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没有输赢的肉搏战 [目录] > 第49章:除非是鲤鱼上树

《没有输赢的肉搏战》

第49章除非是鲤鱼上树

MILI1966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未出生的天子

故事发生在浙江省江山市的礼贤,古时候是未有江山市先有礼贤县。有歌谣唱曰:“黄泥龙头金銮殿,未有江山先有礼贤。”

话说黄龙岗的黄姓人家,他们家是要出天子的人家。这天子未出世的时候他的娘也是不能见日月的,如果见到日月,他们家就会气数尽,而被上天追杀的。

当时他们家养了一只白鸡和一只黑狗,它们每天都会爬到屋顶上去轮换值班的。鸡上去了就会变成一朵白云,狗上去了就会变成一堆乌云把这房子给隐藏起来。

这天子的娘快要临盆的时候,老娘舅来了。他不知道这其中的奥妙,说:“这人家气数要尽了(口气也不好),连鸡狗也爬上屋顶?”就把它们抓下来杀掉吃了。这鸡和狗被杀了,没有了白云和乌云的遮盖,被上天知道这户人家要出造反的天子了,就派了天兵天将下来抓人。

天子在娘肚子里就躁动不安起来,他突然就开口讲话了,叫他娘说:“娘啊,我是你肚子里的儿子。有天兵天将要来追杀我们了,如果在我还没有到出生的时辰就被他们追到,那么大家就大难临头了,我以后也就做不了天子了。你速叫人把家里的米倒十八担在屋后的虎竹岩的竹山上,那里的竹子是一个竹节藏着一个将,你把他们喂饱了,他们就会出来帮我们挡住天兵天将的。”

天子的娘就叫老娘舅去倒米,可老娘舅不舍得那白花花的大米,就倒了十八担的砻糠在屋后的虎竹岩的竹林里铺开了。那些砻糠把竹子虎将个个都给呛死了,竹子都枯死了。他大娘舅吓坏了,就连忙跑过来对天子的娘说:“坏了坏了,竹子都...都...都被砻糠呛死了。”

只听见黄天子又在娘肚子里大叫道:“快去烧一大锅的粥喂一下房前黄坟岗的那片竹子林,他们都是王,都会带兵马来救驾的。”

那老娘舅,知道自己刚才做错了事情,现在想补救,就手忙脚乱的去烧粥去了。

这时候,天已经被天兵天将给围得密密匝匝的,乌云一般的压在头顶上。那老娘舅还没有等粥变凉,滚烫滚烫的就倒到竹林里去了。只听见山摇地动,竹节爆开,血水流满山坡。原来是那一大片水桶粗的大王竹都被烫死了。

这时候,天兵天将已经看得见身形了,没有办法,他们只得仓促出逃。这腹中的黄天子又叫道:“娘,快把你头上的金叉,往身后划三下。”他娘大着肚子也不方便,而且正在仓惶的逃跑中,她把金钗取在手里,却在慌乱中在身前划了三下,眼前突然变出来三条大河。等老娘舅去到处找到船来,追兵已经到了,将他们团团围住。为首的一声令下,说“把这妇人的肚子破开。”金光闪过,说时迟那时快,从妇人的肚子里飞出一只五彩斑斓的金野鸡,一闪就不见了。

那追兵抓住一个在泉水坑里捞着什么的赶鸭人问:“可有看见一只金野鸡飞过去?往哪里去了?"

这赶鸭的怕死,就指点给他们看,说刚才有看见一只金野鸡飞入这泉水坑里不见了。

追兵不肯就此放过,就舀干了泉水坑,里面什么也没有,只看见一只青蛙蹲在里面,这青蛙被惊扰后跳进稻田里去躲起来了(所以以后青蛙也就被叫作田鸡了,而青蛙被人抓到后都是先砍头后剥皮。)。

那天子的娘痛失孩儿,诅咒这赶鸭的人说:“天杀的赶鸭人,你上丘赶下丘,只不过糊糊口。(意思就是诅咒他永远也发不了财。)

那追兵找不到金野鸡也杀不完青蛙,就偃旗息鼓地撤回了黄龙岗,要把这姓黄的龙脉挖断。

可奇怪的是,这白天挖断的龙脉,夜里会自然接上,足足挖了三年也没有能够挖断这龙脉。那老娘舅就夸口说:“你们别白费劲了,除非是鲤鱼上树,身穿龙袍,头戴金冠这三样聚齐,才有可能挖断我家的龙脉。”

那是一个下雨天,初七日礼贤的市日,很多的人去看挖龙脉。其中有一个人买了两条鲤鱼,在一边看,又怕鱼腥会让人厌恶,就顺手将鲤鱼挂在了树叉上。因为是下雨天,也有人身穿蓑衣挡雨,那蓑衣像是龙鳞一般的用棕织就,自古就有龙袍一说。还有个人,家里的铜锅破了,拿到集市上来补的。现在看见有人围着看挖龙脉,也就围过来看。这时候,雨下大了,这人就把铜锅往头上一戴,是为了遮雨,可这时候就具备了这三样法宝:“鲤鱼上树,身穿龙袍,头戴金冠”。只听见哗啦啦的地动山摇,人们都抱头鼠窜。原来是龙脉被挖断了,那龙脉的风水端得是厉害,连血水都流了三年。

