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雪嫁娘 [目录] > 第6章: 三条人命

《雪嫁娘》

第6章 三条人命

慕流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究竟是什么人?他怎么来的手术室?本来,李久白进手术室时是用力关了一下门的,门也应该会自动锁住,不过今天被一条项链卡住了才没有锁起来。所以,心急的老张头试着推门的时候,门悄悄开了,他看见了地上的项链,这不是沈老师的宝贝么?那女子,经常盯着项链上的红坠子发呆,痛苦时仍紧紧攥着的,像攥着命一样。他拎起来,想给她送进去,无奈里面的小门关着,于是他就趴在窗上往里瞧。妈呀!老张头瞳孔放大了,他烧锅炉的时候,盯着通红的火焰,眼睛也是睁得很大。

“沈老师死了!?”他再看,可惜,一双眼看了半辈子锅炉,竟没练成孙悟空的火眼金睛,只觉得眼前的事有些不对劲,却看不出端倪。幸好,当听到里面商议要处理奄奄一息的孩子,他震动了一下:“那孩子明明是活的呀?现在还在动呢,怎么就能给处理了呢?”。

正巧,蒋医生开门出来,他疾步冲入房间,抱起案板上包在小花被中的婴儿就往外跑。

“哎!你干什么?”

“快拦住他!”

身后,李久白和蒋郁芳的呼喝声传来,老张头提速,遁入无声的黑夜里。黑夜掩埋了他的身影,掩埋了一切。

第二天,人们谈论的话题可多了:乡小学一连出了三条人命,沈老师难产大人小孩都死了;老张头赶路时掉进了山沟里一命乌乎。还有就是关于沈老师神秘身世的猜测:她只身一人来到这儿,她的孩子是谁的?她从哪来?她从来不肯说,大家只知道她叫沈君玫,来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三四个月的身孕。当时,虽然已经冠冕堂皇的破除了一切旧社会的思想,但是根深蒂固的传统道德观念还主导着人们的行为。所以,尽管学校紧缺教师,尽管沈老师才华横溢,她的到来仍招来家长们的非议。面对迎面袭来的戳戳点点,“不干净”的女子选择用沉默和善良来化解责难。她在黑板上写过一句诗:“火不热贞玉,蝇不点清冰。”,有学生不是很懂,想开学后再问问老师两句诗的深解,却再也找不到她了。她走了,走得那么突然,留下一身难解的密秘。这个暂且不说,可是老张头怎么会失足摔死呢?他把刚出生的孩子带哪去了呢?这个插曲和路爷爷又有什么关系呢?

跑出卫生院,老张头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带孩子去找一家好的医院!他觉得小沈老师不在了,只有留下她的血脉才对得起她。老张头孤寂了一辈子,如果说他还有一个亲人,那就是沈老师。几个月来,她像春风般徐徐为他送上温暖,他才品到被人关心是个啥滋味。

“真是生死无常,就在除夕,俺俩人还在一起吃年饭;昨天,她还打来温热的水帮我暖长满了冻疮的老脚。莺声热语犹在耳际,亲人却永远离开了!”想着,他不禁老泪纵横,越跑越快。

惊愕、悲愤,使这位年近七旬的老人失去了理智,忘了自己所行走的山路旁边是一条三十几米深的大坑。他边哭边跑、边跑边哭全然失去了方向。

突然!老张头脚下一歪踏空了,身体跟着滑了下去。他一惊顺手拽住了一棵小树,另一只手紧紧抓着孩子。可惜,树太小了,被他一抓渐渐歪倒。眼看就要跌落!老人用最后的力气把可怜的婴儿扔到山路上,继而,闷声不响地坠向深渊,带着无限的牵挂和绝望去从了他的宿命。

“哇!”,的一声,婴儿发出了她来到这个世上的第一声啼哭,哭声不大此时此地却震动了山野,也震动了正在赶路的路爷爷,让他和可怜的孩子在大雪中结下了缘。

……本章完结,下一章“ 雪夜惊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