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没有输赢的肉搏战 [目录] > 第48章:那飞机在头上飞

《没有输赢的肉搏战》

第48章那飞机在头上飞

MILI1966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又听妈妈讲她童年的往事了,为了教训她的孙子也就是我的侄子。因为我侄子什么水果都不要吃,零食也要自己去商店挑来挑去的,逼他吃水果蔬菜他还眼泪汪汪的,只挑他肯吃的东西。

我妈妈说:“你们现在的小孩子,吃东西那么的挑剔!我象你们这么大的时候,烂菜叶和米糠能够吃个半饱都不错了,哪有什么水果零食吃?我的小时候,有十个兄弟姐妹,很小的时候就死了三个,不是饿死就是病死的。

我六岁的时候还被卖到邻村的一个殷实的没有儿女的人家,平常搓搓线,看小猪,母猪。下雪天因为没有套鞋,出去放猪都是打赤脚去的,脚上生了满满的冻疮。我常常一个小人在堂屋里摘蕃薯藤,一大堆一大堆的堆得像山一样蕃薯藤,手都摘变黑了酸得端不住饭碗。吃饭最多只可以吃浅塌塌的两小粗碗,新爸爸说吃多了会呆掉的。每天都会被一大早的叫起床,说起得太晚的人,会睡傻掉的。没事情做的时候我就会坐在小门口看过路的人,找亲妈妈。等不到亲妈妈就问每个过路的人,看见我妈妈了吗?我妈妈什么时候来带我回去?那边的新妈妈对我不好,可那新爸爸更是脾气很坏,常常打新妈妈,新妈妈挨打的时候常常叫我帮她,却害我跟新妈妈一起挨打。

有一次,我大哥从不远处过去,哥哥大叫了我两声:‘囡王——囡王——’。我哭着飞奔过去,拽住哥哥,要跟哥哥回去。哥哥也舍不得我留在那里,就带我回去了。回去后,被外公又送回来,送回来后我从此认识了路,一有机会我就跑回家。打猪草我就把篮子也带回家,放牛就把牛也牵回家。后来就再也不肯回那人的家去了,再苦再吃不饱,我也要在自己的家。

后来家里真的没有东西吃,我就跟我奶奶去讨饭。有一次奶奶的脚被狗咬了,烂得都看得见骨头了,不能走路就没有去讨饭了。我大哥为了养家,就出去帮人放鸭子。放鸭子很辛苦的,十几岁的小孩,每天要走很多路,背井离乡的,还要自己做吃的自己照顾自己。

大哥后来跟我讲,说有一次赶鸭子到了重安,那里刚刚过了红军,杀了很多人,血流成塘,尸横遍野的。(也许是打仗过后)看见一个乌漆大门,那里面有很好的家具,我大哥就把鸭子赶进去关好,想去那红木花床上去睡觉的时候,用手一摸那蚊帐,蚊帐就跟灰一样的烂了。夜里无缘无故的就有很大的声音,鸭子吓得飞得到处都是,好容易都赶到一起关好了,刚躺下,又来一下子,鸭子又被惊飞了。因为害怕,都睡不好觉。

那时候大哥才十四岁,他走在路上赶鸭子的时候,鸭铲都是横着拿的,豺狗随时要驮鸭子的,要追着赶打。下雨天的时候找不到路,在野地里打转,(被鬼打墙)又累又饿又怕都想哭。早上很早就得起床,有一次,他把一碗盐当作是米,给下到锅里,烧了好久,却什么都没有了,被吓了一跳。

后来我大哥又去放木排,从山里砍下树木,捆扎好成为木排,顺水放到山外来买。

还有我爸爸也是很厉害的,他什么大水都不怕,发大水的时候就会跳到水里,捞木头柴。有一次,在大水中的一条船被上面下来的东西给撞破了,到不了岸,我爸爸就跳到水里,拉着那破船靠了岸。乡亲们都很佩服我爸爸,都说我妈妈怎么敢叫我爸爸下到那么大的水里捞东西?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这么一大家子可怎么办?我妈妈也没有办法,我们兄弟十来个,到哪里找东西吃?

