上,她手托香腮,神情弛往,似在思忆无尽的甜美,一条特别的项链挂在她的胸前——那是一条带玫瑰吊坠的项链。

“奇!你看,这项链,会不会和李高飞信中的玫瑰项链一样?是不是就是玫瑰小园中画像上的项链?他以前也曾送我一幅画,上面的女人,也带着一条这样的项链,一模一样!”路雪缘突然很激动。

沈奇意识到她很可能和姑母有关,难道……?

路雨生也惊奇了,妹妹怎么会对这条项链如此敏感?李高飞曾送了她一幅什么样的画?

……本章完结,下一章“ 情浓,血浓,爱更浓(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