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生死别恋 [目录] > 第56章:几个尖尖的荷苞

《生死别恋》

第56章几个尖尖的荷苞

MILI1966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米莲妈妈跟刘莎莎一起买菜回来了,这是很特别的一次,妈妈已经多少年没有亲自去菜市场了?这回米莲回来,跟失而复得一个女儿一般的让她很开心,看来这许多年来米莲不叫她妈妈也让她很难过。

其实有哪个父母意愿自己的孩子受苦呢?赵鑫可以获得她父母的青睐,想必也是自有被他们肯定的好的方面。虽然现在还是离婚了,可女儿的幸福总是最让自己的父母担心和在乎的。从米莲的文文里可以看出米莲在婚姻生活中也还是努力过,也有过一段幸福的被大家包括米莲自己认可的感情的。

哎,婚姻的继续与结束总是不能由大人说了算的,生活中的两个主角才是决定因素。

如果不是这个穿越过来的米莲这么痛快的答应,没有顾忌到父母的感受和自身的经济方面的损失,想必现实生活中的米莲也是很难如此洒脱的马上离婚的。

现在的米莲因为心里也担心着米莲妈妈会不会被自己的轻率的离婚举动而伤害到,所以在这里一边看书一边还在思考着这个问题,心里对米莲家人的愧疚之情,还是难以掩饰的。

看见米莲妈妈她们回来了,弟弟的手上拎着包包袋袋的,原来他是去给她们当司机去了。

米莲起身迎出,想要帮忙拿东西,被他们阻止了。

弟弟旋风一般的拿了东西进厨房,又旋风一般的卷出去。他口里说着,我先出去一下,一会再回来。

他妈妈喊着:

“要早点回来吃晚饭。”

“好的。”回答的声音还在房子里,人已经走远。

“妈妈。”

米莲喊着妈妈,这喊声跟喊自己的母亲有些不同,却一样让她自己也感动。

“哎,妈妈买来好多好菜,晚上烧好吃的给你吃。”米莲妈妈已经好久没有下厨了,今天竟然想要自己给女儿烧菜吃,因为她记得女儿读书的时候回家总是喜欢说想念妈妈的味道了。

“嗯嗯。”

米莲也很感动这浓浓的母爱。

“今天特意去挑来一个土鸡,妈去给你煲个鸡汤喝。”

米莲妈妈拍拍米莲的手,怜爱地说。这个风采依旧的美妇人,在这一刻特别的恬静又美丽

虽然以前在王府里什么好吃的都有,却没有这般温暖的话语,米莲心里想:好久没有回家去了,以前她回去娘家的时候,母亲也这样兴奋的张罗着。可她总是不能久待,因为朱城总是想让自己神神秘秘的,不给外人知道米莲回娘家的事情,才见到父母就得被叫回去。

她的父母也因为朱城的身份特殊,地下王府的奢侈也没有去领略过。如今女儿没有回家,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米莲已经到了另外的这个世界呢?会不会翘首盼望着自己回去呢?米莲想到这里,不自禁的盈满了泪花,她转过脸,放下牵住妈妈的手。妈妈以为她是害羞,毕竟好久没有叫她妈妈了,这突然的叫出口也难怪她会羞涩的。她哪里知道是因为这个假米莲想念自己的父母亲了,感慨万分才泪水盈眶的。

“孩子,你累了就去房间休息一下吧。”米莲妈妈说着,又转头叫刘婶:

“莎莎,去给孩子放下洗澡水,让她泡泡休息一下。”

米莲正不好意思到处乱逛,怕人家说她白痴,几天没有回家就什么都稀奇得连头脑都摸不着了。

现在莎莎答应着在前面先上楼去房间,米莲就跟在她后面也上楼去了。

米莲娘家比赵鑫和米莲的家要奢华许多。宽敞的旋转楼梯暗红色地毯上面镶嵌着铜条,米莲扶着同色的暗红色木头的扶手栏杆一步步的登上去,楼梯口第一个卧室不用说就是弟弟的,房间门上都贴着明显的大牌美女画,跟这个奢华的大厅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觉。站在楼上的楼梯口,米莲回头看了一眼,视线平着去的就是巨大的水晶吊灯,吊顶上面是天使浮雕,和一些排列着的暗藏着的灯管和射灯。客厅里面是几根两抱大的圆柱,用暗红色原木包裹过的自然的木头花纹,跟客厅里的暗红色地毯色调有点相近。墙纸是一朵朵碎花的米白色,跟同样是米白色布艺包红木的沙发将客厅里暗红色的基调带出一抹亮色。仿古的色调,加上西方的灯饰和墙纸,中西合并的沙发款式使这个宽敞的客厅显得大气又奢华。