算命的算我妈妈的时候说:‘不怕千箱万笼,只要双手劳碌。’她娘家再有钱,嫁给我爸爸也是一世穷,一生劳碌。我小的时候,生活很艰苦。有时候妈妈去借点烂蕃薯皮回来,连米都见不到,山上的树根,米皮糠,麦子连皮带壳用手磨磨一下做糊糊吃。萝卜~笋~土豆~都是主食,一碗借来要烧一大锅的蒙花粥,全家十几口人吃。

有一次最好了,开票的人忘记了,糠票开成个米票,米票也是开米票,本来五十斤的米现在加了五十斤的米挑回家,连重都不觉得重了,高高兴兴地说今天烧一顿干饭吃一下。全家人象过年一般的吃了一顿干饭。甚至连过年都没有干饭吃,都吃不饱。这些日子要让后帮辈去过过才知道,平常饭都不想吃,菜还挑三拣四的。

我八岁时,书费才一元五角也上不起学,我只好去打猪草,卖了猪草去交学费。边打猪草边学习边帮人放牛还吃不饱。我大哥比我大四岁,到小学毕业也就没有读书了,下面的弟弟妹妹一大串,没有办法,才去帮人家赶鸭子。

我还记得我三四岁的时候兵会抱着我去祠堂拿子弹壳玩,还记得那飞机在头上飞,我妈妈带我躲在茶树林里。哪里有你们现在一样安定幸福。什么都有,想吃什么就可以吃上什么,想要什么就可以有什么。好日子不容易啊,要节俭要惜福啊。”

------------------------

下面是刘怡倩的妈妈谈的故事,被刘怡倩整理出来的。

哑巴发财历险记

有一个穷哑巴,看见别人出海做生意都发了财,就买掉房子,连赊带借的置办了一小船货物,也出海经商了。

路上,遇到了风浪,打烂了船顶,被风吹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小岛。他看见在沙滩上有一只硕大无比的乌龟壳,就顺手把它绑在了船顶,用来遮风避雨。

好容易才到了外国,人家看见他的东西都很新奇,就问他怎么卖的?他伸出五个手指,又比成个圆圈比划一下,意思是五个铜钱一样东西。人家拿出五个金币,他又摇了摇头,伸出五个手指,比划一下,意思是只要五文钱,他找不出钱的。人家给他五十个金币,他急了,又摇了摇头,伸出五个手指,又比划了一下,意思是不要那么多的。人家以为他是要五百个金币,不管他愿意不愿意,就丢下五百个金币,拿了一样东西走了。他看得呆了,站在一旁不知所措,叫又叫不出声音,只好使劲的招手,让他回来。别人,以为他是在招揽生意,都没有理睬他,跟第一个人一样,拿了一样东西就放下五百个金币。一转眼的功夫就买完了东西。

他从来都没有看见过这么多的钱,等把金币都搬上了船,天都黑了,他准备歇一夜再回家乡去。这时候,来了个古董商人的一艘大船。跟他的船靠在了一起,从大船上看见他小船里金光闪闪的,原来是乌龟壳里面的夜明珠在黑夜里照着金币发着光。那古董商人就跑到他的船上,硬要他把他船上的乌龟壳夜明珠卖给他。他摇了摇头,伸出五个手指,比划了一下,意思是不买的,他要拿它挡风遮雨的。那商人急了,就搬出他的所有金币,说:“这些够了吗?”。他摇了摇头,伸出五个手指,又比划一下,意思是他的乌龟壳被他拿去了,就不好开船啦,否则的话,他就把乌龟壳送给他了。那商人以为哑巴要连船一起给才肯卖,就动手帮他把他船里的一袋袋金币都搬上了大船。然后开着哑巴的小船带着乌龟壳走了。他没有办法,就开着大船回了家乡。

回到家乡后,哑巴还清了债务,置办了大房子,娶了老婆,过上了大富大贵的好日子。

(后记:这个故事在我还是小的时候,爸爸就曾经给我讲过。还记得爸爸边讲边比划,眉飞色舞,兴高采烈地样子。现在爸爸已经去世了,这个故事也已经模糊了。这次妈妈来苏州,空闲的时候给我们又讲了这个故事,心里想着已经离去的爸爸,有点悲伤,有丝感动,有些思念......)

刘怡倩听完故事没有为主人公的发财而欣慰,反而因为想念她的父亲而悲伤起来。她又不敢跟她妈妈说想起来已经逝去的父亲,怕她妈妈伤感,所以她的表面上看不出悲喜。

只是说让她妈妈再去想一个故事,要长一些的,好听一些的。她妈妈看刘怡倩沉浸在故事里,对她谈的故事很有兴趣的样子,就将心底的故事一一都搜罗出来。

刘怡倩让她妈妈把想起来的故事名字告诉她,她先记下标题,等妈妈有空的时候就一个接一个的讲故事。

这边又忙碌的将妈妈已经讲过的故事,手写在本子上,然后又润色过打出来发到博客上。

她将写出来的故事又读给她妈妈听,让她妈妈给指点一下,有没有写错的,或者丢掉的情节的。

母女俩都对讲故事,收集故事着了迷。

想起爸爸看过许多书,小时候常常听爸爸讲过的,可是故事都残缺不全了,现在听她妈妈重新再谈起,就感觉熟悉中又有点陌生,所以刘怡倩的心情也很不平静。

……本章完结,下一章“除非是鲤鱼上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