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雪嫁娘 [目录] > 第82章: 灾难性的鸡尾酒会(2)

《雪嫁娘》

第82章 灾难性的鸡尾酒会(2)

慕流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是一个不该发生的动作!至少,路雪缘是这么认为的。这个与电影《铁达尼》中的招牌动作有异曲同工之精典的亲密造型,应该发生在她和沈奇之间。可是,遗憾已经发生了,何必想它呢,何必让陈铭刚的影子误占了自己的脑细胞?她扔了陈铭刚献媚的眼神,低着头走路,不想理会任何人。

“雪缘,跳得真棒!”韩菲的声音在她耳边炸响。

“是啊,雪缘姐真是一流的!你穿礼服的样子比仙女还要美!”可心托着酒盘笑出两个酒窝。

“你们也来看热闹啊!”路雪缘低声埋怨她们,站了下来。

“小狐狸精!”随着一声尖叫,陈铭刚的妻子石猴似的蹦出来了。她径直奔到路雪缘的面前,二话不说,把一大杯酒“唰”的泼在她脸上。

紧接着,高大的鸡尾酒杯也被她狠狠地砸向地面,碎了。

伴着脆响,路雪缘的颜面也碎了——浓烈的酒汁打湿了她额前的发丝,顺着她的眉眼往下淌。众目睽睽之中,她像是一只被剥了皮的落汤鸡,手足无措。

又有许多人抢宝贝似的围过来,用奚落的眼光看着她,交头接耳的议论。她的脚跟在指指点点中不由自主的向后退。

祁易霞却更加得了势,喊着:“怎么,心虚了,想逃呀?”

“陈夫人,你怎么蛮不讲理?雪缘哪里得罪你了?你就这样往人家身上泼脏水,我不许你伤害她!”韩菲气愤的拦在她的面前。

“滚开!谁也别想护着这个狐狸精!”祁易霞号叫着用力推了韩菲一下。

“呀!”韩菲冷不防失去重心摔倒在碎玻璃上,扎了满手的玻璃屑,疼得尖叫起来。

“菲菲姐!”可心吓哭了,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陈夫人,你太过分了!”路雪缘急切的去扶韩菲。

“过分?”祁易霞一把拽住了她,冷嘲热讽的说:“和人家的老公藏在包厢里又啃又抱,还让他在结婚纪念日把老婆丢在一边搂着你跳舞,你还说我过分?大家评评理,是我过分还是她不要脸?”

她的话音刚落,围观的人里便有不少女人指着路雪缘议论纷纷:“现在的女孩子呀,仗着年轻、有几分姿色就爱撩拨已婚的男人!”

“可不是么,尽是些小妖精!”

“你……简直就是一派胡言!我们……我……”路雪缘又羞又恼,颤抖着双唇说不出话来。

“小妖精,还敢骂我?我让你骂!”祁易霞不怀好意的拉扯她的肩带,白皙水嫩的肩膀登时露了出来。

“啊!”路雪缘情急之下惊呼出声,用手按住肩带往后退。

祁易霞却哪肯放过她,死死的拉着肩带。

这一拉一挣之间,肩带被祁易霞“呲啦”抓在了手里。

路雪缘忙扯住下落的裙子,眼泪簌簌地落了下来。

“住手!疯婆子,你在干什么?”陈铭刚大喝一声,踉跄着过来制止自己的妻子。

“干什么?你说我干什么?今天是我们结婚十周年纪念,你在做什么?要跳舞为什么不和我跳?跳《爱无止境》!想和她天长地久是吗?”祁易霞声泪俱下,越说越激动,竟然捡起一块碎玻璃划破了自己的手,伸到陈铭刚面前,“你心疼她,想和她长相厢守,嫌我碍事了是吧?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成全你们!好不好?”

嘶哑的哭喊声惊落了树上洁白的花瓣,惊了所有的人,除了陈铭刚。

他在冷笑,在笑妻子的疯狂。这样的把戏,她不知已经玩弄了多少次。她哪是在划自己的手?她是在划他的心!可以说,对她的自残,他已经麻木了。

面对他的冷酷,祁易霞的心冰冻到了极点,揉着头发嘶喊:“你这个冷血动物!我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对我!是,小涛死了,可,那是我一个人的错吗?”

她的喊声中饱含着痛恨,饱含着不甘,若不是天公作孽,她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呀!哪曾想,一切美满就在一夜之间失去了。

那是五年前的一天……

……本章完结,下一章“ 灾难性的鸡尾酒会(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