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雪嫁娘 [目录] > 第27章: 遭遇绑架

《雪嫁娘》

第27章 遭遇绑架

慕流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又一项工作告罄——展馆三楼的吊顶拼好了,工人们都很高兴,因为这工作太复杂了。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对照着图纸、把九十九块雕刻着玫瑰图案的木板搭建成了弧形的顶棚。不知是谁的奇思妙想?虽然栩栩如生的图案会让人仿佛置身玫瑰园中,可却让大家吃尽了苦头,所以,刚完工他们就相约去喝酒庆祝了。

席间,工人小豆子掏出一块手指大小的黄色金属在大家眼前晃。小伙子似乎有点喝高了,硬说他捡到了金条。兴起时还用力咬上去,生生硌掉了半颗门牙,逗得大伙直笑。

路雨生拿过一看,不是五楼玻璃门上的螺栓吗?少了这一颗,若大的门就有倾倒的危险!尽管玻璃门不是他们负责安装的,还是得回工地去排除隐患。作为队长,他不能让自己的工地上发生任何事故。

展览馆里,电梯已经装好,明晃晃的封条告诉人们,它还不能投入使用。

路雨生顺着楼梯爬上了三楼。咦?奇怪!三楼展厅里为什么亮着灯?这个时间可是禁止一切访问者进入的!有人偷窃!想着,他谨慎的走近玻璃门,忽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这声音可不是一个好预兆。

“没尝过触电的滋味吧?这下你享福了,让你麻酥酥的去见阎王!”

他心里一惊:“是吕老三在说话!黑矿解散后,他就失去了踪影,居然又到这里为非作歹了!”正想着,听到里面又有人说话。

“你放了我!我可以给你比他多十倍乃至百倍的代价。”

“哼,别骗我了!‘正邪不两立’你当我不懂呀?我放了你,你就会报警抓我。他不会,因为他和我们一样——心术不正!哈!哈!哈!”吕老三用奸笑为自己的聪明喝彩。

“那你告诉我他是谁?怎么会知道用玫瑰引开我?”说话的人声名赫赫,既兼有画家的身份又是国际投资集团——安氏财团的主[xi],名叫安儒生。话说,他身份殊贵,出入都有保镖促拥,却又为何会遭遇绑架呢?那是发生在上午的事了,有人在他的办公桌上放了一封信,里面夹着一枝玫瑰。信中人让他晚上八点只身前往未竣工的展览馆,说有惊天秘密相告。他本迟疑,可是信尾的署名引发了他的好奇——玫瑰天使!就这四个字,足以让他冒险。所以,他喝止了秘书和保镖的纠缠,操纵着轮椅来到工地边,绑架就发生了……

“告诉你?没那工夫!吕老三,磨蹭什么,还不快动手?他这样的大人物,太若人注目,拖久了,恐怕夜长梦多!”

“是强子的声音!他怎么逃出来的?”路雨生没想到强子和吕老三这俩恶棍会凑到一块。琢磨了一下,猜到他们应该是要用电把人害死,然后伪装成事故。和这些歹人打过交道后,他觉得自己更容易分析他们的阴谋了。“人命关天!必须马上拉断电源!”想着,他轻手轻脚的行动了。

电源控制箱并不远,他很快就拉下了电闸,楼里霎时间一片漆黑。

“哎?妈的,怎么断电了?你他妈还不快出去看看!”强子骂骂咧咧的命令吕老三出去看看电闸是不是跳了。

吕老三怏怏地走出去,好一会儿也没回来。

强子正在担心,突然见一个黑影走进来了,那身形——绝不是吕老三!

“强子,又碰面了!”路雨生的语气冰冷像一把刀。

“你是刺儿头!”借着楼外的灯光,强子认出了他。“冤家路窄!妈的,去死吧!”他说话从腰间拔出一把尖刀向路雨生发起攻击。

尖刀直刺向路雨生的胸口,他果断抬手准准的抓住了强子的手腕。

强子这才有机会发现路雨生如此孔武有力,自己的手竟动弹不得。不过,他也不甘示弱,又举起另一只手狠狠打向路雨生的头部。结果,手臂撞在了他的铁拳上,顿时感到骨裂般的疼痛。

路雨生飞起一脚正中强子下身脆弱处!这一脚,他早恨没机会踢呢,积蓄已久的力量一朝爆发,威力之大,强子立时趴在地上动弹不得了。

忽然,警笛四响。路雨生暗暗赞叹警方行动迅速,自己才报警不过几分钟而已!再看看死狗一样的强子,心中说不出的畅快。

“小伙子,帮我松绑!”安儒生提醒他自己还被绑着。

路雨生赶紧过去想把他扶起来,才发现他竟不能站立,便俯身解他手上的绳扣。这时,已经能听见上楼的脚步声,如万马奔腾渐行渐近,警察转眼就会赶来。

突然!强子一跃而起向外跑去!

“不能再让他跑了!”路雨生跳起去追强子。

走廊上,灯光豁然亮起,黑压压的警察从两边围过来,强子已是插翅难飞。眼看无路可逃,他冲到电梯前按下了电钮,并疯狂的撕扯封条。

“不要!”路雨生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强子不待厅门全打开就挤进了电梯里……

“啊!——”惨叫声传上来。

强子跌入了梯井里,几个警察跑下楼梯去处理,余下的警察蜂拥而入去解救人质了。

路雨生想起自己来的目的,掏出螺栓走向玻璃门。

“吕老三!”他大吃一惊——吕老三居然挣脱了绑在身上的皮带,此时正手持尖刀挟持人质做垂死挣扎。

他人小力薄挟着安儒生本就困难,加上面对众多威武的警察,不禁神色慌张,裤子也湿了一片。

展厅内,吕老三撑着人质哆哆嗦嗦的往前走,警察们手举着枪齐刷刷地往后退,没人敢轻举妄动。

“吕老三!”路雨生大喝一声,他恨这位同乡让家乡蒙羞。

吕老三听到他的呵斥一惊,拿刀的手晃了一下。

就在这一瞬间,“砰!”警枪响了,他应声倒地,生命竟结束得如此干脆。

路雨生心里滋生一丝悲凉,他想起妹妹说过:“生命来之不易,无分贵贱,只应珍惜。”默默念着:“雪缘,这样的一幕最好永远不被你见到!”转过身去。

“小伙子,谢谢你救了我!我安儒生是个有恩必报的人,你的命运就要改变了!”

听到安儒生的话,他没回头,大步离开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眼熟的坠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