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雪嫁娘 [目录] > 第2章: 雪舞圣光

《雪嫁娘》

第2章 雪舞圣光

慕流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新年都未有芳华,二月初惊见草芽。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

北国,立春已过,大片大片的雪花挽着春风在玉树琼枝间盘旋,袅娜生姿。树下,一身红装的女童摊开双手高高的举过头顶,欣喜的触碰漫天飞舞的白色轻琼。

花飞,曼舞。

“太美了!”

路雪缘陶醉了,尽情地在银装素裹的林木间穿梭,追逐着忽而的雪花。雪花有了灵性,随风飘东飘西和她捉着迷藏。

“看你们往哪跑!”她笑着、追着、捉着……

突然!地面没托住她的脚,身体径直坠落下去!眼看就要跌入山谷里。千钧一发之际,她本能地抱住了路边的大树,摇摇欲坠!深渊!死亡!年幼的心吓懵了。她分明大声的呼救却没有一丝语音,只听见嘶哑的喘息声。手臂酸了,恐怕再也无力牵引生命的砝码,路雪缘仰起头,许下最后的希望:

“亲人的爱,永远不要让我遗忘!”

也许,死神心软了,抑或一切只是调皮的雪花酿造的一场玩笑。命悬一线!一双温暖而有力的手掌抓住了她!

“雪缘别怕!”

一位少年,脸上绽放着迷人的微笑轻声唤道。明媚的斜阳照在他背后,映得他通体透亮发出金色的光芒。他究竟是人还是神?他就是神!——她的保护神!女孩的哥哥路雨生。路雨生好样的!明明心惊肉跳还能故做镇定,他紧紧抓住妹妹的双手纵使天崩地裂也不会松开!沉重!平时飘轻的妹妹此时似有千斤在往下坠,路雨生用脚牢牢抵住树根,咬紧牙关使出全身的力气,终于把妹妹拉了上来!嘴角竟渗出腥腥的血丝。逃离峭壁转危为安了!惊魂初定,路雪缘一下扑在哥哥的身上,小脸紧紧的贴住他的胸口,贴近鼓一样的心跳声——咚咚!咚咚!

焦急、惶恐,再也无法压抑!路雨生猛然推开妹妹吼道:“以后小心点!你……”话没说完忽见泪人儿一个,他的心瞬间融化了,收起脸上的怒容缓缓说道:“听说这山谷里摔死过人,以后从这走要小心点儿。”

“哥!我记住了!”路雪缘使劲的点点头,然后转过身呆呆地望着深谷。

“怎么了?你在看什么?”

“哥,那个摔死的人当初一定也和我一样害怕,渴望有人来帮他。他一个人在下面会有多孤独啊?”

善良的女孩儿为同样遇险却没能重返尘世间的人感到惋惜。她不知道他是谁,只知道他曾有同等宝贵的生命。枯木尚恋春,落花亦有情,谁不恋红尘?只是生命的尽头常伴着无奈,就像沉睡在谷下的那个可怜的人。路雨生轻叹一声,无关哀悼,他叹妹妹太多愁善感。为什么?花开了,她说笑脸;花落了,她说生命;小脑袋里瓜尽是奇思妙想。相形之下,自己显得木讷得多,但是生活就得实实在在的,樱花绿草再好看也比不上白米干饭。

他不讨厌听妹妹的“梦话”,不过时间不早了,于是提醒她说:“别胡思乱想了!柴拾得差不多了我们快回家吧,爷爷一定等着我们吃饭呢!”

路雪缘好像没听到哥哥说的话,她俯身捧起一堆雪花小心地向前走了几步,垂下眼睑,语气悠扬:“爷爷说过:‘雪花是最贞洁的嫁娘,嫁到哪就守在哪,至死不渝!’我让雪花和你做伴,她们的爱会永远的陪伴着你,你将不再孤单!”

举起小手,用力一抛,洁白晶莹的雪花扬扬洒洒、翩然地向下落去,宛若和着一曲悲伤的歌去慰祭哀怨的灵魂。

路雨生着急的看着妹妹,心想:“她不会是吓坏了吧?”赶紧过去拉起她的手欲走。谁知妹妹仍然犹豫了一下,煽动薄薄的嘴唇小声说:“哥,今天的事别告诉爷爷行吗?”他回头瞪了妹妹一眼,一本正经地索要承诺:“也行,那你保证以后再也不让我们俩担心!”

“再也不让我们俩担心!再也……”脆亮的声音在山间回荡。

……本章完结,下一章“ 兽口脱险”↓↓↓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