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雪嫁娘 [目录] > 第31章: 雪夜的温情

《雪嫁娘》

第31章 雪夜的温情

慕流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三十章情动“争服者”

或许是雪太大的缘故,警察竟迟迟没有赶来,两个人的体温已经低至极限。

路雪缘转悠累了,便停下脚步,把手插进袖管里,抬头看沈奇吃力的往上爬。

经过一个小时的努力,他爬了有一米多高了,实际上,他的成绩一直停留在这个高度。

“我们真不该下山!为什么你一遇到我就倒霉呀?看来,今晚我们也许有幸能见到耶稣啦!”他又一次从峭壁上滑下来,终于放弃了,坐在地上感叹。在事业上,人们背地里都称他是“争服者”,此时此地,他却实在无法征服这覆盖着松雪的冻崖。

“说什么呢?和我一起庆祝圣诞你不感到荣耀吗?”路雪缘抑制打颤的双唇,用打趣的口气分散沈奇的失望。

“呵呵,拜托!——白雪公主,我们就要成为一对亡命鸳鸯了!”沈奇已经感到死神在接近,因为他的四肢正在失去知觉。

“我不是白雪公主!拜托!——”路雪缘强颜欢笑。

“拜托!——说我是‘王子’,……那你自然就是公主喽!说实话,公主,……我现在真想做你裙下的小矮人!”沈奇的幽默在冷气中时断时续。

路雪缘笑不出了,她从来只记得他笃定泰山的声音,而不是无助的苍凉,忽然感到脸上多了两行凉丝丝的泪水。鹅毛大雪从头顶灌下来扑打在脸上,遇到泪水便粘住了,用它们冰凉的身躯允吸藏在她肤下面的一点点热量。路雪缘的脸被冰雪撕扯得有点疼痛,她想起来爷爷形容捡到自己的时候,说天也是下着大雪,雪花也是盖住了冰凉的脸——“雪缘,你能活下来是个奇迹!是你尽力的哭声把爷爷引来救了你,希望你永远记着自己生命之初的顽强!”爷爷的话又在耳边响起,路雪缘仿佛回味到了襁袍中时强烈的求生意志,抹抹脸,大声笑着,说道:“来,王子!让公主抱着你!”说完,她听见沈奇笑了,宽厚的胸膛包围了她。

落雪在沈奇竖直的大衣领里结了冰,发出亮光。路雪缘小心的把冰拿掉,又解开自己白色的羊毛围巾,递给他一方流苏:“围上,别让寒冷从脖子钻进去!”

“拜托!——就算冻成冰人我也是男子汉,不会变性用女人的东西!”沈奇的大男孩气流露出来,手仍抱在她身后。

“不是女人的东西!是救命的长围脖!”路雪缘气他死要面子推了一下。

“长围脖么?那我接受!围住你我,我们便可长相依、长相知了,哈哈!”他即时调着情,接过围巾,先把路雪缘仔细的包好,又用剩下的一头围在自己脖子上,笑赞:“它还真长哎!你之前怎么围得那么漂亮?”

俩个人的距离更近了,路雪缘能闻到他说话时的气息,一阵异样的苏软迅速传遍她的全身。

沈奇更是心潮澎湃:“在这天做的情人冢,搂着倾心佳人,闻着淡淡的女儿香,天堂也不过如此了!”他把头俯至路雪缘的脸旁,轻叹:“圣诞节、平安夜,抱着你,此生足矣!再不恋花色满园,再不问姹紫嫣红竞芳菲!”

“此花不与群花同!沈大少爷,什么时候了,你还咬文嚼字,想冻死吗?”她的口气充满了报怨,心中却是美滋滋的。他的话,分明是在说:“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心头唯一的花儿!”这样的意思,若是出自别人的口中,譬如李高飞,她会觉得恶心,出自沈奇的口中,她便幸福得快要死掉了。只是,她刚才回答的时候牙齿咯咯的响,沈奇摸不准那是因为生气还是太冷,不敢再说话,只把她拥得更紧了。

好一会儿,路雪缘先开口打破了沉默:“既然你口才那么好,就讲故事吧?”

沈奇很听话,乖乖的,添油加醋的讲起了《海的女儿》,引来她不住的问:“后来呢?……再后来呢?……”

他便讲得更起劲儿了,一时倒也忘了寒冷。

于是,他们就这样相拥着感受生命的温度。

……

……本章完结,下一章“ 绝境爱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