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雪嫁娘 [目录] > 第148章: 情浓,血浓,爱更浓(4)

《雪嫁娘》

第148章 情浓,血浓,爱更浓(4)

慕流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救人要紧,大家顾不得解开疑团,慌忙的把蒋晓慧送往医院。

安儒生陪在她的病榻边,头脑中不住着想着路雪缘,心思越来越沉重。

路雨生低头不语。

沈奇拉着路雪缘来到医院楼下的草地,问她:“雪儿,你是怎么知道那两句话的?”

“我忘了告诉你,那是刻在我项链上的句子!”

“雪儿,你知道吗?那句子是姑丈写给姑妈的,是他对姑妈的一片深情厚意,里面暗含着他们俩人的名字。呵呵,看来,你应该是我的表妹!”

路雪缘不说话,微扬了一下嘴角又低下头去。想到蒋晓慧对安儒生的依恋,就感觉自己像一个残酷的破坏者,亦喜亦忧的情感让她陷入了矛盾。

看到她的样子,沈奇就明白了她的心思,他太了解她的善良了。

“雪儿,不要想太多,你应该回到亲人的身边,那是天经地义的事!大胆的把事实说出来,告诉姑丈,你才是他的女儿、我的表妹安琪!”

“奇!”路雪缘突然摇晃着他的臂,轻嗔:“不要叫我表妹,我不想听!”听他称自己表妹,她觉得很不舒服,现在已经不提倡亲上加亲了。

望着她慌乱的样子,他会意了她所想,笑着把她揽进怀里。

“小傻瓜,想什么呢!没有什么能影响我们的生活!何况……我并不是沈家的亲生!”说到这,他的语气低沉了。

“嗯?”她惊诧的问:“那你的父母亲呢?你怎么会在沈家?”

“我……”他说不出口,胸口忽然闷得难受,脸色也憋得发红。

“奇,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我们去找医生!”路雪缘吓坏了,自从知道沈奇手术以后,他的一点点异样都让她担心不已。

“没什么?雪儿,你别这样大惊小怪的,我只是……”

“只是什么?你就是不会珍惜自己!可是你的身体现在是属于我的,必须听我的,去做个检查!”

在她的逼迫下,他不得已去做了检查,尽管知道自己的难受不是身体上的原因,却没有办法对她亲口说出来。

“不是一般的正常,没有任何问题!如果真的不舒服的话,很可能是精神压力太大!”医生把答案告诉了路雪缘。

“医生,那需不需要开点药?”路雪缘惴惴不安的坐在问诊椅上询问。

沈奇站在她身后静候着,好像是陪她来看病的。

“不用开药!多注意休息!还有什么问题吗?没有的话,请下一个患者进来!”医生有些不耐烦了。

路雪缘不放心还想问,被沈奇拉走了。

电梯里人太多,他们决定从楼梯上五楼,去看看蒋晓慧醒了没有。

每层楼梯间都有旁门通向天台,四楼天台上,有两个女人在打架,沈奇从门上的小窗瞥见,就停下了,因为打架的不是别人,正是罗兰和他的舅妈苏锦荷。

路雪缘发现了罗兰,也认出了沈奇的舅妈,在法院外面见过。

她们怎么会打起来呢?俩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都觉得奇怪,路雪缘推开门,他们便走上了天台。

因为有一排晾晒的被单挡着,天台上的人没发现他们的出现,苏锦荷正不住的推搡罗兰。

“坏女人!你快说,祁易山躲哪去了!你们好狠心,把所有的债务和麻烦丢给我一个人,害得我好苦!”

“姐姐,对不起!”罗兰不住的央求:“你原谅我吧,我已经有报应了,我儿子遗传了易山的心脏病,因为耽搁了抢救时间,现在快不行了。我求求你,就放过我吧,让我去照顾他!他也是易山的血脉啊,你就看在这点上,让他死在妈妈的怀里吧!”

“罗兰!”苏锦荷哭了,声音悲怆,“你别把自己说成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人!你爱儿子,我不爱儿子吗?祁易山害我眼睁睁看着儿子不能相认,现在又对我如此绝情,我受够了,我不会再姑息他!我不拦着你去照顾儿子,只要你要把姓祁的下落说出来我就放你走,不说的话,我就带你去警察局!”

她执意要逼罗兰说出祁易山的下落,因为祁易山逃走后,不断的有人来向她讨债,她已经不堪承受了。如今,好不容易打听到罗兰的下落,生怕一放手,他们又逃得无影无踪。

一个不放,一个挣扎,两个人撕撕打打继续纠缠着,眼看苏锦荷把罗兰推到了天台边上,路雪缘紧张的拉了沈奇一下,想让他去劝阻,却发现他的目光变得十分可怕,正瞪着从一块废门板后闪出的身影——祁易山。

……本章完结,下一章“ 情浓,血浓,爱更浓(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