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雪嫁娘 [目录] > 第23章: 陌生的妹妹

《雪嫁娘》

第23章 陌生的妹妹

慕流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又回到哈市了,路雨生觉得自己真是和这座城市有缘,尤其是想到妹妹的存在,似乎整座城市都变得更亲切了。

……

天已经黑了,学校禁止闲杂人等入校,他只好在对面找了一家旅店住下来。想到明天就会看到妹妹,激动得翻来覆去睡不着,天快亮的时候反倒困了,忍不住打了个盹儿。谁知,一睁眼,已是日上三竿啦!

牙没刷,脸没洗,一阵风似的跑到了学校。

校门口的警卫告诉他,路雪缘所在的班级一早就去南湖公园写生了。

真是好事多磨!路雨生实在等不急了,打车直奔南湖公园。

公园很大,园内亭台楼阁林立,假山秀水相依,游人们都陶醉在清新幽雅的景致中。只有他无心流连山水风光,一双眼睛东寻西找恨不能马上把路雪缘从人堆里挖出来。

不远处,有座石桥通往湖心岛上,桥两边护栏精致的雕刻成蜿蜒爬行的长龙,栩栩如生。几个年轻男女正在桥上面追逐嬉闹,皆是学生打扮,背负画夹。

众里寻她千百度!路雨生的心快跳出来了,只愿立刻飞上桥。突然!一个女孩被同伴一推跌至护栏边上,护栏太矮了,中看不中用,女孩猝不及防掉进湖中。

“哎呀!路雪缘掉湖里了!”同伴们慌了。

“路雪缘!”路雨生心头一惊,已追至湖边,可不是妹妹正在水里挣扎么!

“雪缘别怕,哥来救你了!”他大喊着一个猛子扎了下去!

短短七八米的距离,却仿佛隔了几万光年,湖水无情的阻挡着他前进的力量。眼看妹妹沉了下去,路雨生感到前所未有的害怕,只想要紧紧抓住她的手,手那么远。他一急,身体里迸发出前所未有的能量,俯冲过去一把搂住了她的腰。

“别担心,有哥在,没事的!”

在水中,路雨生揽着妹妹,用眼神向她传递勇气,却碰到了陌生的目光!

“她是谁?”他的脑子“轰”一下炸开了,思维一片空白。

湖水无情的呛入他的口中,使他清醒过来,拉着素不相识的女孩浮出了水面,游向岸边。

他用尽全力把溺水的女孩推上岸,自己却没有力量爬上去了。

这时,围观的人们纷纷伸出了援手,把筋疲力尽的他拉到岸上。

“路雪缘!路雪缘!”

“她醒了!”

人们七嘴八舌的尖叫着,路雨生则躺在地上大口的喘气,心如一团乱麻。

忽然,湿漉漉的女孩闯进了他的视线,赶紧咬着牙站起来。

“哥!”女孩儿抱住他的脖子放声哭泣。

“她叫我哥?出什么事了?雪缘!雪缘!你在哪?”同样的问题在脑中不住的循环,他头痛欲裂昏倒了。

……

路雨生清醒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里了。

“哥,你醒了!”溺水的女孩儿高兴的叫了起来。

“你?你叫路雪缘?你为什么叫我哥?我不认识你!”他一边问着,强忍着头疼坐了起来。

“这个……以后再说可以吗?医生说你头部可能受过撞击,有点血肿,刚才因为过度刺激使血肿扩大了……已经给你处理过了,不过他们嘱咐说,你还需要观察几天!”女孩声音很小,似乎有阵风都能吹没了。

路雨生看出她心中有鬼,想了想,尽量以平和的口气,问她:“你认识我妹儿吧?来自三川中学的路雪缘。”

女孩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

“她在哪?”

“哥,你躺下,我慢慢告诉你!”