转过一个弧形走廊,第二个房间的是父母的房间吧,是个双门的大间。门没有关严实,看得见古色古香的红木家具,和米黄色的地毯。

刘婶往最里面走去,是一个关得很严实的房间。刘婶打开-房间门,穿过卧室往卫生间走去。米莲在卧室里停驻,这是一个梦幻式房间,房间的左边是一圈桃色的花边蚊帐,从天花板一直垂到地面,在圆形的水床周围圈出一个蓬松的世外桃源一般的独立空间。这蚊帐可以沿着轨道,一直推到墙边,可以遮住两边的整面墙壁。米莲站在圆形的水床边的台阶处,打量着这个房间。

门对面靠墙的一排都是木头的橱柜和镜子,浴室的门就是在橱柜的中间。进门右边靠墙的是巨大的梳妆台,上面摆放着的都是彩色的瓶瓶罐罐。右边是一整个墙面的窗户,几层粉色的窗帘半开着,原来是个可以推开的玻璃槅门,外面的大阳台上有个藤吊椅,周围摆放着开着各色鲜艳花朵的花盆。从阳台的木头栏杆上望向外面的花园,原来是房子的后面。这里是个花园,里面可以看见有一个小山丘和小池塘,曲径小道边都是鲜花和树木。小山丘上面有个暗红色的亭子间,雕花的窗格和红色的栏杆柱子。在那亭子里应该可以直接的观看到池塘里的一池莲荷,田田的荷叶下面有几个尖尖的荷苞,青色中微现红晕。米莲看见此等美景,心里一动,仿佛又回到了她自己的王府。记得自己特别的爱荷花,朱城就在王府的池塘里遍种了好几种花色的莲荷。她平常看不见朱城的身影,就常常流连忘返在池塘边的亭子里,喂金鱼看荷花。

思绪被刘婶的问话打断,米莲走回房间里来。

莎莎在浴室里放着水,浴室里一会就雾气蒙蒙起来,刘婶出来关上浴室的门,可能是怕雾气跑到房间里来。

她打开靠墙的一排大橱柜,都是形形色色的长长短短的衣服挂着的,也有叠着的。

“想穿哪件睡衣?”她指着一排睡衣,问米莲。

米莲站起来,走过去自己伸手摸着看着,她拿了一件粉红色的,下摆很宽松的花边形状的说:

“就这个吧。”

刘婶接过,放进浴室。她试过水温,关掉水龙头说:

“可以洗了,你进去泡一下吧。”

米莲让她先去忙,她自己关上房门,褪去身上的衣服,走进浴室。

好大的浴室,比米莲自己家的要大一倍。水池的外面是用木头包过的,从池子里有水流自己会流动的。米莲试试水温,刚刚舒服不烫,就抬起玉腿踩了进去。水没过身子,在头部有个枕头一样的高起,刚刚不会让脸部一起没入。水里有被刘婶放过香喷喷的沐浴露,白色泡沫在米莲的肌肤上调皮的滑动着。她抬起脚尖,将泡沫玩着冬集中在脚掌的位置去,又去拨弄开来。手掌心上的泡沫也滑溜的抓不住,米莲轻轻的捧着才盈盈一握被捧起。她很惬意的玩着泡沫泡在热水中,后来就困了,想打瞌睡了。

铃声响起,她抓起池边的手机一看,是宁城的。

“喂,是我。”

“在干吗?”

“在泡澡。”

“想我了吗?”

“想。呵呵”

米莲不好意思的说着想他了,才一天不到就像好久没有见到他一样。特别是在这样赤身裸-体的泡在水池里的时候,就更是响起宁城在浴室要她的样子,她羞红着脸。

“你在干吗?”

米莲问他,其实她知道他是在上班。

“我在想你啊。”

宁城的回答让米莲的脸更红了。

“我也在想你。”她喃喃的含糊的说,怕给他听清楚了会笑话她一样。

“你今天在娘家过夜啊?娘家怎么样?他们对你好吗?还能习惯吗?”

宁城有点担心的问道。

“这个家很好,比那边还要漂亮。他们都对我很好,你不用担心我的。”

米莲说着自己的感观,怕他担心自己,就轻轻的笑着说。

宁城知道她过得很从容,就放心了。他是用上班的空闲时间给米莲打电话的,就怕她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找不到可以依靠的人,就时刻的想听见她的声音。

米莲结束了电话,也起身去喷头下冲洗干净,去把睡衣穿上,想去床上面躺一下。

走近床边,上了木头的台阶,她坐下要躺的时候被吓了一跳。这水床冰凉的,仿佛有波浪涌动,一下子让她不习惯。不过,一会功夫就感觉到很舒服了。

她扯过一旁粉色的薄被子,盖了一下,空调打得有点凉。

毕竟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她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也不会去梳妆台和柜子里乱翻。

……本章完结,下一章“一掷千金的风度”↓↓↓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