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没有输赢的肉搏战 [目录] > 第37章:那些曾经的快乐

《没有输赢的肉搏战》

第37章那些曾经的快乐

MILI1966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汪建平抽出手指,让刘怡倩的身体难受的迎上他的坚-挺,想让从来未曾如此强烈过的空虚感被尽快的填满,她动情了,迷狂得忘乎所以。

刘怡倩的手攀上了汪建平坚-挺的肿胀,将其牵引到自己空虚得难受的沟壑,想将其填满。冲击的力度让刘怡倩快乐得颤抖,巨大的快感袭来,让她满足的吐出长长的吟哦声。

并非填满就感觉到满足了,那无休止的空虚加充实的感觉交替着吟唱出一段美妙的旋律将气氛推进到一个新的高峰。

床单和着碎布在扭曲中拧成了麻花,空调的冷气让潮热的夏夜像春天那样的宜人,窗外的星星也羞涩的躲进了云层。操场上静谧得没有一丝声音,生怕吵到这一对忘乎所以的爱爱的人儿一般。夜幕也严严实实的拉紧着,没有一丝的光亮。

辗转的吻落到刘怡倩的身上,将刘怡倩的身体爆发到全身心地向他开放成花朵一样的妖艳。

汪建平被她的妖艳吸引着,沉沦进她的深处,深深的在她的深处爆发了。迷乱的气氛中,刘怡倩感觉到一丝凉意,是空调打太猛了,在爆发的瞬间,刘怡倩却感受到一阵透心的颤抖,从头到脚的麻过去,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汪建平却奔放到无比的畅快,他毫无保留的都奔泻而出,将情yù与爱恋都倾注给了身底下的这个女人。

在花朵一样盛开在床单上的彩色碎布间,他们拥紧着对方,将快感消散在无语的温存里,用弥漫着浓情蜜意的亲吻抚慰着对方的心灵。

好久汪建平才出声:

“快乐吗?舒服吗?”

“刚刚高-潮的时候,空调太冷了,打了一个冷战。”

刘怡倩有点遗憾的说。

汪建平诧异的轻声道:

“你竟然只是打了个冷战?”

“嗯嗯。”

刘怡倩真实的说。她也不想这样的,可事实就是如此。她也满心的遗憾,在往后的日子里也常常在遗憾。怎么会在最美妙的时刻,只是打了个冷战,而没有享受到快乐的酥麻?

汪建平调高了空调的温度,说:

“我今天太兴奋了,忘记了你的感受。女人是要怕冷一点的。”

刘怡倩说:

“没有关系,以后吧,有机会再重新享受一回。今天我要回去宿舍睡觉了,不能在你这里睡到天亮的。”

汪建平带刘怡倩在高级管理人员才能用的高级卫生间用热水冲过澡,梳洗干净了才让刘怡倩回去员工宿舍。

后来,汪建平想把刘怡倩调出来和另外的一个裁剪房的女的一起拥有一个独立的房间的,可刘怡倩拒绝了。她说宁愿跟大家一起挤着集体宿舍也不想跟这个女的一个房间,因为这个女的有男朋友,而且这女的平常还喜欢粘在厂长身边。刘怡倩是赌气,她不去单独的两人房间,那个女的也就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了。

第二天,总务要让刘怡倩搬房间,让她选一个房间,可她拒绝了。因为汪建平以为自己出面刘怡倩会拒绝,总务出面总不会拒绝了吧?可刘怡倩依然拒绝了。她不想搞特殊,还因为她顾忌在这个厂里,她带过来的几十个同乡的眼睛。

她是个好面子的人,不管和厂长的关系到了何种的程度,在表面上是谁也看不出来的。哪怕她的心都要为他而烧焦了,她也是不动声色的。

在一次处理工人的姐姐投诉,说她未成年的妹妹跑出来在这个厂里打工,被厂里收取了押金的事情而在闹事。刘怡倩看看在车间里闹得不象样,就带他们一干人到宿舍里等着,她去请厂长过来处理。这时候的刘怡倩是厂里两个生产车间里的其中一个生产车间的总监,管理着近100个工人。而闹事的是她的老乡,是另外一个车间的组员。

厂长在办公大楼里,刘怡倩带他来宿舍,边走边跟他说明情况。汪建平却在空荡荡的宿舍长廊里,听不进刘怡倩的话,将刘怡倩扣压在墙壁上,吻住她。将手伸进刘怡倩的衣服里面,扣住她丰满的乳fēng。

刘怡倩挣脱他的拥吻,喘着粗气跟他说:

“不行,前面宿舍里有好多人在等着我们过去。”

“你都不想我的吗?我都想死你了,宝贝。让你搬到小宿舍去你又不肯,我想你了怎么办?”

