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雪嫁娘 [目录] > 第4章: 温馨雪国

《雪嫁娘》

第4章 温馨雪国

慕流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暗中,风卷残雪,路家小院单薄的矗立,险被吞噬。只有方格小窗内,透出暖黄色的灯光,显格外亲切,仿佛已经期盼了他们许久。到家了!一扇窗,隔离了冰雪两重天:窗外冰天雪地;窗内春意盎然。路雪缘和哥哥蹲在暖炉前烤火,嘴里有声有色的谈论刚才的情形,路雨生吹牛说应该把野猪抓回来吃肉。爷爷忙活着加火,把大锅里的饭菜端到桌上。

少顷,一家人终于围在了饭桌前。热腾腾、香喷喷的猪肉炖粉条,显然是至命的诱惑,居然还有一大碗煮鸡蛋!“咕噜噜!”,谁的肚子在唱歌?兄妹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会心地笑了。他们都很饿了,舌头下面的馋虫直往外钻。

“爷爷,今天怎么这么多好吃的?”路雪缘笑眯眯的看着爷爷问道。

路爷爷摸摸她的头,笑盈盈的坐下,反问:“你说呢?”。

“我知道,今天是雪缘的生日!”路雨生抢着回答。他记这一天,比记自己的生日都还要清楚。

“呵呵,算你小子机灵!都快吃饭吧。”路雪缘抿着嘴笑了,心里涌起一阵暖流。被村里人称为可怜的孩子,路雪缘从来不认同,她有一个最最亲爱的爷爷,一个最最亲爱的哥哥,他们一家人真的很幸福!

爷爷点上一袋烟抽起来,慈祥地看着两个狼吞虎咽的孩子。

“爷爷你怎么还不吃饭?”路雪缘一边问,选出最大块的猪肉放进爷爷碗里。

“啊,乖!爷爷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

“什么消息呀?小母鸡开始下蛋啦?”路雨生精神一振等着爷爷的回答。

“不是!”路爷爷低头摸摸烟袋杆,又笑呵呵地看着路雪缘和路雨生,迟迟不语。

“好爷爷,您就快告诉我们吧!”路雪缘撒娇央求道,在这个家里,撒娇是她的专利。

“就是呀,别卖关子了,急死人!”路雨生嚷嚷完又用筷子往嘴里使劲的扒饭。

路爷爷笑着嗔怪了一句:“臭小子。”继而拉高了声调说:“你们可以上学了!”

两个孩子有些疑惑,路爷爷解释道:“有个有钱人给乡里捐赠了一所希望小学,今天教育局的同志来找我,商量让你们去那里上学。”稍顿了一下,笑眯眯,说:“不收钱!”

“真的?!”兄妹俩尖叫,不知道如何庆祝这从天而降的喜事,竟用双手在桌子上拍打起来。

老屋子里顿时沸腾了!全家人的喜悦似在刹那间爆发,打破了天空的静谧,惊扰了沉静的山村。

直至夜深,折腾了一天的孩子们终于躺在暖炕上熟熟的睡了。炕,在北方历史悠久,至少从中国唐代以前,人们就开始使用这种可以烧火取暖的“床”。想起一句世代传承的俗语:“老婆孩子热炕头”。一家人,一席热炕,在吐气成霜的寒冬里圈出一隅温馨;也有人说这是温饱则安的生活方式。其实,这最朴实的追求何尝不是最实实在在的幸福?路爷爷的生活目标大致如此。在他的人生字典里找不到锦衣玉食,更找不到大富大贵,只要孙子孙女围着他活蹦乱跳,他就满足了。大烟袋,热炕头,守着孩子们,暖暖的幸福洋溢在路爷爷脸上。时间已经不早了,他有了睡意。轻轻地,在炕沿儿上磕磕烟袋,帮孙子拉拉被子,然后又转头看着孙女。她睡得真香,粉嫩的小脸恬静而安宁的沉浸在梦中,好像一切世俗的险恶都与她无关。不知怎么,路爷爷突然想起了七年前,一张冻得不成人样的小脸:青紫、褶皱、布满噩梦,不禁打了个冷战。窗外,北风嗷嗷地吼叫,一声声牵扯着路爷爷的记忆,他眯起眼睛,视线仿佛回到了七年前,那是个风雪交加的夜晚,那晚,他遇见了鬼。

……本章完结,下一章“ 血流成河”↓↓↓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