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没有输赢的肉搏战 [目录] > 第32章:干渴的身体需要

《没有输赢的肉搏战》

第32章干渴的身体需要

MILI1966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刘怡倩这个女人怎么就不会自私一点?她怎么知道韩朝君离开她就是幸福的?她又如何知道,她的老公心里爱的究竟是谁呢?哎,就因为她心里背负着女儿的幸福和对老公的那份不灭的爱意。虽然已经被徐之明伤得鲜血淋漓了,可依旧不肯将他拒之心门之外。

她犹恐韩朝君对自己的迷恋,让他的父母跟他翻脸后影响到他的利益。可他自己都敢这样去顶撞去反抗,你又担心什么?他许偌刘怡倩如果嫁给他,就给她满身戴满金银首饰,可刘怡倩丝毫也没有动心。他目前的条件比徐之明是好不知道多少倍了,可这个女人的心里从来都没有把钱摆在第一位,她看重的是情,是自己的爱情和家庭。

韩朝君也很懊恼,他想找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啊?什么样的条件也可以随便让他挑。可他偏偏就是喜欢这个傲气又倔强却又善良温柔的刘怡倩。而且还对她又爱又恨,爱得无可奈何,恨得想把她掐死在怀里。

就像现在,他都要爱她爱得发疯了,她却劝他回去结婚,不要和父母拧着干,没有必要对她这样的一个带着孩子还是个不肯离婚的女人搞成这样难堪的家庭关系。

他咬着刘怡倩的嘴唇,想让她闭嘴。刘怡倩敲着他的肩头才让他放开血腥绽出的牙齿。

“神经病了你?”

刘怡倩捂着被咬痛的嘴唇嗔怪他。而韩朝君却裂开着嘴巴笑得是得意洋洋。他就是要示威,想向刘怡倩的老公示威。他亲吻着刘怡倩,在她的颈部吻出一个个的吻痕。刘怡倩反抗也不济事,他知道想让刘怡倩心甘情愿的为他付出身体简直是与虎谋皮。所以他就不管刘怡倩如何的挣扎反抗只要她被他剥开了衣服,将她压在身下占据她的身体后,她才会屈服的配合他的激情,将理智抛到九霄云外去。这已经是韩朝君对占有刘怡倩数次来的经验了,所以他依然在重滔覆辙。这刘怡倩抗拒不了肉tǐ的感受,被韩朝君剥开了衣服倾情而入的时候,她就身不由己的投降了,因为干渴的身体也需要强壮的男人的润泽。

她在韩朝君的攻势下凌乱了,理智被她暂时的搁置在一边,被韩朝君挑起的情yù,让她心如火焚一样的难以找到出口,所以就在韩朝君的身上,不顾一切的发泄着她的热情。她柔情万般的抚摸亲吻着韩朝君那滑溜白皙又有弹性的皮肤,将韩朝君的欲望推向高-潮。

韩朝君被这个女人先开始的拒绝,后来又疯狂的热情给炙烫得全身都激起了热潮般的喷发着。他将刘怡倩也万般宠爱的抚摸亲吻着,跟先头的强蛮正好成为正比,他入迷一般的体会着这个谜一样的女人,她如何可以将自己如此热切的欲望给深埋在那柔弱的身体里,她的意志让韩朝君不胜佩服。

刘怡倩爆发过她的热情后,羞涩的起身去梳洗,韩朝君也随之进来,拥着她的身体不放,在她的身上印出一排排的吻痕。他想不让那个男人去拥有刘怡倩这让他着魔的身体,他想独自拥有这具身体和灵魂,却扭不转刘怡倩对徐之明的死心塌地,所以韩朝君他恼火。想到刘怡倩回去就得跟徐之明在一个屋子里生活,他就要发疯。

这和刘怡倩的想法就大相径庭了,她是想让他回家去,不要天天在这里开-房间了。这不但是浪费还将影响他的家庭关系,她不想给他未来的路沾上黑点,让人说他是喜欢过一个有夫之妇的小伙子。可韩朝君又怎么肯听?他只要刘怡倩能够对他有个笑脸就可以高兴一整天,何况是对他的爱恋呢?他不能自已的将心奉献给了这个笨女人了,可这个笨女人却还在拒绝他的接近和宠爱。她怎么就跟别的女人不一样呢?为什么一定要让他压抑到要发狂了才肯罢休呢?

刘怡倩挣开韩朝君的禁锢,洗好后就利索的穿好衣裙,往门外冲去,就怕被洗好走出来的韩朝君给堵着不能动弹而耽搁时间,让回家吃饭的女儿久等。

韩朝君对着她飞奔而出的身影,恨得牙齿痒痒的。隔壁的两个朋友听见门被摔得哐啷一声才小心的走出来,一看韩朝君裹着浴巾,正在门口对着刘怡倩的背影看得双眼冒火。

“怎么?老大还是搞不定这个女人啊?”

