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雪嫁娘 [目录] > 第16章: 腥臭的鱼餐馆

《雪嫁娘》

第16章 腥臭的鱼餐馆

慕流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轻易的,路雪缘就被鱼餐馆的老板娘接纳了。虽然在厨房里打下手的活被告知会比较辛苦,不过总算有了栖身之地,她准备一有空就去打听哥哥的下落。

一晃十几天过去了,找过四五家工地仍是一无所获,路雪缘决定明天起得要更早一些,去更远一点的地方打听。初来诈到,地不熟、时不利,还容不得她走上捷径,也只有用这种最笨拙的方式一步步的找寻。无论如何,不能停下来,那样会断了希望。

鱼餐馆每天上午十点开业晚上九点歇业,前后还有大量的整理工作要做,所以,她为了有更多的时间寻找哥哥,只有节省自己的睡眠时间。每天,鸡还没叫,她就起床了,摸着黑去一切与建筑有关的地方,寻找路雨生的踪迹,然后,还要在九点以前回到饭店做营业的准备工作。今天,尽管又早起了半个小时,尽管两条腿被驱使得已经酸软,她跑回餐馆的时候也已经快十点了。

……

“你死哪去了?现在才回来!”烫了一头爆炸式长发的老板娘在厨房门口掐着水桶腰叫嚣。

“对不起,阿姨,我……”

“没工夫听你废话,赶紧给我干活!客人都来了!”

路雪缘刚想解释就被喝住了。

“你去会情人也不能忘了工作呀,这么多鱼让我一个人干什么时候能弄好呀,误了客人的时间你负得了责吗?”同事爱娣一脸不高兴的埋怨她。

老板娘更生气了,接茬骂:“还傻愣着?不想干就滚,我这可不养闲人!”

“老板娘!跟谁发火呢?”外面有人喊了一声,她赶紧抻抻衣服,变出一张媚笑的脸孔迎出去。

不用站着挨骂了,路雪缘默默走到鱼盆前蹲下来。上百条嘠牙鱼在盆里扭动着,散发出腥臭的味道。她抿抿嘴,把白皙的手伸进黑乎乎的盆里,钻心的疼痛立刻从手掌的伤口滋生开来。

“过一会儿就好了!”她凭经验安慰自己,咬牙忍着刀割般的痛,去抓可怜的小鱼,心一软却被它溜走了。又试了两次,终于拣起一条捏在手上。拿起剪刀小心地剖开鱼肚,取出里面一团血腥的内脏,小心的扣出鱼腮,再把杀好的鱼放进旁边盛清水的盆里,爱娣会把它们清洗干净。嘠牙鱼,听说很鲜嫩,到底是什么味道?路雪缘不知道,只知道它们是店里的招牌菜,更知道它们身上不但粘滑还有尖刺,她的手已经被刺得千疮百孔。

“快点!快点!都快点!客人等急了。”老板娘尖利的声音猛然从后背传来,吓得她一颤,手上又多了一道沟痕。鲜红的血从手掌冒出来,她本能的按住被划伤的地方。

“笨死了!干不好这个月工资就减半啊!”老板娘恶狠狠的瞪着她,张牙舞爪的挖苦:“你多学学爱娣,看人家多会干活,哪像你蠢得跟猪一样!”

路雪缘看看爱娣,她正用筷子夹住鱼头认真的清洗剖干净的鱼。

“快点!”老板娘嚷完总算又出去了。

爱娣得意的冲路雪缘撇撇嘴,用筷子在水里乱搅起来。自从路雪缘来了以后,爱娣就只挑轻活把重活留给她。路雪缘不想计较,只想坚持到一个月的试用期结束拿钱走人。

在这里,再苦再累她也不怕,唯独介意老板娘无情的辱骂,不绝于耳的骂声甚至会让她在睡梦中惊醒,一点一点撕扯着她的自尊。稚嫩如她还不曾被人刻意欺侮过,以为漠视便是保护自己的方法。于是,咬着嘴唇、含着泪,静静的剖鱼、静静的受辱、静静的受伤。

想到哥哥或许就在某个清晨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她勇敢了,把一切恐惧、伤痛都掸入尘埃......

盼到入夜了,她浑身疲惫、合衣栽倒在床上。睡梦中,忽听到“呼哧、呼哧”的喘息声,很不寻常,让人心慌,不禁警觉的坐了起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不平静的夜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