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雪嫁娘 [目录] > 第28章: 眼熟的坠子

《雪嫁娘》

第28章 眼熟的坠子

慕流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时间过得真快,路雨生加入安氏财团已经有二个多月了,虽然暂时没有任何职务,但是,跟着哈市分公司的总经理毕冬剑学习,他可以涉及到该集团在哈市的一切投资事宜。

安儒生把他劝到自己的公司也真费了一翻口舌,又肯大力栽培他,原因颇多:首先,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二来,他头脑比较灵活是可塑之材;并且,他是三川乡人,那是个让他魂系一生的地方。

……

“雨生,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是,安总!”路雨生放下安儒生的电话匆匆忙忙前往他的办公室。

安儒生的办公室在安逸大厦顶层,须乘坐上下内外都有保彪站岗的专用电梯才可进入,金泰正站在电梯口等他。

金泰是安儒生的秘书更是他的朋友。

路雨生在他的带领下直达第二十层。

“一直往前走,最后面一间便是董事长的办公室,你自己去吧,他正在等你!”他给路雨生指完方向就转身走了。

路雨生还是第一次上来,不禁愕然:上面的布置像极了他以前承建的展览馆!——走廊两边的黑壁上尽绘着形态各异的玫瑰花图,只在尽头壁上写有白色的书法:安心惟危香如故,儒生一念浅深红。

他一路欣赏着推门而入,见安儒生正认真的作画,不想打扰,便站着不动。

良久,安儒生终于放下画笔转动轮椅面向他,问:“怎么样?工作还应付得来吧?”

“很吃力!我觉得我还是从基层做起比较合式!”他如实回答。

“恩,很好,你应该已经从实践中了解了工作内容。为了尽快把你栽培成公司的骨干,下一步,我会安排你出国接受培训,十几个月后,你将是MBA毕业生了!明天下午乘飞机去首都转机直飞美国波士顿!”安儒生的口气总像命令,即便当初被绑架时也是一样。

“M……波……”路雨生没听明白,只知道让他出国,赶紧回绝:“不!安总,我……不能走!我还要……找我妹妹!”

“不要闪烁其词,像个扶不起的阿斗!我已经替你安排了,你带你妹妹去美国医腿!由我的私人医生协助治疗,一定会见成效的!”

“治腿?”路雨生犹豫了一下,说道:“她还没毕业,不能半途而废!而且,我们不能再接受您的恩惠……”

“有什么不能!想置我于何地?我安儒生岂是可以亏待了救命恩人之辈!你妹妹已经同意了,她向学校申请了休学!你再无顾虑了吧?大仗夫,就要雷厉风行!回去准备吧!”安儒生一心想让他接受自己的帮助,恐再听他拒绝,操纵轮椅回里间休息室去了。

路雨生离开他的办公室,矛盾重重,径直去了蒋晓慧的学校。

……

“哥,你怎么来啦!”蒋晓慧一脸高兴的样子,正坐在轮椅上收东西。

“怎么?收东西?”路雨生走上去帮忙。

“是啊,你们公司来人说你会带我去美国治腿!所以我……哥,你在看什么?”蒋晓慧发现路雨生竟盯着路雪缘送她的画发呆,心想:“她应该不知道这幅画呀?为什么发呆?”她觉得很奇怪。

“这画上的项链……”路雨生低头,仿佛在回忆往事。

“你见过?”

“不是,我见过一样的项链坠子!这画哪来的?”

“是……你先说!你在哪见过坠子?”蒋晓慧同样急于知道答案。

“坠子就在我身上,是一个朋友托我转交给他女儿的!”路雨生黯然神伤。

“你的朋友……他叫什么名字?”蒋晓慧的话冲口而出。

“王贵!”

她愣住了……

蒋晓慧听完路雨生的长话凄凉,终于知道了贫困的爸爸对女儿同样有着丰富的爱,终于知道了王贵温厚的外表下有着真挚的情感。

那天,她当着同学们的面把他赶走,他含着泪似乎想说什么,原来是要送给她这条酝酿了多年的项链!往事涌上心头,父亲已经不在了,她惭愧的哭了。若不是,妈妈说王贵不是她的亲生父亲,她真愿意留下来去他的坟前添一坏土。

……

路雨生带着蒋晓慧出国了,当知道她是光棍的女儿,他就坚定了带她出国治腿的念头。

“如果早点发现蒋晓慧藏在床下的画,就可以早些了却光棍儿的心愿了!”路雨生在飞机上想起光棍儿,总觉得欠他的。

蒋晓慧的心情却大好,早已跟着飞机一起遨翔在云浪滚滚的天空里了。她感谢父亲,借着他的光,路雨生才会带她出国。她庆幸没把他们不是亲生父女的事告诉他,“谁知道到底是不是呢?妈妈又没说我的生父是谁,或许,她自己也不确定吧?”她想着以前一直耿耿于怀的怨恨,竟然不再难过了,仿佛生命中的所有的不幸都被眼前的快乐取代了。她如此高兴,不仅是为自己的腿有了康复的希望,更是庆幸从此一去就远离了路雪缘的影子;从此一去就可以和路雨生花好月圆共佳期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谁是王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