“这个死女人。”

韩朝君捏着拳头,在门板上擂了一下才转身回房间,把房门往后使劲的关上。

后面的两个朋友立马用手接着,房门没有合上,他们挤了进来。

看着脸都黑掉的韩朝君,他们在那边窃喜。对着对方做鬼脸。韩朝君在床头向他们扔了一个枕头,他们接住了,才不敢挤眉弄眼的。

徐之明出门去了,刘怡倩给奶奶和潇潇烧了饭和菜陪他们吃过。她给孩子做好的作业检查了一下,就跟孩子一起看电视了,奶奶也坐在一旁陪着他们听电视,偶尔也说几句话。

刘怡倩看见奶奶的胸前滴到一滴菜汁,就找出奶奶的外套,帮奶奶换下衣服,用洗洁精将脏的那点搓过,再浸入洗衣盆里用洗衣粉泡着。先去看电视,等孩子睡觉了再去洗衣服。

等她洗好衣服潇潇和奶奶都睡着了,刘怡倩坐到桌子边,拿出日记本开始写日记:

95,6,29,

三十年如梦似幻,一晃而逝。十年懵懂,十年求知,及至今的十年,所拥有的,是一个我最疼爱的女儿和一份伤痕累累的的感情经历。爱情不知在什么时候悄悄地溜走了,所剩下的只有一种似近若远的难以抓住的梦。

我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选择我今后的路,该走哪一条?我没有放弃他的决心,又怕失去我现在还能拥有对孩子的爱和亲近。我已失去了太多,只得到一颗表面麻木却又极易受到伤害的心的痛楚。我自己也不能确定我是个怎样的一个人?我甚至不相信自己是个有个性的人。我软弱,无知,神经质,而最致命的是神经质的脾性,使我得不偿失。我的神经常常要在自己的修养加软弱的双重的压制下,才得已不至爆发。常常令自己有苦不肯说,有气不能生,却只是忍受!我这是何苦?

我这颗极易破碎的心在几年前就已经破碎了,我只是破罐子破摔,偷生到今天。报复也报了,可所受的报应却应在了自己的身上,我的软弱却使我不敢承认自己之所以做对不起他的事,是因为报复,也许只是在内心里有报复的念头,虽然行动上不是甘愿的。几年来补偿补过也补了,罪也受了不少,可爱情竟似白纸一张。竟是背道而驰越隔越远了,陌生得跟路人一般,只有对孩子的一份责任心,和无波无浪的相处之情,估称之为感情吧。

我无法容忍下去了,我应该作出选择。就此不生不死的拖下去,没有意思,只有使自己更痛苦,虽然我的痛苦的心,已被冷漠的脸所掩盖。

我心里清楚,他仍然是我所爱的那个之明,却也清楚自己已不是他的唯一。我也已经老了,而且也不想用自己的身体来引得他的爱。有时候想想,既然曾经爱过,又何必真正拥有。可我如何能扮从容?今日的从容,乃是绝望的表象。其实,如何能从容,如能从容,想必也不会落到今天的地步。可不从容又咋样?…..能重新从跌倒的地方不记前嫌的爬起来吗?似乎已经太绝望了。再死一次吗?我不能丢下我的女儿,和生我养我的父母。还是去成就出自己的明丽吧!

95.6.30.早,大雨,

此时此刻唯有你来入梦,为何梦里的你也冷酷,四顾茫茫,人生风雨中,谁能与我共扶舵?把正方向,不至于吞没在茫茫里!风雨中冷酷的你怎肯来与我共扶舵?人生的风雨中,四顾茫茫,我该何去何从?我该何去何从?

醒来谱哀歌一曲,在孤寂,黑暗的隧道里,自己为自己伴奏!

恶鬼也来欺凌我,床头剑,自出鞘,退却恶魔,伴我进入温和梦,心上人,你竟不似刀剑温柔能暖我心窝。孤寂独守,梦中带儿共受惊吓,梦中的儿,你也备受惊吓。甜睡的儿,可有恶梦缠你心头?娘怎能让你代受过?儿明日的幸福可有盼头?

我如今是日里微笑度日,夜里呜咽自悲,生不如死。老公偏说我厚脸皮,黑心肝。〈竟既厚且黑,不成大雄,也是大奸。〉

我终于知道我将失去了。我以前不知道珍惜,现在才觉着:他是我最好的,以后我再也找不到比他更适合我的人了。我爱他!我每每总希望看到他能快乐,即使我知道他现在的快乐不是我给他的。我已失去了,完全失去了他,我已无法再挽留住他的心,我索性就大度地不去挽留住他的身了。

-------------记得收藏哦,谢谢荷包——-----------

……本章完结,下一章“这辈子算是毁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