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生死别恋 [目录] > 第24章:咖啡厅提休男人

《生死别恋》

第24章咖啡厅提休男人

MILI1966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要以最大的努力,留下最小的遗憾。”我不肯随心所欲的毁掉看来很平静的这一切,一直要求自己做得最好。可是他却仍不知悔改,置我于不顾。这一句话,还是他自己写的,我也由此而感动,可他已忘了这句话。我对这句话也灰心了,还是改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吧!我已做了最大的努力,我气馁了。

别再梦想回到从前。这个世界,没了谁地球照样转,这个世上,没了谁也照样过。躲避不解决问题,却能把问题看得清楚;痛苦不解决问题,却会让自己更坚强!

初恋是纯情的,但不比生活中的困难,痛苦,成功来得有声有色。

白开水是纯洁的,但没有咖啡,牛奶,橘子水来得有滋有味。

人的一生如果只有初恋的纯情,安逸地了此一生,那不等于一辈子只尝过白开水,而从没有沾过咖啡,牛奶,橘子水吗?

我不怕人生的酸甜苦辣,只有经风过雨,尝遍各种滋味,人才没有白白的来到世上一回。所以,我不怕人生中的风风雨雨

--------------------------------

米莲看见这段话被惊呆了,原来米莲已经决定要跟他离婚了,怪不得她会找宁城一起回家。肯定是她已经对自己的婚姻绝望了,想必赵鑫回家后也不会对米莲有什么感情,也就不会有什么侵略性的举动了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在这个家里米莲暂时还是安全的。她这样想着,杜鹃就发话了:

“女子,终于想明白了?这个男人根本不值得你留恋。”

米莲呆呆的,听着杜鹃的话,乱点着头。杜鹃说:

“我饿了,要不要出去吃点东西?你家里看起来也没什么可以吃的东西。”

“我也饿了。”

米莲摸着咕噜噜乱叫的肚子说。

“那就去咖啡厅吃算了,我们反正没有事情,吃好就在那边坐坐。”

“哦。”米莲不置可否,跟着杜鹃出了门,又笨拙的锁好门。杜鹃上车发动了车子,米莲还站在车门边,杜鹃从里面给她开了门。

不一会就到了咖啡厅,杜鹃点了牛排饭,米莲也说那就和你一样。

杜鹃总是感觉米莲没有以前那么的活跃健谈,也许是心情不好吧,她这样想。

米莲却有点怆然,她对自己未来的命运有点把握不住,心头非常的不安。又不能跟杜鹃说什么,她心里记挂着宁城,却又不能在杜鹃的面前去跟宁城联系。她肚子也不争气,饿的心慌慌的。等饭菜的盘子上来了,她看见了刀叉傻眼了,都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看着杜鹃怎么用的,她就默默地跟着她学。不过却把碟子用刀切得嘎嘎响。杜鹃看了她一眼说:

“女子今天心情不好啊?把盆子都要切破了,发什么脾气呢?”

米莲羞涩得脸都红了,她不敢再发出声音,轻轻的切着,还直接的整块的扎起来吃。

杜鹃白了她一眼;

“淑女气质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你当这牛排是赵鑫呢这么咬牙切齿的咬?”

米莲不敢再轻举妄动,就放下不敢再吃牛排了。

“你不饿啊?怎么我一说你就不吃了?生气了?”

杜鹃还以为米莲真的不饿,其实她怎么知道,米莲已经饿得想狼吞虎咽了。

杜鹃不客气的将米莲面前不吃的牛排一把叉过去:

“你不吃我来消灭它。”

米莲看着牛排,心里直喊:

“不要。不要拿走。我饿死了,我要吃的。”

可嘴巴里却说:

“你吃吧,我吃饱了。”

唉,这纠结的事情可真让人纠结。米莲端着面前的水喝着,不想肚子里的咕噜声给杜鹃听见。

水果来了,米莲看见水果来就高兴起来,她用手要去拿,被杜鹃打了一下手:

“你面前的牙签呢?”

那牙签用纸袋包着,米莲可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不过水果盘边好像也有竹签,她就拿来一根学着杜鹃的样子去刺着送进嘴巴。

吃完水果,终于不那么饿了。杜鹃问她:

“你要叫什么茶?还是咖啡?”

“咖啡?”

