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没有输赢的肉搏战 [目录] > 第33章:这辈子算是毁了

《没有输赢的肉搏战》

第33章这辈子算是毁了

MILI1966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天夜里,潇潇高烧不退,清晨的时候,刘怡倩打电话去宾馆请假后就带女儿去医院看病,在人民医院挂了一整天的柴胡吊瓶还加滴鼻子的退烧药,孩子的高烧还是不退,最高的时候烧到41度5,医生说需要住院的,可刘怡倩没有带这么多钱,也没有那么多的钱。她没有办法就打电话问老板可不可以给她先预支工资?老板说可以的,让她来总台拿钱就可以的。刘怡倩就坐三轮车回去拿钱,在宾馆碰到韩朝君,他要替她付钱,要借钱给她,可是刘怡倩拒绝了,她推说她的老公也在医院里,不让他用车送她去医院。她匆匆回到医院去办好住院的手续,想到家里奶奶又没有人给她烧饭,刘怡倩只好在医院拜托医生护士给她看下她女儿又跑回家去给奶奶烧饭吃。她的心挂在两头,又担心女儿,老公又不在家,也帮不上她的忙,所以她心里很难过,却又不想让韩朝君插手她家里的事情。给老公打过电话,告诉他女儿高烧不退。电话里,她压抑不住的哭泣出声,她老公也安慰她说他马上赶归。

第二天的时候,高烧终于退了,在医院花了500多元钱。她刚刚要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徐之明也赶到医院了,他去办好出院手续,还说其实发高烧是不用住院的。这句话让刘怡倩郁闷了好久。他都不知道刘怡倩为此担惊受怕到什么程度。就如此的轻描淡写的说这一句话,似乎还有怪罪刘怡倩胡乱花钱的意思,真的让刘怡倩郁闷到气结。亏她昨天还几次跑去找老板给她介绍的主治医生的朋友,让他照顾一下,帮她的孩子尽快的治好。人家一个老板还这样的尽心尽力,作为孩子的爸爸却说出了这样的话,怎么不让刘怡倩心寒?更何况她还得担心这徐之明的奶奶要饿肚子。如果医生不是说孩子发烧到40几度,会出现抽搐的现象,会发生危险,她也不用这么的紧张了。他徐之明一个大男人,不会为家庭撑起一片天空,还这样说话,他还想让这个家庭感觉到幸福吗?

不过,平常刘怡倩是不会和徐之明说话的,孩子病了这件事情却让刘怡倩跟徐之明有了语言的交流。他们之间已经冷战了好久了,如果不是因为孩子的病都牵挂着两个人的心,他们也许还感觉不到家庭的重要。现在这意外的一次虽然有些让刘怡倩不开心,可毕竟是跟徐之明有了正面的交流。他们说过话以后,就慢慢的开始自然的说话了,这样冰冻的关系也就渐渐的解冻了。不久,刘怡倩的爸爸也因为担心刘怡倩,就进城里来看他们。刚好那天徐之明感冒很严重,躺在床-上不能动弹。刘怡倩的爸爸劝刘怡倩,去给他烧一碗辣一些的面条吃,别再跟他呕气了。还说,男人出轨是难免的,只要他有心变好,有心回头,就不要再计较。硬死只能死一次,软死可以死十七八死。虽然刘怡倩不是很懂爸爸的意思,可是她还是听她爸爸的话给徐之明烧了一碗辣辣的面条。徐之明也很意外的看见刘怡倩竟然会给他烧面条,也很感动,吃完后睡了一觉就舒服多了。

刘怡倩的爸爸在外面是睡不踏实的,他没有过夜就回去了。

刘怡倩晚上去徐之明的房间问他好些了没有,徐之明就一把抱住她。刘怡倩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跟徐之明同-房了,他们之间已经变得很陌生了。这次刘怡倩给他烧了一碗面条却让徐之明感觉到了家庭的温暖,就突然的苏醒了对刘怡倩的感情。他抱住刘怡倩,就拽着她,让她也睡到他的身边来。他吻住刘怡倩,让刘怡倩也禁不住的热泪盈眶。他们好久没有亲热了,这回,却有点陌生,又有点感动的,很激情的在一起自然的结合了,在最后的高-潮消退后,徐之明还禁不住轻轻的拍了拍刘怡倩的屁-股,有点想表达自己的快乐之情,还有意外的在刘怡倩的身上又找回了感觉后很受用的样子。

