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没有输赢的肉搏战 [目录] > 第36章:迷狂得忘乎所以

《没有输赢的肉搏战》

第36章迷狂得忘乎所以

MILI1966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刘怡倩将全组几十个人的工资单算到早上三点多才做好,交给财务。上午又有了新的任务,领来新款式发放到组员的手里,安排好工序。实在是吃不消了,就想去宿舍睡一下的,可宿舍的门被谁锁住了,问不到值班钥匙在谁的手上。

刘怡倩跟呆在样板房的车间主任说,困死我了。他就给刘怡倩他和厂长房间的钥匙,让她去他们的房间睡一下。

她实在是支撑不住病体了,就不客气的拿来钥匙,开门后也不管是谁的床铺,就睡在下铺昏昏沉沉的睡着了。中间有个女的进来看过,看见刘怡倩睡在床上,就出去了,原来是车间主任的女朋友。后来汪建平又来了,他叫醒刘怡倩,很奇怪的问她怎么会睡在这里?语气还微微有些不乐,他还以为是因为她上了任主任的床。刘怡倩说昨天晚上财务让她把工资单算出来,今天要发工资的。所以就算到早上,上午车间又忙,因为病着又困得不行,任主任就将钥匙借给她睡在他们的房间里睡一下,因为大宿舍的房门被锁住了。

他说:

“好起来吃饭了,现在估计宿舍门也开了,还是回去睡觉吧。睡在这边被工人看见毕竟不太好的。”刘怡倩也正准备起身,就答应着起来下楼去了。那任主任的女朋友从此就对刘怡倩恨上了,因为刘怡倩睡在了任主任的床上。晚上,厂长因为加班没有回去,就告诉刘怡倩说晚上下班请她到楼上的小餐厅一起吃馄饨。下班后,刘怡倩上去迟了一点,他们都快吃好了,汪建平就让刘怡倩慢慢吃一会一起算,又把钱给任主任的女朋友结一下账再下去,她却单单不给刘怡倩付款。刘怡倩不开心的自己付过了,下楼后在办公室里问他为什么不付她的馄饨钱?不是说请她吃的吗?好在她自己带钱了,否则不就丢丑了?汪建平就骂了那女的一顿,说她怎么这样?不是跟她讲过的吗?所以那女的就更恨上了刘怡倩。

厂长和任主任是同穿一条裤的学过裁缝的同门师兄弟,平常做事情玩什么的都是共同进退的。

那天,汪建平和任主任要去洗澡,是要开着一辆大面包车去的,问刘怡倩要不要去?刘怡倩说要带朋友去的,他说只要坐得下都可以去。所以,刘怡倩就带着跟她同年的邻居小翠和另外的2个死党一起去洗澡去了。汪建平还带他们到他爸爸的家里转了一圈,给汪建平的爸爸送点东西。大家一行6个人都上楼去坐了一会,看见汪厂长的爸爸是个高个子帅气的健硕的老人,他很和蔼的招呼大家喝水吃点心。

后来又一起去了浴室,他们男的洗好澡可以去划水的,女的因为拍平常洗的慢让他们男的等,就都动作很快的洗好出来了。却等了他们俩好久,他们才姗姗来迟的走出来。害得一帮女同胞们懊恼不已,早知道他们男的这么慢,就可以好好的泡泡再出来了。还猜疑说他们是不是等不及她们先走掉了。

他们两个大帅哥就开玩笑着说:

“我们就是把自己丢掉,也不会丢下你们几个大美女啊。”

一天,厂里要进行野营大会餐,2个大组的人都由组长发放属于本组的点心和水果。多余的就管理人员围在一起吃,刘怡倩分分多出来好多包就没有再分掉了,因为几十个人一组的,不够每人一包的就可以组长自由分配。刘怡倩叫上邻居小翠跟她的死党,将半编织袋的零食都交给了她们吃。她自己去坐在管理人员那边吃零食,还陪大家拍照片。组员一起群拍两张,管理人员就可以自由的拍,独自拍,或和朋友一起合拍,或者几个管理人员一起拍。所以,刘怡倩就拍了不少照片。她人长的不错,也会上相,洗出来的照片都被人哄抢掉了。后来她看见只有几张和管理人员合照的里面有她的照片,而且都是拍得不怎么好看的。所以她就只是收藏了三两张,组员的照片她都没有拿到,就被他们抢完了。因为好多组员都想可以照上相,就拉着刘怡倩跟他们合照。而且因为是组员的,照片就不能全部都洗多了每人一张,刘怡倩也只好先送他们了,最后还是总检老大姐给她收集到几张底片,让她自己拿去洗出来几张。

这些照片却让她老公徐之明吃了不少的醋,直追问这些帅哥是谁?

