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生死别恋 [目录] > 第5章:看人间光阴似箭

《生死别恋》

第5章看人间光阴似箭

MILI1966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米莲穿着高跟鞋,不知道这鞋子要怎么才能平衡跟她平日里穿习惯的鞋子根本不一样。就赤脚去找其他的鞋子,看见门口有拖鞋一双,就穿在脚上,感觉又漂亮又舒服,走过来给宁城看了,说:

“相公,奴家好生喜欢这双鞋子。”

宁城不想这么快的就离开米莲的家,他赖在床上不肯起来。

米莲很无聊,她的眼光落在了床头柜子上的一本书上,这书的封面很漂亮的,是戴着翅膀的天使安琪儿。

她就随手翻进去了,看见了一篇文章吸引了她:

----------------------

似水灵魂

我灵活的身子轻飘得成了徐志摩笔下的雪花,旋转着上升,漂浮,心想着贴落在爱人的心口,又怕会冷了他的心;想吻上他的嘴唇,又怕被他含化成吐沫给吐弃;只好粘落在他的发梢,随着他的脚步轻舞,谁知道被他的无情的手不经意的给拂落了,旋转着跌落尘埃,在他的脚底下呻吟成一片泥泞。

在刺骨的寒风中,我结成了冰砣,颤抖着咬紧着牙关,让无数的耻辱践踏踩压。

终于熬到了日出东方,我感受到了溶溶的暖意,我溶化成了水,又升华成了水蒸气,在午后的阳光里身轻如燕,随风滑翔着,升腾着,随意的化为云和风作伴,时而化成彩虹耀眼地斜挂天边,任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欣赏.赞叹;

时而化成冰雹,让我恨的人和恨我的人切齿.躲闪;时而化成霜雪,让世界银装素裹;也可发成暴雨,肆意摧毁一切;

我随意的化成雾化成露,落在树梢.挂在草尖。

我找到了自己的归宿,和花儿蝴蝶作伴,和山川日月为邻,随春夏秋冬变换,不为一物而喜,不为一己而悲,心怀如海。

虽然有时会驻留在江湖河泊,看人间风景如画;有时暗流自封,沉默不为人知;有时热情如火,喷泉而出。时而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时而惊涛拍岸,浊浪排空;时而与长天一色,一泻千里。倒山峰,映夕阳。凭虾戏鱼游,可静如处子,亦可动如脱兔。我可以站成一排树,亦可挂出一帘瀑。

可随音乐洒出七彩的喷泉,可借火山喷薄出滚烫的泥浆。时而闲静成湖,看天鹅跳舞;时而奔腾成江,数山峰险滩。可追逐在船尾翻滚出旋涡,可轻拍着金沙泛出些浪花。

我曾帮李白浓过墨,也曾为王羲之洗过笔;我做过孟姜女的眼泪,也洒成了烈士的鲜血;我追随过洛神,也灌醉过玉环;替林黛玉送过药,为王昭君润过唇;陪子牙垂钓,任鱼翁撒网;尝过成吉思汗的奶茶味,闻过吐鲁番的葡萄香;嫦娥奔月时湿过她的飘带,天女散花时我倚过她的花蓝;大禹治水时,拽过他的衣角,诸葛躬耕时,粘过他的泥腿。让荷塘的月色偷窥过,洒下了一串串的铃音;被康桥的水草撩拨过,带出了一篇篇的诗歌。听过夜半的钟声,映过瓜洲鱼火。偷听过蝴蝶泉边的情歌,倾心着浣纱女的棒椎,欣赏过多瑙河之波;

太平洋的爆炸声,混合着我的叹息,印度洋的海啸,正是我的提醒。

我周游着全世界,看人间光阴似箭,掺杂着七情六欲。

---------------------------

“奴家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的文字,很简单哦,猜猜就可以知道意思,还有这篇文章的这么多的故事都放在这样一小段话里说出来,让人好生喜欢。”

宁城慵懒的说,这是作家米莲的作品。

没有说是你自己的身体的主人写的,他怕吓着她。

“米莲?奴家的名字也是叫米莲,这个作家竟然和我是同名呢,好巧哦。”

“不是你还会是谁?不过你这个穿越小女人是写不出这样的纵横五千年的豪迈的文章的。”这句话宁城放在心里没有说出来。

“不过,你却有你自己独特的风情,相对比来说,咄咄逼人的米莲和你这个米莲来说,我还是喜欢你现在的性格,温柔可人的好。思想深度太丰富的女人,较喜欢钻牛角尖吧。还是单纯的女人好,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做什么,一点也不会矫揉造作。”

宁城的这些心理活动,当然是不敢跟米莲说的,虽然他心里已经爱上了这个纯情的穿越女。

而这个穿越女却还是懵懵懂懂的以为这里是天堂,只是灵魂在这边飘摇。

她感觉肚子饿的难受起来,想去找点可以吃的东西来,就去了她比较熟悉的卫生间。

卫生间的梳妆台上,她记得有许多的瓶瓶罐罐,那时候还没有仔细的研究一下,到底是何食物?

现在她拿起其中的一瓶仔细的看那里面是什么?--乳液?是可以吃的奶吗?她想打开瓶子,却怎么拔瓶口都拔不出来。她拿着这瓶乳液出来找宁城,说:

“这个奶是否可以吃?奴家拔不出来瓶塞,相公你能否替奴家打开来?”

宁城拿过来一瞧,乐了。说:

“亲爱的,这是擦脸的啊,不能吃的。”

米莲忽闪着一双有着扇子一样浓密睫毛的桃花眼说:

“上面写的乃是乳液二字,岂非食物?”

“哈哈哈,你饿了是吗?来,我告诉你食物在哪里。”

宁城带米莲走进厨房,厨房里虽然有古玩瓢盆,可是冰箱里却只有饮料和几个鸡蛋番茄火腿肠。他在橱柜里找到几盒方便面,就打开微波炉烧了水将面放下去煮起来。又炒了一个番茄鸡蛋,加上火腿肠,一碗面条就搭配得香喷喷的很漂亮了。米莲看见那水被烧开了,很奇怪的说:

“并不见你生火,可怎生做饭?这水会被烧开是何道理?”

米莲要用纤细的手指尖去触锅底的温度,被宁城大叫着喝止:

“不可以。”说时迟那时快,米莲已经抱着手指头眼泪汪汪了。

他吻着米莲的手指头,说:

“疼吗?”

米莲梨花带雨的点点头。

带米莲到饭厅坐下,宁城找到一个急救包,看见里面有烫伤的蓝油烃,就拿过来给米莲涂上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水芙蓉般的凄美”↓↓↓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