刘怡倩有点感受到徐之明的那种欣喜的感觉,因为在她的心里,对徐之明还是留恋的。如果徐之明可以回心转意,她还是不会拒绝他的。

这两个依旧互相爱着的人,却走了许多的弯路,受了许多的苦,置了许久的气这才真正的碰撞在了一起。这一次肉tǐ上的交缠让他们双方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他们之间又有了希望和热切的和好之情。就像一缕阳光冲破了黑压压的云层,照射进黑暗了许久的大地,让大地苏醒了。他们之间冰冻了许久的心又动了,情又泛滥了。这种感觉跟其他任何时候都不同,他们是对对方的拒绝和致气才导致了彼此的冷战,这一个夜的肉tǐ的交缠,让他们之间的冰彻底的瓦解了。而且迅捷又猛烈的情感又在他们的心间燃烧起来了,因为这失而复得的珍贵,让他们都心有感触。

从此以后,他们才真正的又重新走到了一起。刘怡倩也辞去了宾馆的工作,专心的在家带孩子,徐之明的事业也渐渐的走上了轨道。在此期间,邵静乔交了一个男朋友,也很快的就结婚了。此后,她就在徐之明的夫妻间销声匿迹了。

而韩朝君依旧不肯放弃对刘怡倩的痴情,在屡屡的碰壁后,他也没有再对刘怡倩做出什么举动。只是在看见刘怡倩的时候会叫她一声,让刘怡倩走过去。刘怡倩不肯走近他的身边,他就会阴阳怪气的说:

“你们夫妻和好了就不记得我了,忘记了那时候要死要活的在那边哭鼻子了。”

刘怡倩不管他如何的气结,如何的在他的朋友们的面前说刘怡倩的绝情,她都一笑而过。在5年以后,刘怡倩和徐之明去了外地的公司生活,30岁的韩朝君才心死的和一个女人结婚。结婚后夫妻感情也不是很好,因为那女的也听人说过韩朝君喜欢一个比他大的女人,才这许多年不肯结婚。所以心里有疙瘩,后来孩子都一两岁的时候,韩朝君才又见到刘怡倩。

那是刘怡倩回家过年的时候,他们一家才到老家,在他们家的楼下饭店里吃饭的时候,刘怡倩和她在老家知道她回家过年后闻讯赶来的的死党朋友在饭店门外说话的时候,韩朝君就突然的在她们面前出现了。她朋友后来告诉刘怡倩说:

“这个人我这几天都看见他在这一带走动,今天白天还看见过他的。”

原来,他是来这里侯着刘怡倩,都快年三十了也还没有回老家去过年。只是想着年前在刘怡倩的楼下会碰见了她,看她一眼。他跟刘怡倩说,他在附近等她,等她吃好饭,一定要出来见他一面,他有话跟她说。

刘怡倩揣揣不安的走回饭桌吃饭。徐之明问她和谁说话了?怎么这许久才进来?她就说是和女朋友阿青说话,徐之明也没有多疑,因为他确实听见刘怡倩的女朋友在外面和她说话来着。

吃过饭,刘怡倩没有去见韩朝君,她回家去收拾行李铺床了。还有一点就是她不想给他机会,心想自己不理睬他,他就会死心了。

在第二天的上午,刘怡倩要去菜市场买菜,才走下楼,就被韩朝君拦住了。他铁青着脸,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这里等了一整夜?这让刘怡倩心里很是不忍。她看着韩朝君,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后走着。在附近,韩朝君居然租了一间房子,就住在刘怡倩空荡荡没有人在家的房子附近。这让刘怡倩心里有点难受,她也心疼韩朝君对她的感情竟然这么的难以忘怀。

她在他租来的房子里流泪了,韩朝君也不说话,只是默默的拥住她。

“你不是说要对我说什么话吗?你说吧,我还要去买菜的。”

他不肯说话,只是拥住她,要去吻她。刘怡倩挣扎着,不让他吻到,说:

“你别这样,你再这样,我这辈子都不再见你。”

可韩朝君不理她的挣扎,吻住她,要将她压进他的身体一样的想要揉碎她。

他在喉咙里哽咽着说:

“我想你,再不见你我要疯掉了。就算是最后一次,我也要你。”

“别这样,朝君,你不是已经结婚了吗?有孩子了吗?”

“是的,我结婚了,我并不爱她。可是我不能不要孩子,孩子已经一岁多了。”

“那你怎么不回去过年?”

“我就是等你啊,不等到你,我就不回去过年了。”

“你这样不好的,她心里该多难受啊。就算你不爱她,你也得为你的孩子想想啊,你的父母也等你回去过年呢。”

“我这辈子算是毁了,没有你的日子我很不好过。我来是想给你我的新电话号码,也想要你的电话号码。因为你家里的电话打不通了。”

“是的,我家里的电话已经停用了,因为一年也难得有几天在老家。”

刘怡倩因为他就只是想要他们之间不要断了联系,有了电话号码他就可以放她走了,就会回家去过年了。

可是她想错了,这韩朝君好容易才看见她,如何肯放她走?

也不管刘怡倩如何的推拒,他就强行的将手挤进刘怡倩胸前的高耸,将刘怡倩吻得天昏地暗的。

--------------谢谢大大的荷包。-----------------

……本章完结,下一章“是渴望爱你的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