汪建平欲求不满的说。

“先去处理事情,我们的事情以后再说好吗?我也想你的。”

汪建平看见刘怡倩这样的理智,他也就放开刘怡倩,平静了一下激动的心情,随她走向大宿舍处理纠纷的事情。

下午,组长以上的管理人员开会,在中间是花盆的椭圆形的高级长办公桌上,几十个人围着办公桌开会。汪建平坐在单独的主位上,刘怡倩在她的左边下首。汪建平右边的第一个人坐着的是任主任,他现在名义上是两个生产车间的主任,实际只是管着另外的一个生产车间。因为刘怡倩的这个车间,他已经基本上都交给刘怡倩管理了。他实际上就是生产副厂长的职位。

刘怡倩靠在靠背椅上,大家坐定了,汪建平才走进来。他要大家发表自己的提议,有什么建议都可以说说。刘怡倩就首先提出她车间的事情,由她下面的4个组长一一汇报实际数据。然后提议,尺码的分配两个车间要搭配均匀,因为大尺码和小尺码都不如中等的尺码做得快。批量也大,次品也少。换线也不要太频繁,也可以集中几个组做同一个款式,花色。

汪建平同意这样的提议,其他人也说有道理。这样进度既快,换款式也不会生疏和麻烦。材料上也可以节省一些线头,省得经常的换线浪费。

刘怡倩说完就不再说话,将脚翘在办公室中间的抽屉空隙处,舒服的靠着。汪建平轻轻的打了一下她斜翘到他面前的脚,轻声说:

“没样子。”

刘怡倩不理他。她才不想跟大家一样坐得笔直的难受。后道的总管也提意见,说2车间的线头太多,检查的速度太慢,收货不能够及时。要他们去刘怡倩的车间学习一下经验方法。

晚上,二车间的总监老是探着头看刘怡倩刷刷刷的快速的检查衣服,弄不清楚为何她们一件一件的检查反而没有刘怡倩整批的检查来得仔细?

刘怡倩是先打开一包10件的衣服,就先一件件的翻过领子,看看商标是否端正?接下来就是一排的领尖查看角度是否正确?领口和口袋是否端正?针脚是否匀称?然后才一件一件的比对领子肩膀和袖子是否对称?前衣襟长短是否一样?袖口和下摆的针脚卷边是否匀称。这样很容易的就过了一件,就想挑菜一样。

每当看见有里子的衬布针脚有被调长的现象,她就从车间的前排走到后排,眼睛盯着一排排的机器的调线脚的刻度。看见有不对的,就去查看,一旦查出谁的线脚被调长,她就不客气的将需要返工的衣服都让她自己去拿来全部拆开来重新做过,让她欲哭无泪。

如果看见商标歪斜的,她就找到他们组的上领子的人,叫她把领子全部拆下来重新上过。她们不服气,说是商标歪斜,怎么叫上领子的人返工?她就带他们到做商标的人那边,把商标做好后修剪好领圈和肩膀宽度的样子给她看仔细了,然后拆开领子让她们自己看领子的缝边,是不是不均匀才会引起商标不端正?而且这样上出来的领子因为缝头不均匀,质量也容易出错。所以她们都是很佩服她的,一个车间里,没有人敢在她的眼皮底下做小动作。

如果领子不对称,她也是将返工的交给上领子的人,因为,领子是做好先比对过,对称后修剪好才可以上的。她抓的是前面工序的正确,所以返工的就少。至于线头,组检的主要责任就是剪干净了线头,她可没有闲工夫去剪线头。所以出货就快许多。不像2车间的,总监一点都不懂也不去监督前面的工序,如何可以管理好?

刘怡倩就不同,首先拿到单子,就会一道道工序在脑子里过一下,跟几个组长组检先把需要注意的问题吩咐过。首先完成的衣服出现的问题,就马上找准需要返工的对象,这样出来的产品,就不用太用心的去检查。所以就会出现刘怡倩行云流水一般的检查场景。让2车间的人看得是眼花缭乱疑心是后道的人跟刘怡倩关系好,返工的衣服都给返回到2车间去了。

后道的人有苦难言,有口难辩。而刘怡倩却出面替他们澄清事实的真相,还帮助他们改正。

这样在厂里,刘怡倩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从裁剪到样板房到生产车间又到后道,都是她的死党和朋友在做管理人员。也都非常的佩服她对服装的懂行与平常低调的为人。

这样甚至是老板也对她刮目相看,后来的精品组和后道就都有了她的身影。

后道的总管辞职了,刘怡倩就被调过去当后道的总管。这个厂的衣服有9个厂帮他们生产,砂洗过后就都要经过他们自己的后道给整烫好后发货的。所以工作量是超前的大。

-------------谢谢收藏和荷包------------

……本章完结,下一章“都有点情欲满满”↓↓↓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