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生死别恋 [目录] > 第34章:时间如白驹过隙

《生死别恋》

第34章时间如白驹过隙

MILI1966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米莲继续看着书里的聊天记录,惊讶于米莲的生活的多姿和朋友的多样化,竟然有这样没有见过面的朋友可以谈论这样的话题?在文集里,她看见有一篇写和杜鹃的场景:

冬至夜

昨天是冬至日,听说冬至夜作的梦都是真的,所以每回醒过来都会想一想有梦见了什么?自己也不禁失笑,笑自己的迷信和玩心未眠。

我似乎梦见了我在江山市的朋友阿青夫妻俩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可他们夫妻应该是活得很不错的。上次回家的时候,他们告诉我说明年想投资开个KTV的。后来梦见的是我从很多的门中走出去,还在一片花海中采紫色的很漂亮的花,采了好大的一把,才舍得走。可感觉手里的花实在是太大把了,单手握着有点吃力。心里还想着,或许我采太多了,太贪心了一点,却不舍得丢弃其中的任何一支。又好像是要赶去上学,不快点赶到就会迟到了,却好像自己并没有走过这条道路,不过方向应该是没有对的,且风景很不错,舍不得挪步的样子。

想记一下前一晚都作些什么梦,却毫无所得。也不知道是记性不好,还是真的没有做梦。

我在苏州做生意的好朋友杜鹃告诉我说:“今天是冬至,要不要来我家吃晚饭?”我刚刚前一天请她泰式洗头,还请她洗脚。

我让她过来我家吃饭,她却说让我请她吃肯德基。我说吃那玩意干什么?要不就去咖啡厅,吃个西餐算了,还可以喝喝茶。她说要晚点才过来。因为我老公回老家去了,是去办我们的养老保险的事情。我以为她会很晚才过来,我就自己先弄了点吃的,好美味又营养的吃得饱饱的。她却在5点多一些就发消息说要过来了,跟她信息说不清楚,我就打电话过去,说:“我刚吃完,还以为你要晚些才过来的,不过我可以请你吃的,我自己就不吃了。”其实,我家里至少有可以烧十个菜的料备着,她不喜欢在家吃那就随便她了。我还以为她全家都会来吃的,谁知道她老公已经吃过了。他把她送到咖啡厅就去钓鱼去了,不知道这么冷的天能够钓到鱼吗?我老公都好久没有去钓鱼了,说是天气冷了鱼也不上钩。

今天白天我去美容院做了四个小时六个项目的护理,身体很舒坦。我还花了几百元,忍痛把脸上的痣都给点了,现在是满脸的红豆子哦。我给杜鹃一张做护理十五个项目的优惠券,还有一套化妆品连化妆盒。她问我要不要给我钱的,我说:“不用了,我已经付过钱了,是送你用的”。我们聊着我们各自的婚姻生活中的事情,一晚上很快的就过去了。昨天她就说:“很久没有看见你了,和你在一起,哪怕不说话不聊天也是快乐的,温馨的。”是啊,和有感情的朋友哪怕很久没有在一起,也会很自然的很亲热的,感觉很舒服。

冬至到了,圣诞节也很快就到了,一年就算是走到尽头了。一年过去得太快了,好像还没有来得及做什么,就已经抓不住它的尾巴了。

-------------------------------------

怪不得杜鹃跟米莲的关系那么好,他们之间还真的是比一般人要亲许多,这个米莲是一件有过亲身体会的。

下面写的是米莲的老师:

偶遇我初中的语文老师

我的语文兴趣是我初中的语文老师:徐兴由先生给培养启发出来的。我这一生虽然没有什么大的成就,可由于对语文的爱好,读过许许多多的书籍,以至于现在仍然喜欢写写日记散文游记什么的,在网上发发博客,抒发抒发闲思杂想。既由此排发忧喜悲乐,也由书籍吸取滋养,从中得到快乐。