下面用唐朝的起义军领袖黄巢的诗作为故事的结尾,因为黄巢是在礼贤设的县,在现在的江山市以前是礼贤县的仙霞关起义的。所以这个故事有很大的成分是隐含黄巢起义失败。

(一)题菊花

飒飒西风满院载,蕊寒香冷蝶难来。

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

(二)不第后赋菊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三)自题像

记得当年草上飞,铁衣著尽著僧衣。

天津桥上无人识,独倚栏干看落晖。

====================================

说到青蛙蛤蟆我这里还有个趣事:

有一天,一个蛤蟆去阎王爷那里去告状,他说:“头戴礼帽身穿龙袍,左手篾篮火把,右手一支毛竹杆。我住在青草边水草沿,伸嘴一搭以为是真肉片,拎进笼子里都是亲兄亲弟。领回家去都是先宰头后剥皮。拎起上街,左手酱油醋,右手大蒜葱,拎起下锅,四脚朝天。”

人也反驳道:“三月四月吵死我老人家,五月六月吃光我老稻花。”

阎王爷威严的喝道:“把蛤蟆拎起来打!”

蛤蟆求饶道:“不要打,不要打,我依旧到广丰做蛤蟆。”

===============================

有一只鸟也去阎王爷那里告状,他说:“我被一个脚是瘸的,背是驼的,嘴是歪的,眼是斜的人打死的。”

阎王爷说:“那你真的该死了,怎么会被这样的人打死呢?你不会快点跑的啊?”

那鸟儿说:“我听见砰~的一声,死都死掉了。”

================================

百败扫帚

有个张财主,娶到个姓邵的女人,这个女人的命相是百败扫帚。每天晚上,这个女人的魂魄都要飞上屋顶去扫房子,家里的财运都被她扫走了。

这个财主自从娶到这个女人后,他们家养牛牛死养猪猪瘟;种田遭旱涝,种地闹虫害;大白天被人骗,半夜里被贼偷;房子被火烧,钱财都散掉。

这个被败了家的财主,穷到无法生活的地步。有一天,在路上他碰到个贤士老道,老道替他卜了一卦后说:“你家出了个百败扫帚,此人不除,你永远也发不了家。”

他听此一说,感觉非常有理,只是,怎样才能除去这百败扫帚?老道士出了个计谋,叫他去请他的老丈母娘来他家,让他老婆陪着她老娘睡。如此这般的吩咐后,老道说晚上我再来你家。他连忙去到老丈母娘家里,请来了丈母娘,晚上早早的就让老婆陪着她老娘去睡觉了。他自己却走出来接了那老道在家,那老道叫他寻来一把梯子,就轻手轻脚的爬到屋顶上去候着了。

果不其然,半夜里,那妇人的魂魄又上了房顶,因为老道有法眼,一看就把她定住,拿出腰上的铁尺,连打三下,把那妇人的魂魄打散。只听见那妇人在梦境里,惨叫三声,过后就没有了声息。她老娘早上起来,推醒那妇人,那妇人已经失去常性,不会言语。原来那妇人的三魂走失,只剩下七魄,已然变成个白痴了。

此后,这个财主也没有成为名符其实的财主,只是这财主做了恶事,命里有财也受不住,早早的就到阎王那里去报到了。不过,他老婆倒是替他生了个遗腹子。因为这女人自从痴呆后,只会说一个字:“脏”。所以大家就叫这小孩:“张脏”。

这张脏长大后,因为娘有点痴呆,也挣不下钱养他。他自小就帮一个财主家做事情,打猪草放小猪。

有一天,这小孩在打猪草的时候看见了一条小蛇,他就把它捡回了家,养的抽屉里,不多久,这蛇就大得抽屉里装不下了,他就把它养在床底下,晚上和这蛇一起睡。

邵氏终于发现了蛇的秘密,吓坏了,让他把蛇丢掉。张脏没有办法,就用背篓装着它,把它放生在一个深潭里去。放下蛇后,那蛇顿时变作了一条会飞的龙,盘旋几周后钻进水里又腾出水面,对他说道:“谢谢你的长期关照,我会报答你的。这里有条驴,你把它拉回家去,你喂它吃铁,它就会拉银子出来;你如果喂它吃铜,它就会拉金子出来。”说罢就钻进水里,不见了踪影。

小孩转身一看,果然有条毛驴,就拉着它走回家去。可是被财主看见了,就问他这驴是哪里来的?是不是偷来的?小孩老实,一五一十的就把事情的原委都说了出来。那财主就支使他先去做事情,等晚上再把驴拉回家去。他只好先去做事情了,等晚上的时候驴已经被老财换掉了。他痴呆的老娘听他说会拉金拉银的毛驴拉回家了,也是很高兴的,就用垫子给垫着,喂它吃铁和铜,可它不怎么高兴吃,还尾巴一翘。拉下一大泡屎尿。

张脏被他娘打了一顿,就坐在那潭边哭。那龙又腾出了水面,问他为什么哭?他也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它事情的原委。那龙心知肚明,知道是老财主给换去了。就告诉小孩说:“你不要哭,我这里还有一样法宝,你拿回去吧,只是不要轻易的使用。”

……本章完结,下一章“阴险狡诈的坏人”↓↓↓更精彩哦!