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生死别恋 [目录] > 第46章:走过曲折的道路

《生死别恋》

第46章走过曲折的道路

MILI1966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老公是怎么了?

有朋友在网上提醒我,不要坐得太久了,要注意补补身体,让我好感动。龙哥也常常提醒我别累着了,可是老公却只字未提。

哪不成他会以为我肚子里小产了的孩子是别人的?否则为何对我如此绝情?

前几天,有人说要来苏州玩,问我是不是可以陪他玩虎丘,我是说了可以啊。人家消息发来说好想你,那也是人家的自由。我是叫了人家哥哥了,可是我没有做什么啊,我还没有看见过他的人呢。

再说了,我也不会傻到去怀别人的孩子啊。如果离婚了那是该当别论,可我现在还是你的老婆。我如果不是想和你过日子的话,我有必要去怀孩子吗?我还生孩子干吗?环还是我自己去取的呢!我不是自寻烦恼吗。

莫非是你有了相好的,想找个借口,好跟我提离婚?

因为你的常常出差,有事情没事情的在外面都可以呆得住。

又因为你的所犯的前科,使我不禁怀疑。

还因为现在仍然有女人会频频向你多情问候,令我吃醋。

还是我们的婚姻走到了尽头?

到底是为了什么?如果仅仅是因为吃醋,何至于让你变得如此反常?

我与人聊天了,你就可以把我推下楼梯?还说让我摔死算了。你好残忍啊。

知道我小产了,没有半句安慰的话。你好无情啊。

知道我口袋里没有多少钱了,也不留钱给我,就竟自回苏州去了。你好狠心。

把家里的房子贷了款的第2天,你就向我提离婚,而我是专程回来给你签字的。你这样做是不是有点阴险?

提离婚了也就罢了,还说房间可以让我锁一个去,店和生意都归你,还加一句,钱是不会给我的,如果不同意你说的,就要告上法院了。你这不是在威胁我吗?

还说要去告诉我的父母,我们要离婚的事情。你就不怕我爸爸年老体衰,经受不了刺激?

试问:“你的良心都到哪里去了??”

再试问:“你这样的人,还值得我去爱吗???”

====================================

今天,我做了个很奇怪的梦。

我梦见自己在烧火,烧好了一锅猪食,去到猪圈里拿了猪食盆,盛好猪食端过去时,却发现猪圈里不见了猪。这时候,我看见了我奶奶,她已经去世20年了。我问她看见猪了吗?她指了一下猪圈的墙角。我一看,只见那里有一只小猪,它的尾巴被高高地吊起,嘴巴张开很大的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更可怕的是,从背到尾巴,有一长条没有了皮,又断了背脊。猪圈里面也泥塘似的,高低不平,不堪入目。我受了惊吓,张大了嘴巴,使劲地狂叫,啊——,啊——,啊——,却又喊不出声音。我从来都没有这样狂叫过,也没有碰见过如此断魂的场面。我的心魄都吓得飞散了,又心疼,是谁那么狠心?将小猪撕裂成这种模样。

惊醒过来后,竟然泪盈盈的,喉咙发紧,心口闷得喘不过气来。回想着梦里,奶奶在自言自语地说着:“老大这样是太狠了,老天会惩罚他的。”一边用手搅拌着一大盘什么,也许是猪食吧。猛地记起,在我烧的猪食里,竟然还有一条鱼,还放了好多的米饭。从来没有听说过可以用鱼喂猪,而我每次梦见了黑色的鱼,都会破财。这个梦是个坏的兆头,其实不用说,不用猜,我也知道好不到哪里去。迷信思想仍然会根深蒂固的隐藏在我的内心深处,在做到不好的梦的时候,就会不自禁地给以解释。醒来还是继续想着,不知道是这几天经过了什么地方,还是在梦里吧。(因为现实中,我没有去过田边。)我在田塍上走着,看见上面的青草绿得可爱,真想采一些去喂猪,可是现在的人都不用这个喂猪了。想着以前还是做姑娘的时候,还从来没有遇见过有这么好的猪草呢,猪肯定很喜欢吃。就这样想着这些田边可惜了的绿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是在哪里看见过,可能真的是在梦里吧。

也许是老公提起了离婚,我回想起了做姑娘时的光景。学校里刚刚出来,就帮妈妈养猪,烧饭,做做家务。我每天到田里采来猪草,洗干净了,剁成细细的,再放在锅里烧熟,用米糠骗着它们吃,让它们吃得饱饱的。我常常这样一边看着它们吃,一边唱歌给它们听。还拿着一根竹棒,不舍得打它们,只是谁在争食,我就碰碰它,或者敲敲猪圈,吓吓它们。他们吃好后,我就放一些干稻草在猪圈里。让它们可以干干净净,舒舒服服地睡觉。

