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生死别恋 [目录] > 第57章:一掷千金的风度

《生死别恋》

第57章一掷千金的风度

MILI1966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毕竟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她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也不会去梳妆台和柜子里乱翻。

这死过一次的人,性子干烈,对身外之物也没有多大的欲求。她是用到什么才会去拿什么找什么,基本上没有习惯去将房间里的东西熟悉一遍的念头。她现在静下来了,才有心去体会这里的一切,感觉很熟悉。仿佛小时候来过。就想是做梦又梦见了同样的场景,感觉故事情节会按照脑子里预知的一样发展下去一样的,可是清醒一下后,这个感觉又消失了。

她自己也觉得这种感觉很不可思议,就闭上眼睛,听凭自己的感觉的触须在周围酝酿伸展。

在模模糊糊中,她被母亲逼着和赵鑫结婚,而自己喜欢的一个男人却消失不见了,这感觉让自己痛不欲生。

在抽泣中醒来,对母亲的怨恨之情让米莲很难受。

她平息了一下心情,对这种感觉很不理解。

刘婶来叫米莲吃饭了,她看见米莲已经醒来了就又走进里面去整理浴室。

米莲选了一件衣服想要换上,正犹豫间,刘婶说不用换了,在自己家里吃饭,可以穿这个睡衣出去。

米莲有点不太习惯,不过既然刘婶这样说了,就没有关系了。刘婶在他们家好多年了,跟他们家的自己人一样的。

米莲走出房门,听见音乐的声音响起。她走过弧形的走廊,在楼梯口看见弟弟的房门开着,音乐声吵得人耳膜发疼。

米莲在他的房间门口一站,被她弟弟看见了就关上音乐:

“姐姐,起来了?那走,我们先去吃饭。”

米莲的妈妈现在是他们米氏公司的真正老板。因为米莲的爸爸去世后,米莲又出嫁,弟弟读书。所以家族产业的重担就都落在米莲的妈妈身上。不然赵鑫如果争气的话,就可以帮忙米氏家族担负起一部分责任的,可他自己不求上进,整天只知道赌钱和嫖女人。米莲的爸爸就是被他气死的,所以米莲的妈妈也对他死心了。

现如今,米莲离婚回家了,让米莲的妈妈终于吐了一口气,为自己以前跟米莲爸爸因为看走眼的过错而郁愤的心情终于可以平息点了。就是看中赵鑫的学识,谁知道他自己都没有将自己的学识当一回事,整天的沉沦,醉生梦死。

最可恨的是他对米莲的整日看不顺眼,看见米莲写的那些痛苦的文章,米莲妈妈感同身受,比她自己受苦更甚。

被从小宠大的女儿,在别人的家里,万事都亲自去做,还受气挨打,这怎么能够不让她这个做母亲的难过?这个雷厉风行的事业型女强人,在更倔犟的女儿面前,也是束手无策的。米莲坚决的不许赵鑫去米氏沾染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好处,这同时也让赵鑫心生怨怼。

这些引起白热化矛盾的后果,总的起因也正是因为米莲的赌气。她负气嫁给赵鑫,就决定了要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她不去觊觎娘家的一丝一毫,也不让赵鑫去接受她父母的一丝一毫的好处。这让爱占便宜的赵鑫心里如何能够接受?所以他在米莲同意离婚后,也就死心塌地的跟她离得干干净净。因为他也清楚,米莲的个性,是个穷死也不肯低头的女人。她的脾气跟她的母亲有得一拼,不然这许多年他故意做作的责骂和殴打,她如何还要继续忍受?就是为了置一口气。而他最可恨的也就是这个女人的这个宁可自己穷死也不肯讨饶的个性。这许多年的婚姻里,她完全看不出是个贵小姐的模样,除了花钱的习惯。他也是怎么都理解不了,这个柔弱的女子,如何可以挺过他的刻意的摧残?在离婚后的今天,他依然对她有着莫名其妙的敬意。他对她骨子里的傲气恨之入骨却又由此产生了莫名其妙的敬意。这种矛盾的心理,让他看着她的柔弱也难受,看着她的傲骨也难受。虽然美丽不可方物,可他心里知道,她的真爱不是他。他只是丈母娘的作为后继有人的种子才被选上的,却也因此而失去被选上的可能,这都是因为这个美丽的女人,米莲--在他面前的冰美人。所以他也只是对她的脾气差,对别人都是和和气气的,除非是利益相冲。

