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雪嫁娘 [目录] > 第8章: 初现芳华

《雪嫁娘》

第8章 初现芳华

慕流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冰雪悄悄融化,春天从沉睡中苏醒,时光似这般变幻着永恒的魔术,却永远不是昨天那场表演。魔术师的手指轻轻一点,黑幕渐渐拉开,朝阳娇羞的从山后升起,如丹砂般辉映着大地。路爷爷的坟边,满地的蒲公英花黄艳艳的盛开了,一位纤细的少女沐浴着阳光袅袅地从山下走来,正是19岁的路雪缘。

整洁的白色海军领衬衫和有些褪色的淡蓝色背带裙,这一身朴素的校服已然掩饰不住少女的芳华。一阵微风吹过,裙裾随风舞动出了姿色。路雪缘理了理被风吹散的刘海,脸上流露出淡淡的哀愁。好一张俊秀的脸庞!十二年过去了,她出落得娉婷玉立,宛若一朵怒放的崇明水仙。

似这样一个天生丽质的人,想必是个十全的幸运儿?可叹自古好花惹摧残,皆因芬芳太迷人!路雪缘的命运多折,远不是单纯如她所能想象到的。

她屈身跪在爷爷坟前,把一小束蒲公英花恭敬的献上,轻念:“爷爷,我来了!——朝阳真美啊!”

从前,她常常伏在爷爷的背上,迎朝阳、送落日。爷爷的背又宽又厚,像一张舒适的大床。有一次,小雪缘牙疼得不能入眠,就是伏在上面,被爷爷晃着,一觉睡到天亮……过往的温馨却是如今的酸楚!

她深吸了一口气,藏好回忆,向爷爷道别:“爷爷,高考结束了,明天我就要走了!三年了,哥还是没有消息!我……”忽然说不下去了,泪水扑漱漱掉了下来——哥哥从人间蒸发了!每次这样想,刺骨的寒气就从她浑身的毛孔往里面钻,冰得她发抖。

三年前,流胶病摧毁了他们赖以生存的李子园,路雨生留下四百元钱和一张字条不辞而别:“雪缘,我去春城一家建筑公司干活了。那家公司很大,先给了一个月工钱,别舍不得花!以后……别担心,我很快就会回来,等我!”

哥哥走了,从此杳无音信。可是他留下了承诺,路雪缘在等他回来,等了三年!三年间,她在心里默默写着同一封信:“哥,你快回来!我不要钱,我要哥哥。哥,你听不见我在哭泣吗?房子塌了,你不回来我连家都没有了!”

路雪缘清晰地记得,那天,雨很大,她沿着村路一路喊一路追,终于没能追回哥哥离去的脚步。摔倒的时候,她趴在泥水里面期待着哥哥那双温暖的手能再来把她拉起来,可是失望了,哥哥敌不过命运的驱使踏上了离乡谋生的路。那天,连老天也欺负她,用肆虐的暴雨无情地摧毁了她仅剩下的、唯一可以遮风挡雨的土房子。她只有哭泣、哭泣……

终于高中毕业了,是时候了!她决定去找哥哥,哪怕上穷碧落下黄泉,哪怕四处茫茫皆不见!只要找,就有希望!

天色阴沉沉的,一如少女的心境。路雪缘静静的坐在爷爷的坟边,诉说心事。山风胡乱地吹着,把她及腰的马尾辫拂得很凌乱,她随手捋了一下辫子,抬头看看雨随时都会落下来,这才恋恋不舍地往山下走去,心里隐隐有几分不安。

刚回到学校,雨已经稀稀拉拉的下起来。放暑假了,师生们都回家了,路雪缘无家可归仍栖身在宿舍。空旷的三川中学此时寂静非常,倒是淅淅沥沥的雨点,打在玻璃上为校园平添了一分热闹。

小雨清凉,带着一丝淡淡的忧伤,路雪缘不禁仰起脸,闭上眼睛享受雨滴的亲吻——竟要化身在这雨中。

“你终于长大了!”

李高飞的眼睛躲在窗内闪着饥渴的淫光。见路雪缘微湿的衣服轻贴在身上已藏不住成熟的曲线,不禁激动地感叹:“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忽然,雨下大了,硕大的雨点噼里啪啦拍下来,路雪缘赶紧抱着头跑回宿舍。

……本章完结,下一章“ 畸形的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