有一天,我在唱歌给它们听的时候,掩着的门被推开了,我看见邻居的小姑娘进来了。她说:“你在听三用机吗?”我说“没有啊?”她还在怀疑我骗她。说:“刚刚都在唱歌啊。”我说:“是我唱的歌。”她还不相信,说:“你怎么唱得那么好听?”我就在她面前唱了刚刚唱的歌,她才相信我没有骗她。以后她就带她的小姐妹们,常常来跟我学唱歌。

后来我们家的猪可以拿去买了,我的叔叔邻居们,都在夸我。说我妈妈还从来没有养过这么大的猪呢,每只有400多斤,那2只白白胖胖的大猪在猪圈里连转身都不容易。

记得在哪里看见过新闻,说是给牛放音乐长得快,也许我的那2只猪,也是听了我唱的歌,才长得快的吧!

其实梦见小猪也不错,很久没有回味养猪的时候的生活了,那时候的生活很简单,很清贫,而且自己单纯,很勤快,却很快乐。

==============================

爸爸突然的病重,未及好好的服侍就撒手归西南,让我很是痛苦。

爸爸的后事在老家忙了一个月了,今天刚刚从浙江赶回苏州。带着朋友从山里给我薰好的香喷喷的十几斤腊肉,还带上在集市里买的一个爱到不能够放弃的无一丝杂毛的小白鸽,本来想给它找个伴的,却没有能够如愿,只好先养着它了。我不远千里的带着这些肉和这只鸽子坐车,途中尝够了腊肉的香味,也瞧够了小鸽子调皮与乖巧的啄食米粒的馋样和挣不脱塑料袋的限制无奈。它填补了我途中的无聊,带给了我乐趣。

想着无边无际的心事,思绪缥缈不定,抓不住思想的着落点,任随太空遨游。任意想像已骑鹤仙去的父亲,是不是象他前次动手术时,在手术台上的梦境那样,会飞在天堂里,身边看到的都是会飞的仙女在唱戏?手上能够抓住的都是珠宝玉石?眼前看到的都是琼楼玉宇的美景?飘浮过去的是,多少年来和我一起生活的,一起走过的曲折的道路,通向未来的仍旧是飘忽不定的看不见光明的迷雾重重的曲径小道。

在心绪繁复的思想中,忽然注意到路边的树,一排排的站立着,很有精神,枝叶都在风中翻飞,一枝枝,一片片的都是很饱满很有精神的。绿色虽然有深浅,可都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开心——至少在我现时的心眼里看到的是它们都很开心,很积极的活着。

忽然想到,在杭州西冷时,我曾经想过要做那一棵看守着碑林房屋的那颗树,他们的树叶的声响,也曾经让我感受过他们的幸福与安心。现在我心里突然开了窍,想着,如果能够活得跟这样的一棵树一样,应该是很快乐的吧?可树它不能随便走动,不能看见其他地方的风景,所以树应该没有我这样幸福。但就想到这么一点,我就都通透了,是我自己想不明白,幸福是自己的想法,快乐也是自己去追求的。在我的眼里看到的树是幸福也罢不甘也罢,我不是树,又如何得知?所以我想还是自己想开点罢,就当自己是一颗树那样的活着不也很好?知足就好!俗话说:“知足常乐!”我也许是个不知足的人?对物对感情对......都不知足?

行将就木的我,想像着树被伐成了木,然后又被放在它自己能够信任的岗位,一变就是永远。直到腐朽,都毫无怨言。而我不是木,我不能去适应别人,把自己当木头。我应该有自己的活法,在短短的百年人生里,转眼已将过一半了,过的都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想要一个能够自由的人生。被孩子和责任束缚了半辈子了,被老公的影子包涵了太多年了,我的人生已经得了软骨病,快站不起来了。我的自由的心声却越来越强烈,它就要呼之欲出了。我不要再象树一般的活着,我要反抗我的命运,改变我的人生,丰富我的生活,走到自然中去,挣脱束缚,才能找到幸福,自由了才能快乐!并不是把自己的心变得麻木,自欺欺人的让自己象树那样的无欲无求得活着,骗自己说这样就是幸福,骗自己说想想树那样的生活就会快乐。我不要象树那样的活着......

……本章完结,下一章“莫嫌秋老无情趣”↓↓↓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