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雪嫁娘 [目录] > 第165章:雪嫁娘续 最美的新娘

《雪嫁娘》

第165章雪嫁娘续 最美的新娘

慕流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OK!”

白轲奇拄着拐退了几步,举止绝对很绅士,“路小姐,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好好养病吧!等你精神好些,我想把Stephen临终的话告诉给你听!”

沈奇!

路雪缘心头颤了下,愤怒的身体顿时软了下来,轻喘着问:“什么话?”

“是……”白轲奇微微扬起嘴角,没有血色的脸上闪出一抹迷人的笑容,仿佛沈奇的遗言极度美好。路雪缘的心里更难受了,沈奇在生命的尽头应是极度的痛苦着,居然还要留下美好的遗言!

他是否有一个未完的愿望呢?

她想知道。如果沈奇有什么美好的愿望,无论那个愿望有多难实现,她都愿意帮他完成。

可是当她聚集起全身的能量侧耳期待的时候,白轲奇居然把架拐往身后一移,果断的说:“下次来看你的时候再告诉你吧!我希望你那时的精神能好些,能明白沈奇想要什么?Bye!”轻轻的一声再见,他潇洒的转身,没给任何人出声的机会,拉开门就走了。

路雪缘颤着唇挺起身,突然腹部的刀口是一阵扯裂般的疼痛,她“啊!”了一声倒在床上,豆大的汗滴滚了下来。

大家一股脑的围了上去,关心的话语一句接一句的说出来。路雪缘紧闭着眼睛,心里只想听一个声音——沈奇的话。

第二天,白轲奇又来探视了,这次他带来了一大束紫色的郁金香。

“早安,雪儿!”

他微笑着打了声招呼,直接跳到了花瓶前,一支一支的往瓶子里插着花,动作十分的仔细。路雪缘看了一眼,闭上眼睛,轻悠悠的说:“Ben,请你以后不要叫我雪儿!还有,也不要给我送花!我不需要假象!沈奇死了,任何人也替代不了他!我不需要任何形式的感情援助!明白吗?”

“嗯!”白轲奇马上停下来,把花交给一旁的护理,轻声叮嘱了几句插花的要领,转身又向外跳去。

“等等!”路雪缘高声叫住他,“对了,你说过沈奇有遗言给我,是真……还是假?”

“假的!”白轲奇跳到了门口,头也不回,“路小姐,你既然这么不相信我,我说出话的在你听来便都是假的,还有什么可问的?”

噶!

门被他利索的拉开,如一道白色的闪电,他就钻了出去。

一个星期过去了,白轲奇没有再来探视。路雪缘仍然陷在极度的绝望中,仍然不想吃饭,可是病榻上的日子却有了一点点不同,她总感觉每天都在等着什么。

沈奇到底想要她做什么呢?

这是她始终都想知道的答案。潜意识里,她从来就没怀疑过白轲奇。他是最后守着沈奇的人,他有精湛的医术,就算不能把沈奇救活,至少也能让沈奇清醒一时半刻,所以说,沈奇一定是有遗言的。

路雪缘特想替沈奇完成最后的心愿。爱人走得太仓促了,她还没来得及给他幸福,遗憾和悲痛并生着,完成他的遗愿便成了她生命中最后的重量。

想知道该做什么,再也忍不住了,她终于拨通了白轲奇的电话。

“喂……Ben,我是路雪缘……我……我……”

想说的话在喉咙里,可是来自小腹那一阵紧似一阵的疼痛让她的手颤抖了,终于无力的垂落下去。

“雪儿,说话呀!怎么了?雪儿……”白轲奇温柔的声音在话筒中不断的传出。护理一把抓起电话:“白医生,你快来,路小姐她,她晕过去了,脸白得像纸!”

“别慌,按急救铃!我马上就到!”

白轲奇一个腾越跳出了浴岗,抓起件睡袍裹在身上,一阵风似的冲出了家门。

今天他刚出院,才进家门不足半小时,就又冲了出去。身后传来妈妈的喊叫:“儿子,儿子!你要去哪呀?小心你腿上的伤……”

车子开飞了,正常四十分钟的路程,白轲奇开了不足一刻钟。

路雪缘刚被送到手术室,医生说她腹腔内出血,伴有严重的流产迹象,提到手术将会十分的艰巨。这个消息如同当头一棒,安儒生等人都傻了。白轲奇紧紧凝结着眉头站到主刀医生面前,盯着他的眼睛,郑重的嘱托:“一定要保住孩子,孩子没了,大人就活不成了!”

医生怔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明白了!”

手术进行了一个小进还没结束,等侯室里的气氛压抑得吓人。安儒生始终闭着眼睛,平生叱咤风云如他,竟也心乱如麻。沈君国不停的吸烟,仿佛要把这一生的痛苦和绝望都化成烟雾吐出来。韩薇也来了,她虔诚的举着拳头,不停的替好友祷告。

眼看着他们的无助,白轲奇裹了裹单薄的睡袍站起来,默默来到了手术室。他在医学界是响当当的人物,这个优势使他可以轻而一举的进入手术室。进行过一套严格的消毒程序后,他便来到了路雪缘的手术床边。

刚站到白色的小床边时,他的心反常的抖了下。这也是为沈奇手术后落下的后遗症,他一看到那千篇一律的手术床,就能想起好友死在手术台上的样子。

稍稍平复了下心情,白轲奇轻轻俯下身去,看着半睡半醒的路雪缘,柔声说:“雪儿,沈奇死前……要我告诉你:他希望你能帮他完成一个心愿,建一所世界上最大的福利医院,专为心脏病患者服务!你会帮他做到吗?”

路雪缘无法回答,努力颤了几下眼睛……

手术圆满完成了!

大家挤在门口喜形于色的迎接路雪缘出来的时候,白轲奇走到一边站着。由于出门时穿得太少,他不停的流清鼻涕,只好避得远一点。远远的,他目送着路雪缘被推向监护病房。路雪缘在昏迷中,双手护在小腹上,护着腹中的宝宝。这一幕让他觉得温馨极了!同时也松了口气。

她知道守护生命了,她能活下去了!

微微一笑,他掏出衣袋里的手机,“喂,老妈,帮我熬点姜粥,我马上回来!”

……

雪,弥漫天空。

白轲奇竖起衣领,钻进洁白缥缈的雪纱中。

有一天……

他想,他的婚礼会举行在飘雪的日子,就用这天作的嫁衣,装典他最美的新娘……

(全文结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已经是本小说最后一章了喔!点这里查看更多精彩的言情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