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雪嫁娘 [目录] > 第25章: 坟前的男人

《雪嫁娘》

第25章 坟前的男人

慕流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日月如梭交替,节假也如期而至,路雪缘终于回乡了。去时绿意荫荫,归来遍地白甲,她望着远处的雪山,希望能看到哥哥上山的身影。

明天,就要回去了,她已经写好了一封信放在村长家,委托他把信交到哥哥的手上,告诉他自己在春城打工。明天,回到城里,她准备去登寻人启示,接下来,将要进入异常繁忙的工作当中。作为罗兰总经理的秘书,她需要一边在工作中实践,一边通过包括管理学在内的全部十八门课程,取得公共关系专业学士学位。那样的话,找哥哥的时间会更少了,她迫切的希望哥哥会马上出现在她的眼前。正想着,竟遥望见爷爷的坟前站着一个男人!

“不会是哥哥吧?”她激动的扔下背包就往山上跑,脚下的积雪咯叽咯叽发出响声,像在唱着高兴的歌儿。

男人听见脚步声也惊喜了,猛然转身——是李高飞!

“李老师,您怎么在这儿?”路雪缘尽力掩饰自己的失望。

“雪缘,你变了,更美了!”李高飞盯着长发飘飘的路雪缘。

青天白地,火红的围巾,白皙似雪的人儿一个,可不就是一幅雪火熔融的美景吗!他看呆了。

“李老师!”路雪缘不喜欢他看自己的眼神,极力回避。

“哦,雪缘,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悼念爷爷的!我来给你送高中毕业证。”

路雪缘接过证书,谢过了李高飞,可他并没有离开的意思。直等到她与爷爷告别,俩人才一起下山。

坐在李高飞的吉普车后座上,路雪缘有些倦怠,也许是久不吹山风的缘故,她浑身无力伴着胃疼,不禁伏在长椅上睡着了。

李高飞争取到驱车送她回春城的机会,突然感到前有所未有的满足。

“雪缘,这样多好啊!只有我们俩个人,你依赖我,仅依赖我!”他回头,望着她睡着的样子,笑了。

路雪缘对这一切并未发觉,她正在梦里。只有在梦里,才能见到哥哥。

“哥,你怎么才回来过年?”她责怪哥哥却不忍心对他大声说话。

……

“雪缘,哥来晚了!”路雨生忘着远处的山峦从心底发出呼唤。

忽然,一辆吉普车疾驰而过,他不得不跳到路边小沟里。

“生活好了,路也宽了,如今已经有人把车开进山区了!哪天我也开辆车回来带妹妹兜兜风!”想着,他脑中浮现出刚才开车人得意的神情,回头笑了一下,便又大步流星往前走。

坟山上,有许多脚印,是哀者来悼念亲人的印证,其中,就有一串脚印通向路爷爷的坟。

“妹妹来过了!”路雨生知道自己晚了一步,百感交集。他冲上山尖,俯瞰山路茫茫,声嘶力竭的呼唤:“雪缘!——”恨命运弄人,竟让自己和她擦肩而过。

前天是妹妹的生日,昨天是爷爷的忌日,他本不该来晚的!但是蒋晓慧突然高烧不退,他才耽误了行程。幸亏她的妈妈还知道要去和女儿一起过年,否则的话,他现在也回不了三川乡。

想到妹妹可能刚离去不久,他匆匆给爷爷磕了几个头,跑去了葫芦村。村长一脸歉意的告诉他,早上,他妹妹来过了,给他留了一封信,被他淘气的小孙子给扔火里烧了。还告诉他,她说自己在春城打工。

路雨生二话不说,疯狂的奔去了乡里。可惜,晚了就是晚了,他找得到妹妹下榻的旅馆,却找不到她的身影。

……

站在站台上,他正准备跨上去春城的客车,却被一个电话拦下了。

“喂?雨生啊,我是蒋阿姨!小慧绝食了,你快回来!她又昏过去了,医生正在抢救……”

……本章完结,下一章“ 桃花与狐狸”↓↓↓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