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雪嫁娘 [目录] > 第77章: 恼羞成怒

《雪嫁娘》

第77章 恼羞成怒

慕流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就是摆脱尴尬的绝佳办法吧?路雪缘并没有回答沈奇的话,甚至不看他一眼,急匆匆欲抽身而退。

“雪儿!”他一把拉住她的臂,音量不受控制的飙高,“有什么事情不能让我知道的?大胆的说出来!”

“哟,有人来撑腰啦!告诉你吧,她欠了我的钱,你愿意替她还吗?”

“先生!”路雪缘带着恨意呼喝了一声便把头埋得更低了。

欠钱?三百万!他的脑中快速闪过雪儿曾在电话里说过的话,当时以为那是一个玩笑,现在看来另有隐情。他带着疑问瞥了她一眼,刚要继续盘问,忽听有人齐齐唰唰的喊道:“沈总早安!”

保安经理已经带着十几个保安奔过来了,正恭恭敬敬的向他行礼。

“早!”他对大家点点头。

“沈总,对不起,我失职了,让闲杂人等进来滋事!请您处分我吧!”保安经理低头请罪。

“你他妈的说谁是闲杂人等?”一个打手大骂。

“闭嘴!”刀疤低喝了一声,望着沈奇,问:“你是沈奇吗?”

“这位先生,他正是我们的沈总经理,请你不要在这里闹事,跟我走吧!”保安经理向刀疤靠了一步,似要对他采取行动。

“等一下,既然被我撞见了,就把事情简单陈述一下吧!”

“沈总,是这样的!”保安经理急忙答话:“餐饮部的主管韩菲打碎了他价值三百万的玉佛,路秘书答应帮韩菲还钱,他是来催款的。当然,这是我们的失职,不该让他们溜进来。”

“三百万的玉佛?有鉴定书么?”

“有!”一个打手理直气壮的从怀里拿出了鉴定书递给他。

沈奇看了一眼,冷笑,“前清的文物!好,那三百万我来赔。不过,你们必须先和我去警署确认这件文物为合法收藏,走吧!”

刀疤被沈奇鹰一样犀利的目光看得心虚不止,赶紧站起来,说道:“哼,摆明了没有还钱的诚意。算老子倒霉,惹不起你这棵大树,那钱我不要了!弟兄们,咱们走!”说完,带着他的手下向外走去。

“站住!”沈奇喝住了他。

刀疤战战兢兢的问:“你还想怎么样?”

沈奇松开雪儿的胳膊转过身,伸手掏出了一叠支票,快速的写了几笔,撕下来给他。

看着那象征着财富的纸张上赫然写着三百万字样,刀疤先是震惊,没想到他会答应付钱,继而喜笑颜开的抬手去接,刚要碰到纸张竟又停住了,擎着一双抖动的手,吞咽了下口水,盯着支票,说道:“沈总,我懂了!我就佩服你这样有真情真义的人!我刀疤虽是个混帐,可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你这钱我不能要!要了,我以后就没法在道上混了!你放心,我们以后不会再来骚扰路小姐她们了!”说完,咬着牙收回了贪婪的双手,丢下一句“那玉佛本来就不是我的,这三百万也到不了我的手中!”率众走了。

沈奇微微思索了一会儿,示意保安退去,走到路雪缘身边,很严肃的说:“雪儿,这件事为什么不告诉我?是不是还有其它的事情,和昨晚有关么?不要对我留着秘密好吗?”

昨晚!难道他知道了!她摸着他送回来的小手机,看到他审判的眼睛仿佛在说“这个女孩,到底有多少不堪的秘密?”心里很不是滋味,凄然笑了一下,答道:“奇,每个人都有保留秘密的权利,它不应该因为财富的差异而有所区别!我去上班了,替韩菲谢谢你的仗义疏财之举!”说完,踩着她的高跟小皮鞋嗒嗒嗒嗒的走了。她也知道自己这是恼羞成怒,所以不敢停留,不敢转身,生怕看见他的脸变出难过或是怒睁睁的样子。

昨晚,就是这一个含糊不清的概念,沈奇想到的是她打电话提钱的时候,路雪缘想到的是自己酒醉了被人侮辱的时候,于是,他们的之间又有了距离,她回去上班,他带着不可竭止的怒气大步流星的走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神秘花园(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