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雪嫁娘 [目录] > 第60章: 生命因为承受痛苦而存在

《雪嫁娘》

第60章 生命因为承受痛苦而存在

慕流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切都发生得异常突然,不过大家很快便明白了眼前的状况:李妍用她的无声手枪向路雪缘射击,沈奇为了保护她胳膊上中了一枪。这惊世骇俗的一幕让全体在场人员都不知所措,第一时间竟是在惊叹沈奇的反应之快——要不是他迅如流星的一挡,子弹击中的位置可就是路雪缘的头部了。

事实上,路雪缘并没看清李妍说话的时候拿出了个什么东西,猛然之间就被沈奇推了一下,再一转身,便发现他洁净的西装已经被喷射而出的鲜血染红了,恐怖的红!她不加思索的扑向他,却没碰到他的身体。

只在白驹过隙之际,沈奇的身影已经跃到了白轲奇的身边,一把抓住了他持枪的手腕!喝道:“Ben!你要冷静!”

“Shit!你抓着我干什么?开枪打你的人不是我!”白轲奇异常激动,大声吼叫着甩开沈奇的手臂。

“哦!”一阵灼烈的疼痛猛地袭上沈奇的神经,他不由自主的松开了握住了枪身的手。

白色的小手枪瞬间从两个人的手中脱飞了出去!

偏偏就是那么巧!路雪缘正要奔向沈奇,突然被什么绊了一下,身体顿时笔直的扑向地面。而她的手臂也在挥舞之中撞到了空中的手枪,把它推到了李妍的面前。

整个房间的空气都凝固了!李妍又捡起了她的手枪,再一次指向了刚刚蹲起身来的路雪缘!

“住手!把枪放下!”几个拿着枪的警卫接到便衣的信号踢开门冲了进来,严厉的喝令李妍。

“我不!我就不放!你们出去!都出去!我要和我姐夫说话!快点!出不出去?不出去我就开枪啦!”她像是已经受惊失控了,咆哮着把枪逼向路雪缘的额头。

“小妍,别动!”见到空洞洞的枪口对着自己的爱人,沈奇的惶恐已经到了无法形容的地步,身上的毛孔伴着莫名的疼痛颤栗,冰冷的汗水像决了堤的洪流几秒钟之内便打湿了他的衣服。他喘息着,闪电般的转身,用笃定的目光望着陈景严,直呼他的名字:“景严,你们出去!给我十分钟!”

阵景严沉思了一会儿,锁着眉头向警卫员点了点头,示意他们按照沈奇说的去做。

于是,不多一会儿,包厢里的人便在警卫的指示下陆续出去了,金色的大门严密的关闭了起来,若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三个人。

安静了,无论是厅里或是门外,都是那么安静。只有硕大的落地窗外,不时的传来庆祝新春的炮声。墙边的暖器呼呼吹着热风,掠过地上凝固的血浆扫起一阵腥气。

路雪缘望着如注的血水不停地从沈奇的指尖流向地面,眼前一阵阵的眩晕,似乎天和地都在这一分钟变色了,变得血红血红……她最后的一丝理智崩溃了,猛然站起来,背对着枪口,哽咽着:“奇……你出去……我求你!”

“你别动!谁让你动了!”李妍叫着站了起来,把枪顶到了她的脸上。

“小妍!”沈奇温和的声音响起,“你不是有话要和我说吗?先把枪放下吧,我一定耐心听你说!”他不敢回答路雪缘的话,怕一不小心又刺激了李妍;也不敢看路雪缘的眼睛,怕自己会因那一个对视乱了方寸。然而,此时此刻,他又是那么想看她一眼、呵护她一声,这种纠心的感觉加上伤口的疼痛使他觉得每一秒钟都是折磨。或许,生命因为承受痛苦而存在。做为一个男人,他必须承受煎熬,绝不可以让难过写在脸上,因为他的恋人正需要他的沉着,所以,他装作无视雪儿的存在,以格外平和的语气安抚李妍:“小妍,怎么不说话了?你今天的表现很反常,这不像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告诉我,我会爱护你,就像对待自己的亲妹妹一样,相信我,好吗?”

“姐夫!”李妍叫了他一声便开始放声的哭泣,断断续续的说:“我……对不起你!我真的不是有意开枪伤你的……我刚才太冲动了,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疼吗?”

“疼啊!小妍,要不然你把枪放下,陪我去处理伤口好不好?我们还有很多很多时间可以说话,只要你愿意,我任何时候都可以听你诉说!”

“不!你说错了!我没有时间了!”她更加激动了,连着抽泣几声,才无力的说:“姐夫,我……我……我被传染了HIV!”

……本章完结,下一章“ 存在心里的泪”↓↓↓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