原来,女孩正是路雪缘的同学蒋晓慧。她本来报考了一所师范学院,但是成绩没达到分数线。就在伤心失望时,校长找她谈话,告诉她路雪缘放弃升学的机会留在城市里打工了,劝她用路雪缘的名字到哈市美术学院报到。她动心了,所以,路雨生才会在这里见到一个陌生的路雪缘,并且适时救了失足落水的她。

“出去!”听完她的讲述,他万分气愤,心中替妹妹不平,为什么有的人努力奋斗却注定要与硕果失之交臂?有的人不必耕耘竟可以不劳而获?命运对妹妹何等的不公!“滚出去!”他又对蒋晓慧大吼一声,像是要把她吃掉。

蒋晓慧遭到他的暴骂,捂住脸,哭着,跑了出去。她太在意他的态度了!从小到大,她都在埋怨自己不是一个宠儿,直到路雨生忘我的扑向她,深情的凝视她,她才有了被重视的感觉。

所以,在岌岌可危时,她暗暗发了一个誓:“一定要牢牢抓住这个结实可靠的男人!”

……

路雨生本想立即出院,却被医生制止了,医生告诉他因为伤在脑部所以不可小视,必须留院观察几天。无奈,他只好暂时留下了。

一星期后,医生们终于宣布了路雨生的“释放令”,他可以出院了!他高兴得像是刚出笼的鸟儿,欢心雀跃。正准备离开,蒋晓慧又送饭来了。或许是对他心存感激,抑或是内心惭愧吧,连日来,她不仅照顾他的一日三餐,甚至超越了女人矜持的界线,精心陪护他,赶也不走。路雨生对她的怨恨也就消失殆尽了,心想,事情既已成定局,他愿意祝福她学业有成,而自己也要奔赴春城去寻找妹妹。

出了医院的大门,互道珍重,路雨生豪不犹豫的转身走向马路对面。

“小心!”

“吱!——”刺耳的急刹车声响。

“呯!”的撞击声。

“撞人啦!”有人在惊呼。

在一系列声音发生的瞬间,路雨生早已被人推倒在地,回头一看,呆了——蒋晓慧被车撞了,倒在血泊中!——是为了救他!

……

肇事的小货车司机因疲劳驾驶而闯了红灯,他对自己的过错痛心疾首,甚至在医院里跪地哭泣。然而,什么也换不回一个鲜活乱蹦的少女了!医生说蒋晓慧的伤势很严重,她将终生瘫痪与轮椅为伴。蒋晓慧的生命之光熄灭了,她想割腕、想拒绝一切治疗,都被路雨生劝止了。

“决不能任由她作践宝贵的青春!”他决心要帮助她重新站起来!认为这是自己的责任。

他把刚领到手还没捂热的三年血汗钱倾囊献出了,也仅够支付一半的医药费。面对生命的脆弱,不禁想起了一个病友的话:“为了挣钱,险些丧命;为了救命,散尽钱财,像在兜一个大圈,不停下来便分不出谁在追谁。”

“是啊,我想用好穿好吃让妹妹快乐,却忽视了她的小脸上有好看又健康的笑容!那笑容,不正是我最想看到的吗?”路雨生暗暗发誓,等找到妹妹,便要好好照顾她,只找一块地方平静的生活,不再过宁为金钱苦飘零的日子。

没多久,蒋晓慧的妈妈蒋郁芳来了,逗留一个月后又称工作太忙离去,临走把女儿托付给了路雨生。她没有责问女儿为什么去救他,也没有追问他们之间的故事,只知道女儿需要一个男人来照顾她,是一辈子的照顾!她认为他可以做到。

果然,她没料错,路雨生不想做个没有担当的男人,他把对妹妹的思念深藏在心底,陪伴着蒋晓慧。他愿意服侍她走完求学的路程;照顾她走出身残的阴霾;守护她——直到她找到幸福的曙光。

“我的雪缘,可怜的雪缘,哥不能去找你了!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呀!”路雨生仰天长叹,把一生的牵挂抒予清风。

……本章完结,下一章“ 踏上红毯”↓↓↓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