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没有输赢的肉搏战 [目录] > 第35章:梦里相见的情人

《没有输赢的肉搏战》

第35章梦里相见的情人

MILI1966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梦里才想你

常常在梦里会全身心的去寻一个人,想着去找到他,心里都是对他的爱与思念,他也常常会入梦来。〈都过去了很多年了,没有和他联系也很多年了。〉却常常锥心地在梦里想着他,醒来后,有想打他电话的冲动,可是怕影响了他的平静的生活,又怕自己会再次陷入不能自拔的情感的泥沼,就强迫自己别去打搅他,仅仅独自回味着梦里的感觉:有欢喜,有温馨,有思念,有冲动,有幸福,有心酸,有开心,有快乐,有牵挂,有担心,有妒忌,有失落,有希望,有爱情。。。。。。

因为他不能舍弃他孩子的母亲,说她是个孤儿,怕她会想不开,也怕她以后没有了生活的靠山。我毅然离开了他的城市,决绝的不再和他有任何的联系。记得他家的电话号码,以前也常常会在梦见他后,在白天打个电话过去,想听听他的声音,他接了会问我是不是你?你好吗?很想你!可是我都不会去见他,只是梗塞了声音,恩一声,说又梦见了你。

现在都过去十年了,还是常常会梦见他,真想再打电话去,听听他的声音,听他说一声:现在过得还好吗?是不是幸福?是不是快乐?可是我已经没有这样的冲动了。只在经过他的城市的时候,打个电话问候一声,可是,很少会听到他自己的声音,有他儿子和他爸爸接的,却也没有碰见她接的。

他是不是以后永远都会在我的梦里出现?也许我在我的梦里都忘记不了他,虽然在我的生活中已经很久没有他了,可是思念是个很奇怪的东西,在梦里他都可以生存。

也许那是我真正爱过的,只是埋得太深了,只有在梦里才知道自己还没有真正离开他。

--------------------------

刘怡倩常常会去做一个梦,这个梦里有个她对其感情很深的男人,总是想找到他,却总是找不到。能够侥幸在梦里看见他一次,就会感觉很甜蜜。

这个人是刘怡倩在出门打工的时候的厂长汪建平,他是个长的英俊又秀气的高个子年轻男人,比刘怡倩大两岁。因为在打工的那几年的生涯里,刘怡倩跟他发展了感情。

感情的起始源于一次闲聊。。。。。。

在一个工作的间隙,那是一个有点抑郁的上午,天气也阴阴的,办公室的大玻璃落地窗外树木郁郁葱葱。他有点闷闷不乐,在那边叹息着。刘怡倩问他:

“有心事啊?”

他欲言又止,后来又幽幽的说:

“做人真难,我根本没有对不起我老婆,她却整天疑神疑鬼的,跟我闹心。天天为此莫名其妙的争吵,真的很受伤,心情怎么也好不起来。”

米莲劝慰他说:

“其实人要想从心情不好的抑郁中走出来是需要自我调节的。”

米莲也跟他谈起了在自己的婚姻中曾经碰见过的怄火的事情,曾经一度的生不如死。后来经过慢慢的自我调节,现在心情好多了。

这个汪建平平常是个不肯跟人多说话的人,没有想到竟然和刘怡倩说了他的心事。也许他们本来就是那种互相吸引了对方的目光,当很难得的有两个人独处的时候,就各自的说了自己的心事。后来因为对方知道了自己的心事,就会莫名其妙的对对方有了一种很信任的感觉,做事情和说话就会不自然的表现出来。

一次,因为是放假刚刚开始上班的那一天,厂长在上班的时间到厂门外的大排档吃面条。而刘怡倩因为跟同事一起从城里回来有些晚了,因为她是组长,稍微迟些也不要紧,就从车站慢慢的走回厂里。她的同事们都飞快的跑到厂里去上班了,所以刘怡倩一个人落在了最后。她肚子有点饿,想找个摊吃碗面条的,却正好看见汪建平坐在那里等吃面条,她就朝他走过去。汪建平看见她走过来,就问她要不要也来一碗?她刚好想叫面条,就点头叫了一碗。一起等着吃面条,先上来的一碗面被汪建平推给刘怡倩先吃了。刘怡倩也不客气,就先吃起来,他们聊着不着边际的话。刘怡倩吃完面条要付款,汪建平不让她付,就让她先回去上班,他会付款的。刘怡倩就不再坚持先告辞回厂里上班了。

后来,因为厂里赶货忙,需要前面的车工车间做好后去后道帮忙剪剪线头或者包装衣服和装箱子。这些帮忙都是愿意的人去,没有工资的,属于业余的。组长叫了才有人愿意去帮忙,厂长叫也不一定有人会去帮忙的。因为组长是直接分配工序,直接造工资表的人。

那天正好刘怡倩生病了,躺在房间里不能安排人去帮忙。所以汪建平就来到刘怡倩的床铺前,想叫她安排一下,叫人帮忙的事情。刘怡倩身体不好,也就不太愿意帮忙去叫,所以不太开心,也就不想起来,她躲进被窝里假寐。汪建平压下她的被头,探身去看她朝着床里面的脸。他趴在刘怡倩的耳边温柔的说着:

“起来吧,怎么了?真的是病了吗?”

说着话就用手去摸上刘怡倩的额头。

刘怡倩将她的脸往被子里又缩回去,汪建平就想去拽她起来,可是刘怡倩往下一躺下汪建平就趴在了她的身上。这下汪建平索性不起来了,他这样趴在刘怡倩的身上,又在她耳边这样轻柔的说话,让刘怡倩不禁脸红起来,心慌慌的扑通着。感觉耳朵有点痒痒的,就侧开耳朵想正面看着他,却碰上了他的嘴唇。他也将错就错的就轻轻地用嘴唇再去碰了碰刘怡倩,刘怡倩羞涩的推开他,就起身了。他面露微笑的说:

“这样才乖。”

然后就让刘怡倩穿衣服,他先出去了。

刘怡倩支撑着昏昏沉沉的身体,叫上组里的几个好说话勤快的人,就带他们在后道帮忙包装去了。她自己也不好意思走开,就走去办公室泡了一杯感冒清冲剂,喝完又来包装。

回来吃晚饭后刘怡倩就更昏昏沉沉起来,不过那天晚上就已经出货了。

晚上,厂里的出纳员催着交组里的工资单,因为刘怡倩病着,又得造工资单,所以她就加班了,晚上在车间里算工资单。

……本章完结,下一章“迷狂得忘乎所以”↓↓↓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