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雪嫁娘 [目录] > 第163章:雪嫁娘续 爱的接力

《雪嫁娘》

第163章雪嫁娘续 爱的接力

慕流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沈奇的手术失败了,他的生命没能被挽回。

当他的心脏彻底停止跳动的那一刻,白轲奇崩溃了。

手术室里很安静,医生们在忙着给死者缝合刀口,琐碎的刀剪声充斥了整个房间。

白轲奇呆呆看着这一切发生,脑中一片空白。潜意识里,他在寻找沈奇的声音,在回味他和风化雨的谈论:

有一次在幽雅的西餐厅,沈奇的心脏犯了一点小错,他靠在椅背上休息了一会儿,问他:“Ben,知道我最想给雪儿的礼物是什么吗?”

“什么?”白轲奇当时只顾留心听诊沈奇的心跳,随口一问。

沈奇却拍拍他的肩,郑重而拜托的神情,盯着他的眼睛说:“我想给他一个健康的我!”

当时白轲奇震了下,心头顷刻被一块巨石压住了。

那种沉沉的感觉,他永生永世也不会忘。没有人知道,他对沈奇的感情有多深?从小学到初中、到大学,他们如影随行、比亲兄弟还亲。因为沈奇有先天性心脏病,他去学医;为了把沈奇的病治好,他学得比任何人都刻苦,曾以为可以保护沈奇不受疾病的困扰,哪曾想,最终他的心脏竟是在自己的手术刀下停止了跳动!

哥哥走了,看都没能看自己一眼就走了,白轲奇第一次知道了肝肠寸断是什么滋味。

怎么会是这样?博士?专家?一流?“呵!”白轲奇凝眉苦笑着,哀恸的泪水顷然夺眶而出。

刀口缝合好了,院长亲手拉开了白色的盖布。

洁白无暇的盖布温柔的覆在了沈奇青白的脸上,把一张曾经笑看风云、隽永卓越的脸藏了起来,仿佛要保护他从此再不受污浊的世事侵扰。

可这白布,对白轲奇来说,是那么的那么的刺眼,他霍然掀开了布头,颤抖着手碰了一下沈奇再也没有表情的脸,哽咽着:“Stephen,你不会死,我不让你死!从今以后,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的生命将在我的身体中延续下去!”

“白博士,请您节哀!”院长真情相劝,却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恰在这时手术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了,刚刚苏醒的路雪缘穿着防菌服,由哥哥路雨生扶着走了进来。

走了两步,她被术床上的一袭白布惊到了。

沈奇怎么了?她推开哥哥,疯了一样,直扑到沈奇的身边,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奇,奇,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摸索着恋人冰凉的脸,她不对劲的笑,颤颤的呼喊:“奇,你醒醒,别睡了,你不可以这么懒惰的?快起来,去上班了,快起来!”她用力拉扯沈奇的手,自己的身体却软软的瘫了下去,白轲奇及时从旁扶住她,泪如雨洒,劝:“雪儿,别这样!看到你这样,他会心碎!”其实此刻他在心碎。

路雪缘侧目,怔怔看着他,憔悴的眼中闪过一丝怨恨,抽泣着,虚弱着,说:“你……没救他……滚……”“我……”白轲奇的嗓音突然之间嘶哑了,像有把剑戳进了他的喉咙里。他还没意识要清理一下嗓子,路雪缘哗的吐出一口血,晕在了他怀中。

“雪缘——”路雨生咆哮着冲过来,从白轲奇怀中抢走了路雪缘,紧紧的抱着她,用血泪呼唤她的名字:“雪缘……”他想不通,妹妹的命运为什么是这样的多灾多难?总算是找到了自己亲人,却失去了最最深爱的人。她和沈奇,是经历了多少磨难才走到一起啊,如今终于可以幸福了,另一半却走了!

沈奇走了,妹妹怎么办啊?她的生命,还能继续下去吗?谁有能力,让她在情感的劫难中战胜癌症的威胁?这个时候,路雨生感到非常、非常的无力……

路雪缘的情况很危急,因为沈奇的死,她悲痛过度,胃部大出血,必须马上到大医院进行手术治疗,可惜大雪覆盖了许多路段,附近城市的救护车都赶不过来。路雨生在和沈奇的家人通过话后,知道他们正步行在路上,马上就要赶到医院了,便决定立即开车送妹妹返回春城,他相信凭着自己对这段路的熟悉,应该可以克服积雪障碍。因为他要开车,而路雪缘的情况不好,需要一路输血,白轲奇思考了一下,决定暂时离开沈奇,护送路雪缘回到春城。他想,如果沈奇能说话,他一定会让自己这么做,于是两个男人带着昏迷不醒的路雪缘,顶着凛凛哀号的寒风,行上了铺满皑皑白雪的夜路。

风,不停的哭;雪,不停的落,车子在雪路上不停的打滑。

白轲奇坐在车后部,紧紧抱着路雪缘,一手稳着她手上的针,一手把自己的大衣披在她身上,路雪缘的身体微微动了下,弱弱的说:“奇,我痛!孩子……孩子……”“孩子!”白轲奇不由得浑身打了个惊颤:“她和沈奇有Baby了!”忽然他笑了,深隧而俊美的眼睛涌出泪花,望着车外,默默的念着:“Stephen,你有孩子了!你有孩子了!放心吧,我会用我的一生来保护你的孩子,把你的爱继续下去!”

“雪儿!”轻唤着,他握住她冰凉的小手,“雪儿别怕,有雨生,有我,有我们大家,你和宝宝,会平安、幸福!”“嗯!”轻声应着,路雪缘紧闭的眼睛狠狠纠集起来,扎着针的手猛然压在腹部,急切的呢喃:“奇,我好痛!好痛……”

“她怎么了?”路雨生紧张的回过头来,就这一瞬,白轲奇还没来得及答话,只听嗵的一声巨响,天摇地动!

沉睡的树木、山峦,都在这一刻被惊醒了,它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用恐怖的呼号来喧泄夜的惊悸。

站在车前,望着血染的地面,路雨生轻轻摇了一下。

一位老者被他撞倒了,全身上下似乎都在流血,手中紧紧抓着一个花布包。

情况紧急,有两个人要救,偏偏车子发动不起来了,白轲奇神情肃穆,指出伤者必须马上止血!路雨生说横穿山路,附近有一个小医院,于是俩人分道而行,路雨生背着伤者去附近镇上的医院,白轲奇抱着有流产迹象的路雪缘,拼命向春城方向跑去!

路难行,路难行,风雪更是无情的摧残过来,他用自己的身体护着她,不顾一切的奔跑,喘息着呼唤她:“雪儿,宝宝,你们别怕!风雪会过去的!我们要生命,我们要幸福……”

……本章完结,下一章“雪嫁娘续 爱与冲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