这个男人除了爱占便宜的个性,最突出的一点就是记恨。所以他把妨碍他前程的人,都看作是仇人,哪怕是米莲这样的尤物,他也是因为心生怨怼,所以爱不起来,对她的傲骨和冰冷只有恨。加上他的父母也常常要催促他生个孩子,所以她这种不能怀上孩子的遗憾,就让他更是难以忍受。他这个人最好的一点就是对自己的父母兄弟还是很照顾的,一般的人都没有他那样的对兄弟的尽心尽力。而米莲也正是欣赏他的这点,所以才忍受他,慢慢的接受他的。因为她好像听谁说过:爱父母兄弟的人,才知道爱老婆。可米莲还是错了,因为赵鑫是当她为仇人来对待的。哪怕外面的女人像无盐一样的丑陋,因为会来取悦他,让他在她们面前像个皇帝一样的有尊严,所以他就很享受这种心情和情景,直到一种病态的程度。

何况只要他有钱,他要什么样子的美女没有?环肥燕瘦,他尽情的领略。赌钱的时候也一样,哪怕是借来一屁股的账,他也敢一掷千金。这种有恃无恐的病态,折磨着米莲的神经,却让他引以为乐。他却死运十足,每每赌到绝境都会翻身。也许就是因为有这样的运气,他也才有恃无恐。他就是这样一个记仇又狠心的学识渊博的商人,所以在事业上,也一帆风顺,水涨船高。米莲的父母也确实没有看错他的才能,他在做事情上,是有一种与别人不同的狠劲。是个玩起手腕来,可以致人于死地的恨角色。

米莲的傲骨也是因为她不用求助父母,也不用求助于任何人。她自己的稿费已经足够她活得很潇洒。她还积赚了一笔钱投资了一个美容店,平常好跟朋友一起去放松放松。而杜鹃的手里就有这样的米莲给她的贵宾卡,可以随便的来做面膜做头发。

赵鑫也就是因为捏不住米莲,所以才会对她拳脚相加,可哪怕是这样,也依然不能让米莲屈服。这个女人有一个铜墙铁壁一样承受力的心,从来都不肯屈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面无表情的看得他心里发毛,打得手发软。他知道,哪怕是打死她,也不会从她的口里吐出一句求饶的话,也不会去向她的父母求救。

真的离开她了,赵鑫又常常痛苦的想起往事,对米莲的愧疚,让他的心里难安。这个记恨的男人,在这一刻,居然对她的恨都烟消云散了。世事就是如此的无常,连自己的心都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想去接受,父母又怎么能够安排子女的一生呢?所以,现在离开米莲后,他甚至已经洗心革面的想要好好的经营自己的事业,不再沉迷于赌博,不再花天酒地的做些让人不齿的事情。他心里想着去找一个可以为他生儿育女的普通女人,好好的过他的下半生。因为他怕离开米莲后,如果继续赌博,万一赌输了,没有米莲的父母在后面撑腰。

哪怕那时候只是想要故意的输掉,只是想要米莲看他的一无所有,看看米莲会不会帮他,米莲的父母会不会拉他一把。而现如今,他就不敢如此的造次。

也可能那时候的有恃无恐吧,反而让他绝地逢生。换作现在的他就不敢如此造作。说来也奇怪,现在他赌钱反而要输掉,而且输了也不敢去翻本。这同样是一个人,做事情的气度和决断也是会随着身边的人和环境而转变的。那种一掷千金的风度想必以后会与他绝缘的吧?除非他是想不活了,做自杀的行径。

他却不知道这个米莲根本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米莲了。不过这个米莲的心气一点不比以前的米莲差,她的个性就更是刚烈,如果他不提出跟米莲离婚,还继续在一起生活,那到底会出现什么情况,就谁也无法预料了。

受到伤害的,也许会是米莲,这个在新时代孤零零的女人。如果不是因为宁城,她该是多么的寂寞啊?心也寂寞,情也寂寞。好在事情的发展都是顺着好的方面去发展的,所以赵鑫跟米莲的离婚,在这里是一个很好的是事情。如果不离婚,那就真的闹成一锅粥了。如今米莲还找到疼爱她的妈妈和这个能够令她开颜的弟弟,她在这个世界里是真正的新生了。

她走下楼梯,弟弟蹦跳着很快的就冲下来楼梯,让米莲忍俊不禁。她可不敢这样连蹦带跳的跑,虽然现在没有穿高跟鞋,可她习惯的小姐和王府的女主人的走路相,是端庄的,从容不迫的。不管弟弟多快,她只是一步一步的袅袅婷婷的走下来。

这走路的品相,让她的气质和美丽又提高到一个高度。弟弟回头一望中,不禁也看得呆了,发觉姐姐的气质好了很多,又不敢说出来,只是猜她是不是因为离婚了,心情变了的缘故。

……本章完结,下一章“后花园风景旖旎”↓↓↓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