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雪嫁娘 [目录] > 第51章: 乖巧的精灵

《雪嫁娘》

第51章 乖巧的精灵

慕流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听到喝斥,路雪缘的心都快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了,这是多么意外,是多么惊喜——她朝思暮想的奇居然神奇的出现了!他不是要在法国过年的吗?怎么就回来了!她高兴得几近疯狂。天知道,这十几天来,没听到他一句问候,她的灵魂仿佛进了地狱的油锅,没时没刻的承受着煎熬。有多少次,她想买一张机票飞去法国,哪怕只隔着窗远远的看上他一眼也是莫大的满足。可惜,她没有那么一笔钱,只能望着头顶掠过的飞机送出牵肠扯肚的思念。

“陈经理,请你放开我!”她用力的推着陈铭刚,恨不得马上飞奔到心上人的身边牢牢抓住他的手,唯恐他会像梦境一样消失。

“不要推开我!宝贝儿,我爱你!”陈铭刚醉熏熏地打着嗝,用力拉扯路雪缘的胳膊。就在这时,一只有力的手臂抓住了他。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记重拳便狠狠击在了他的脸上,把他打翻在地。“你他妈的!……”他骂骂咧咧地爬起来,刚想还击,蓦然发现袭击自己的人竟是沈奇,浑身的酒气立时飞出了九霄云外,之前飘飘欲仙的感觉也被极度的畏惧和羞愧给冲散了。面对这位冰山一样冷峻的外甥兼上司,望着他眼睛里骇人的怒意,陈铭刚顾不得思考那怒意是为了路雪缘还是自己的妻子,徒然收起了高扬的手臂,跌跌撞撞地冲到路边,逃也似的钻进了一辆出租车。车辆骤然启动,发出压抑了许久的吼声,冲进车流。

……

这时候,天空中忽然飘下了洋洋洒洒的雪花,它们像乖巧的精灵在喧嚣的都市中静静的开放,一片、一片贴在酒吧门前的红色方砖上。酒吧的霓虹灯射出醉人的琉璃光影,在俩个相思恋人闪烁着泪花的眸里化成了翩翩飞舞的彩蝶,牵引着他们疯狂的拥抱在了一起。

……

“奇,我们去哪里?”

“雪儿,你想去哪里?”沈奇一只手把着方向盘,一只手紧紧地拉着路雪缘,深情地看了她一眼。

“我想去一个安静的地方看下雪!”路雪缘的视线从来没有偏离过他的脸庞,像是要弥补多日不见的哀伤。此时此刻,她真的只想去一个安静的地方,去一个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地方,去轻轻的陈诉她的思念。

“遵命!”沈奇突然掉转了车头,往一条车流较少的路上驶去。

路上的车辆越来越少、越来越少,沈奇的车灯成了孤寂的长路上最夺目的光明。他终于松开她的手,打开了车内的音响。

舒缓的旋律渐渐响起,优美的钢琴曲《雪之梦》在静谧的夜里轻轻地吟唱。路雪缘被这梦幻般的乐曲感动了,朦朦胧胧中,她仿佛又走回了三川乡的雪路——悠扬的雪花在眼前轻飘飘地飞舞,带着她的脚步踏上绵软的积雪。她深吸了一口夹着乡土芬芳的空气,穿过挂着雾凇的丛林、沿着蜿蜒的雪路漫步走上山峦。放眼眺望,白皑皑的山坳里分布着干净的房舍和大片的田野,一处处昏黄的灯光渐渐在熟悉的村庄点亮,为迷路的雪花指出了家的方向……

“雪儿,怎么哭了?”沈奇把车停下来,关掉了音乐,用纸巾轻轻擦拭她的泪痕。

“没什么!阿嚏!”路雪缘突然打了个喷嚏,赶紧夺下他的纸巾捂住鼻子。

“唉!真不该听你的,应该先带你去医院。”他说着把纸巾盒递给她,又脱下了自己的大衣披在她的身上,轻声问:“还冷么?”

“我不冷啊!你把暖气开那么大,鬼才会冷呢!还是别管我了,我只是小感冒而已。你看,你的手都热得……”她摸着他的手,发现他的体温越来越高了,惊呼:“奇,你在发高烧!你生病了吗?”想到他这半个月来居然没给自己打电话,甚至没有告诉自己他在法国的电话号码,她忽然不安起来,难道他在国外大病了一场么?她被自己的想法吓坏了,皱着眉头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一直没给我打电话?你有事瞒着我对不对?”

沈奇笑了,“傻丫头,发烧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还不是和你一样,小感冒而已!也可以说,这是我为自己的行为付出的代价。”说到这,他收起了笑容,凝视她的眼睛,神情变得非常严肃,“雪儿,对不起!我是故意不和你联系的!”

“故意!”路雪缘的语气带着震惊和质疑,她被他的话严重打击了。故意不联系?如果这个理由成立的话,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原谅他的行为。

……本章完结,下一章“ 爱的距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