米莲只是没有听说这个词,所以说的是问句。可杜鹃却以为她是要咖啡,就叫服务员:

“两杯蓝山。”

咖啡来了,米莲跟她的样子,放进少许奶糖和奶精。杜鹃搅动了几下放下调羹就端起来喝了,米莲却用调羹送了一勺进嘴巴里尝尝看。一口喝下去差点被她吐出来,她皱着眉:

“好苦啊。”

又不敢说出来,就去那放奶精和奶糖的杯子里将所有的甜的东西都倒进咖啡杯里,搅动了几下才又送一调羹进嘴巴细细的尝着。她小心的,一小口一小口的用调羹喝着,很淑女的样子。

杜鹃却看得有些想发笑:

“女子今天发神经了?也不怕甜掉牙。你的手抽筋了?不会端起来喝了?做什么小孩子的动作呢?”

米莲听她这样讲,知道自己可能又做错事情了,就跟杜鹃一样,放下调羹,用手端着咖啡杯喝着。

唉,没有想到,在这咖啡厅吃个饭有这么多的规矩。比古代王府家里的规矩都多。

就这样在这里坐着,听着悠扬动听的背景音乐,米莲看见杜鹃拿出手机玩着,她也拿出手机,却不敢打宁城的电话。她看着看着,宁城就发来信息了:

“亲爱的,吃饭了吗?”

“是宁城发来的吗?”

杜鹃问道。

“嗯嗯。”

米莲羞涩的说。

“女子,谈恋爱了人都变斯文了。”

米莲羞红着脸,口里“哦。”“哦。”的说,却不知道怎么回答。

“唉,忘记带儿子出来了。不过今天他上幼儿园,等下再去带他。”

旁边座位上的两个帅小伙子老是往这边看过来,杜鹃就说:

“那两个帅哥想来搭你一下的。”

米莲更是飞红了脸,将头低到桌子上不敢看人。

杜鹃又话题一转:

“你家那个赵鑫如果来看见你是跟我出来,又会不高兴了,他妈的,我想离婚关他什么事情?”

米莲问道:

“你也要离婚?”

“你头晕了?我都跟你说了好几十遍了,我要离婚。我明天就去跟他离婚。”

说着又说起她老公的绝情和不知道哄老婆,眼泪满面的数落着她老公的过分。

米莲听久了她的怨恨,就问了些不痛不痒的话题。

一个下午都听着杜鹃的竹筒倒豆子一样的话。米莲只是在担忧看见赵鑫该如何跟他相处?

杜鹃说着说着也不禁流泪了,说我们女人真苦,我们真的很苦命。

米莲不知道她的情绪也是因为想跟老公离婚才这样的,所以说各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杜鹃说:

“我那个老公真是死相,从来都不知道哄一下老婆,每次跟他吵架都要被他气死。”

“你也跟老公吵架?”

米莲问。

“怎么可能不吵?他在外地开个公司,把本钱都要亏掉了,她的电话里都是跟女人发的信息。”

“你也看他的信息?”

米莲问。

她是怕赵鑫回来也检查她的手机,那么不就被他知道她有宁城了?

“是他睡着了,手机响起来他没有听见,我去打开他的手机才发现的。”

杜鹃抽出纸巾擦了擦眼泪又说:“在外面勾搭女人也就罢了,回家以后就天天都是赌钱,说他还不听,我跟他过个死人的日子。”

杜鹃眼睛都抹红了:

“这么长时间没有回家,回来连一点吃的东西都不知道带给小孩,你说他对这个家还有一点责任心吗?他眼里还有我和孩子吗?”

“你不要伤心了。”

米莲不知所措的给杜鹃递上纸巾。

“他无情我无义,他做初一我做十五,他别怪我狠心,我会让他后悔的。”

杜鹃边流泪边说。将米莲从她的往事里带回到她的陈年往事中去了,当她听宁城说要休了她的时候,她觉得头晕目眩,人都要死过去一样,那心如刀绞的感觉让她永生难忘。

她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难过了,因为已经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了,谁知道,这种感觉让杜鹃给挑起来了,她也闭闷了一颗心,不知道以后这个世界的宁城会不会也跟以前的宁城一样,对他无情无义的说出同样的话呢?如果也是这样对她说这样的话,她该如何是好?跟杜鹃说的那样去离婚吗?可在这个世界,宁城根本连她的丈夫都不是,又如何离婚?是不是就不用离婚,他如果不喜欢了就可以直接离开自己?米莲想到这里又是心惶惶然,不知道未来的路怎么去走?

嫁给宁城是可行的吗?自己的身份这么的特殊,可以女的跟男的提出离婚吗?好像杜鹃是这样说的,她要和她老公离婚,那么我是不是也可以跟赵鑫说离婚的事情呢?这样离婚后自己就可以嫁给宁城了,就可以陪宁城好好的生活在一起了。

米莲突然的对这个世界有了希望,原来在这个世界里,女人也可以休掉男人的,这是多么大的一个冲击啊。这让米莲心潮澎湃。

-------------收藏啊,荷包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留在心里做回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