徐老师他今年已经87岁了,是从解放前就开始教书了。他教我的时候右派刚刚摘掉帽子,那时候已经60多岁了,是学校里特别请的他。

昨天,我带刚刚出院的爸爸出去散步晒太阳的时候,在街口遇见了他。他倒背着双手,气定神闲地走过来,也是散步来着。

他戴顶青色线帽,上身着藏青色的羽绒服,衣服的帽子也套在线帽的外面,爱干净的他还套上青色的袖套,手上戴着白棉纱手套,下身是青裤,穿着咖啡色布鞋,很健朗的样子。

我正在给我爸爸搬椅子,扶我爸爸坐在吹不到风却可以晒到太阳的地方。(因为我爸爸刚出院,体力不是很好,走一点路就觉得累了,我让他在他朋友的家门口歇息着晒太阳。)一抬头,看见徐老师笑眯眯的朝这边走过来。我赶忙叫他;“徐老师,好久不见。”他指着我爸爸说:“你爸爸身体不好啊?”我说:“是的,刚刚住了半个月的院。”我问他:“你的身体可好?”他摇着头说:“身体不是很好,身上的骨头都要痛,人都矮了一截。”他很健谈,用手比划着跟我说:“我活到87了,得出来个经验,只要吃得下饭,能出来走走,稍微一点毛病都能够挺过去的。”

他的耳朵可能有一点点背了,线帽外面罩着羽绒服帽的时候,跟他讲话有点重听。现在,他为了跟我讲话,将帽子放下了,露出了耳朵。

他还记得我和我老公小时候做他学生的情景,问我:“赵鑫现在好吗?”还说看见他教过的学生,就象看见自己的孩子那样的高兴。他说前几天,在市日(我们那里是每五天有一次集市,乡亲们都到街上来买卖东西,很热闹的。)的时候,有个溪家邬的学生(是我的同学)看见他还在叫他徐老师,问他还记不记得毛根荣?徐老师说:“记得,记得,你哥哥叫毛根水,现在是村书记。”毛根荣说:“呀哟,徐老师,你记性真是好。我这一辈子都没有什么出息,真是对不住你,害你倒霉了。”(我们徐老师有个绰号是“活字典”,即是他的学识渊博,还有就是他的记性极好。)徐老师说:“怎么这样说呢?”根荣说:“我的同学大部分都考上过大学,就我没有考上。"徐老师安慰他说:“你是因为家里条件不好,也没有去复习再考。”

后来,徐老师又跟我说起:“前不久,有个解放前我教过的学生,他专程找到礼贤我家来看我."

我趁徐老师跟我妈妈聊天的时候,替他们拍了照片,又跑到附近的超市,买来了三瓶国公酒。拎出来交给徐老师的时候,他不肯要,还说他拿不动的,我就说替他拿到家里去。

在他家里看到他的媳妇,原来就是刚才来礼贤的车上,她认出了我而我却怎么也记不起她是谁的那位大嫂。现在我一下子记起来她往日的容貌,在她的脸上已经找不出青春的痕迹,唯有她的眼睛和脸孔的轮廓还依稀找得到旧日的模样。心里顿叹时光流逝的痕迹真是太残酷了。人老得太快了,时间如白驹过隙啊,一纵即逝。

转眼跟徐老师学习已经过去十几年了,距离上次看见徐老师也很有些年头了,他已是一个风雨欲来,即骑鹤去的年龄,顿生别意,竟是不舍。

我跟爸爸说着徐老师的好,对徐老师的感激,却红了眼眶,润湿了眼睛。

谢谢您!我最敬爱的徐老师,您的教导让我一生受用不浅!在此让我献出我最诚挚的敬意!

(后记:后来我爸爸去世了,我们去我爸爸家吊孝。我先生说碰到了徐老师,他也给了徐老师200元钱。而我在花圈店里也有碰到徐老师,他在那里跟人聊天。我跟他说我写了一篇文章叫《我的老师》,写的就是他,还配有他在照片。徐老师很开心地说他要上网去查来看看,还问我要了网址。他还是那样的健朗,那样的健谈,真好!老师:祝你健康长寿!)

--------------------

米莲看后很感动,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个米莲还真是个很有孝心的人,对自己的父亲这样孝顺,连对老师也是这么的尊敬。

米莲能够成为作家,想必跟这个老师的教导是密不可分的。一个对文字喜爱的人,想必对生活也是观察细致,懂得享受其中细节的人。这和米莲的日常生活中的细节在朋友面前的大气在老人面前的孝敬来看,米莲不是为一个很有人情味的女人,是个很不错的现代女人。

米莲对她的感触还是很大的,看见这些细节的描写,她才知道,米莲的心中是有那么多的爱的。她爱着她的父亲她的老师她的朋友她的爱人她的生活和她自己爱好的写作。

她不仅仅有着叛逆的思想,更有跟常人一样的爱心。让米莲心中不禁荡漾起一丝丝的暖意,这些都让她感动着。

……本章完结,下一章“寂寞人生爱无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