十几近二十年过去了,现在刘怡倩想找这些照片都找不到了,有时想念那时光了想找出来晒一下的,却找不到了。

记忆中的帅哥厂长的形象也和照片一样模糊不见了,只有在睡梦中偶尔的会闪出那么一丝情感,依旧牵挂着他。只是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

在此期间,厂里还有个很帅的小伙子,叫潘俊的,总是喜欢粘着刘怡倩坐在她一起。他是裁剪房的主管,个子在17几左右,却生得魅惑成一副颠倒众生的相貌。白皙的皮肤妖红的嘴唇,气质不言而喻的飘然出世。

没事的时候,刘怡倩也总是喜欢坐在她老乡的身边位置上做些难度比较大的活。他们都以为潘俊是在追求刘怡倩的两个老乡中的一个年龄比较小的,长着甜甜的酒窝,粉脸白嫩的小美女。刘怡倩也常常拿他们俩来打趣,却常常惹得潘俊看着她直翻白眼。

后来,在上班时间,刘怡倩去裁剪房换裁次品。潘俊就拥住刘怡倩要亲吻她,说她怎么那么的后知后觉?常常的坐在她身边却常常又把他推给她的小姐妹?刘怡倩被他吻的脸红心跳,羞愧难当:

“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才几岁啊?这么年轻怎么可以喜欢上我?我是个有家庭的人,请自重。”

潘俊被刘怡倩拒绝后,也羞愤得不再来厂里上班了,他的爸爸是杭州一个镇里的镇长,就在服装厂的隔壁。

潘俊开始的时候不愿意服从他爸爸的分配去另外的一个大厂,而要留在这个岌岌可危的小厂里。现在却死心的走了。不多久,刘怡倩的邻居小翠要去她的死党的姑妈家玩,就带你刘怡倩一起去了。去了以后刘怡倩才知道那是潘俊的家,她也才知道潘俊去出国了。回想着被这个帅哥亲吻的滋味,又看见他失落的眼神,和额角爆起的一条青筋。刘怡倩的心里也是有些失落的,毕竟是秀色可餐的一个妙人儿,那眉清目秀的模样还是留在了她的心底里。也常常回想着他曾经风趣的在自己身旁坐了好久,却后知后觉的才知道人家是在暗恋着自己。怪不得大家说他在追求小洪霞的时候,他不以为然的直翻白眼。

后来刘怡倩被厂长邀请到了另外的一个大厂上班。

在一次停电事故中,工人们蜂拥而出,早早的就下班了。

在办公大楼的玻璃门口,只有一盏应急灯在亮着,照着来来往往通过操场里的工人们,后来人都走光了,已经没有多少人在操场边上洗脸了,大部分的人都休息了。刘怡倩和她的一个最要好的老乡刘文娟洗好脸后,想要去上厕所却又怕暗,不敢走过长长的仓库和大饭厅。因为看见应急灯在厂长的手上拎着,文娟就让刘怡倩去借一下应急灯,她在操场上等她。刘怡倩没有多想的就跑过去想借应急灯。厂长说可以的,却将手里的应急灯关掉了,他一把将刘怡倩拽进玻璃大门关上了,就吻上了她。

刘怡倩猝不及防的被汪建平吻上了,感觉晕乎乎的,心里膨胀得要晕掉一样,昏昏的像漂浮在半空里,晕得腿发软。他们的舌头交缠着,也许是半年多没有接过吻了,所以特别的有感觉。那飘起来的感觉是那么的难忘。她被汪建平放开后,汪建平把应急灯塞在刘怡倩的手里,让她等下再打开。她走到刘文娟的面前才打开应急灯,却还是晕晕乎乎的,找不着落地的感觉。一直到上完厕所,将应急灯还给他,也还是晕乎乎的,脚像踩着棉花,脑充血的感觉还依旧没有过去。

在办公室里,刘怡倩将应急灯交给汪建平,他将应急灯照向一旁。带刘怡倩到办公大楼的走道里,关掉大门上锁,然后转身拥吻着她。现在的办公大楼只有汪建平在,别人都不会进来。刘怡倩被他吻的呆掉了,汪建平索性就关掉应急灯,让刘怡倩在他的办公室隔壁的值班床上坐下。他们拥吻着,汪建平的手指摸上了刘怡倩丰满的胸,让刘怡倩的欲望在晕乎乎的脑子里爆发。吻着的感觉已经让她脑充血了,现在加上他魔力的手,就更加的难以抗拒。毕竟都半年没有这样了,年轻的身体是敏感的,而且面对的又是自己钟情的帅男人。汪建平的手指带着魔力,燃烧着刘怡倩的身体,一直往下将她的防线都烧毁了。又让她的空虚被填满,在那蚁爬似的酥麻中,刘怡倩跟他坦诚以对了。

汪建平抽出手指,让刘怡倩的身体难受的迎上他的坚-挺,想让从来未曾如此强烈过的空虚感被尽快的填满,她动情了,迷狂得忘乎所以。

-------------谢谢荷包,谢谢收藏----------

……本章完结,下一章“那些曾经的快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